【BL】戀男-小弟一回

撒落的夕陽伴隨著我們兩人身影,走道熟悉的十字路口我向他道別,轉過身走到一處四層樓獨棟的房屋前,舉起手在胸前劃下十字祈求今日不要再見到某些情況,可岡這麼想時身旁傳來熟悉的聲音。
「弟,你回來了。」
我轉過頭看向來者,金髮馬尾,立體的五官還有一雙深邃眼眸,臉上揚起地笑容如同一抹春風般飄過,他抓著身旁依靠的女子走來身旁。
「等一下不要來四樓,知道嗎?」
穩重的聲音講完後打開門進入房屋當中,我在他身後輕嘆了一口氣。
「唉~知道了,大哥。」
他就是我大哥”張善榮”職業酒店老闆,調酒師還有一個身分是BDSM的調教師,至於什麼是”BDSM”就是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就這三種的簡稱。
聽這些名詞雖然感覺有些負面,但每次大哥帶回來的女生,然後回家時都十分開心且有時還來家裡詢問大哥是否在家?不過大哥每次都跟我說:
「遇到這樣的人,請她打我手機,還有告知她,要是她下次直接來這邊,她肯定不會好過,你就這樣告知她就好,明白嗎?」
大部分這樣告知過後都會鬱鬱寡歡地回去,不過下次就沒有再看到她們的身影,或許被大哥帶到哪了也說不定。
叮咚~
門鈴聲響起,轉過身打開通訊器。
「請問你找誰?」
「聽這個聲音,你是老師的弟弟,對吧?請問老師他在家嗎?」
「梁先生我這就開門。」
「喔,謝謝。」
我打開屋門讓外面的男子近來,他穿著一身普通的黑色西裝,以及雜亂的黑色短髮,側揹一個包包,他是我二哥”張善傑”的責任編輯”梁雨彭”,我記得沒錯他大概是前兩個月才來當我二哥的責任編輯。
可真是辛苦他,畢竟當我二哥的責任編輯不好當,因為他有時脫稿一下子就是半年或一年以上,會給出版社很多的麻煩,但二哥已是出版許多知名BL小說的作家,且近幾年來BL閱讀者瞬間爆增,讓二哥的知名度瞬間提高不少,有時還會有粉絲寄來的信件。
我真搞不懂他們是從哪裡拿到的住址,正常來說都不是會寄去給出版社,再由出版社轉交給作家嗎?
跟隨梁先生的腳步來到二樓,看見他不斷敲著門,但門後卻沒有任何反應,看來二哥不想出來面對,我走到他身旁。
「讓我來吧。」
「恩。」
叩!叩!
沒有反應。
叩!叩!
依舊沒有反應。
「難道老師他不在嗎?」
「肯定在,畢竟哥哥他是家裡蹲。」
「那……老師!」
他往裡面大喊,我馬上摀住他嘴巴。
「你這樣會讓他不想出來,你先到旁邊一下。」
「喔。」
他往旁邊退,我再一次敲門。
叩叩。
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二哥,我要出去買東西吃,你要吃甚麼?」
說完後門緩緩打開,裡面探出一個睡眼惺忪的男子,且頭髮雜亂無章可身上散發出一股清香,但身後的房間卻有股濃厚的臭味,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緩緩揚起一抹笑容,並拿出錢包抽出一千塊遞給我。
「幫我買……」
他尚未說完時梁先生從旁將門往外拉開說:
「老師,新刊呢?」
他呆愣地看著眼前的梁先生,我馬上擋在他們兩人面前。
「梁先生,你不能這樣,我哥被嚇到了。」
「但是……」
他緩緩垂下臉龐。
「弟,我沒心情吃了。」
他將手中的錢塞回錢包當中,然後轉過身準備回床上,這時梁先生上前抓住他的肩膀。
「等一下!」
碰!
下一秒鐘梁先生被推倒在地,二哥將他雙手抓住,整個人坐在他的身上,手指撫起他的下巴。
「既然你不讓我吃東西,還要新刊,可以,就將你自已奉獻,如何?」
二哥舔抹了一下嘴唇,看來門外的祈禱沒有用。
「哥,等一下,我買給你吃,你別亂對他人動手。」
二哥瞬間眼睛發亮,並站起身走到我身旁。
「真的嗎?那我要吃滷肉飯、炸雞塊、雞排、山藥餅還有潤餅以及珍珠豆花,還有、還有巧克力奶油鬆餅,麻煩你了。」
他說完後我嘆了一口氣。
「哥,你吃的完嗎?」
「當然。」
「好吧,那走吧,梁先生。」
他轉過身看著我。
「可是…..」
「你待在這裡小心變成素材,所以跟我一起去買,還有……我等一下再跟你說。」
「喔。」
梁先生站起身跟我一起出門,我搖了搖頭。
「怎麼了?」
梁先生提著東西站在我身旁,我轉過頭看了他一眼。
「下次別這樣,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恩。」
梁先生一副事不關緊要的樣子讓我搞不清楚,反正他人心裡我也不想搞懂,話說介紹我兩個非常獨特的哥哥後我父母就十分平凡,因為目前兩人都是退休公務員,所以基本常出國不太在家中。
「弟弟,你的好了。」
炸物店的老闆對我說了一聲,我拿出錢包正當要抓出硬幣時,其中一枚掉在地板上,轉過身想要彎下撿拾,突然身體往後整個人貼在一個男生的身體上,我轉過頭看著他。
「你可以再犯傻一點,善良。」
他說的同時一道摩托車聲過去,我聽見後不經吐出舌頭說:
「哈,好啦,我知道了,麟天」
「話說你買這麼多是要做甚麼?」
「我家人要吃。」
「恩,那有哪裡受傷嗎?」
我搖了搖頭。
「沒有。」
「那我就先離開了。」
他離開身旁,梁先生一臉驚愕地看著我。
「還真危險。」
「是啊。」
「話說剛才那位是你同學?」
「恩,我同學名叫”楊麟天”。」
「他很高呢。」
「是啊,畢竟他可是我們學校籃球隊的明星成員。」
「話說你現在在讀高中?」
「恩,怎麼了?」
梁先生搖了搖頭。
「沒、沒事。」
「我知道我的臉很幼齒,很像國中生,不用你講我就知道了,走吧;快回去,二哥大概等到有點不耐煩了。」
「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