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戀男-小弟二回

那一天回去過後梁先生拿到他所要的稿子,而我跟二哥解決買回來的東西,大哥則送一臉高興的女子回家。
隔一天來到學校一如既往的在社團活動結束後;我來到體育館等待麟天結束,每次來到體育館都感覺有一股濃厚體臭味,非常不好聞,但不知為何卻有一群女生時常圍繞在體育館內,正當思考時突然一隻手抓住我的頭。
「走吧。」
我轉過頭當他鬆手時舉起手捏住他的耳朵。
「可以別這樣嗎?還有那群女生你不用處理嗎?」
我看向一旁虎視眈眈的女同學們,麟天看了她們一臉後露出淡淡地笑容揮手,她們瞬間興高采烈地互相竊語,然後繼續跟我走出校門。
「我比較想跟你一起走。」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好吧。」
我不想多去詢問,因為這是他個人私事,況且跟他一起走也蠻安全地,畢竟碰到甚麼還有一個人可以照應。
「話說昨天在你身邊的那個男生是誰?」
「昨天?」
「恩?怎麼了嗎?」
為何他會詢問昨天梁先生的事情?難道他們有見過面嗎?這不太可能吧,畢竟梁先生我也只看過他幾次,大概是五次還是六次有點忘了,對了!為何梁先生這麼常跑來,明明截稿日是昨天,可是兩個月就跑來五、六次,雖然第一次是來見二哥打招呼,但後面的三、四次有必要嗎?
況且梁先生手中應該不只有我二哥這名作家吧,應該還有其他作家,難道都不用去關心嗎?難道是跑來討論劇情,應該是吧,畢竟網路上他們是否有聯繫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了,只是希望他能夠做久一點,因為……
「沒事,我先走了。」
他轉過身離開我身旁,我猛然回過神看著他的背影。
看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有點生氣,明天在跟他說好了,反正去學校還碰的到面。
快要接近家時見看門外停一輛警車,一般人看到警車應該會感到驚訝,但我不以為意,因為大哥他……
緩緩扭動的身軀想要掙脫束縛,喘吁嘴唇吐露出徐徐地氣息,嘰呱的開門聲使他有些不安,臉上流出汗水,汗水順著肩頸貼入制服當中。
「還要繼續嗎?」
「你一定要幫忙。」
「我的規則你最清楚了,等你解開,我就幫你。」
善榮手指撫起對方的下巴,他腦中思考著如何解開善榮的繩結。
我站在一旁看著兩人。
「重雲哥,要不要我幫你解開?」
我看著坐在椅子上被綑綁的警察說,他搖了搖頭說:
「不用,這回我絕對可以掙脫。」
「就算你不掙脫,我哥還不是會幫你。」
「不行,這次我絕對要掙脫,要不然又要到你哥的店裡當三個月的服務生。」
「有什麼關係,當作外快做難道不好嗎?」
我靠近他的身旁,他看著我說:
「我才不要!」
「我先上樓,等到這傢伙掙脫開來在告知我。」
大哥轉過身準備走上樓,他轉過頭看著大哥。
「你想逃,你就這麼怕我掙脫開來?」
「……從小到大,你還沒掙脫我的束縛過。」
大哥說完過後走上樓且在離開前還提醒我不准為重雲哥鬆開。
「可惡!話說這傢伙還真不會手下留情,還有這到底怎麼解啊!」
「就說我來幫你。」
「不用,對了,你上課還可以嗎?」
「恩。」
「我記得你現在是高中,沒錯吧?」
「是啊。」
「那好好加油。」
他說出這句話時,我不經心中想著”你才應該好好加油”。
「恩,那我先回房了。」
等到我晚餐時間下樓時重雲哥已經不在客廳,而二哥正在準備晚餐,我來到他身旁。
「今天吃甚麼?」
「咖哩飯。」
看到他正在炒洋蔥還有肉大概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於是走上樓到大哥房門。
「大哥,今天二哥煮咖哩飯,你要下來吃嗎?」
房門打開他看我一眼。
「恩,走吧。」
我走在大哥前面回到廚房,大哥看見二哥正在拌蔬菜。
「需要幫忙嗎?」
「冰箱裡還有一點生菜,看你們要不要吃生菜沙拉。」
「恩。」
我站在一旁看兩位哥哥做料理,而自己在一旁等待,突然間有種不明的爽。
吃完飯後兩人命我出去買東西,且清單上的東西有很多,雖然想要騎腳踏車出去,可是腳踏車沒有車籃也沒用,於是打電話請麟天可不可以一起幫我提東西,代價就是買東西給他吃。
出了超市我們走到附近的公園休息,打開再超市裡買的冰淇淋。
「果然還是這家的好吃,話說你吃甚麼口味?」
「草莓。」
他輕輕地舔抹冰淇淋,要是他這樣被女生看到一定有些人會想要拿起手機拍照,應該是吧,畢竟麟天在國中時期就是風雲人物,功課雖然一般,但籃球技術讓他可以拿體育獎學金上高中,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怎麼了?」
他轉過頭看著我,我發現到他嘴角邊有殘留;順手伸去抹了一下後伸入自己的嘴巴。
「草莓也不錯吃,話說跟你的感覺好不一樣。」
吃完手中冰淇淋過後轉過頭發現他一臉呆愣地看向我,我看見他走中的冰淇淋已融化一半且滴落在他褲子上。
「麟天,你的冰淇淋。」
「啊!」
驚嚇一下後他手中的冰淇淋掉落在地板上,我們兩人看著掉落的冰淇淋。
「真可惜呢,話說麟天你怎麼會這麼不專心?」
「沒有,我剛才在想東西,一時恍神了。」
他搖了搖頭。
「喔,那就先回我家洗一下澡,怎麼樣?」
「這樣不是打擾?」
「不會啦,畢竟我也搬不完這些東西。」
「恩。」
他來到我家洗了一下澡後我跟大哥借一條褲子給他穿。
「這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啦,對了,你先回家吧,我明天再把洗好的衣服拿去學校還你。」
「這……」
他一臉擔憂的模樣讓我不經舉起手敲了一下。
「不用擔心,還有記得回家要將這件褲子洗乾淨,因為是跟我哥借地。」
「那……」
他感覺想要還來,但我舉起雙手拍了一下他臉。
「就跟你說不用擔心,回家吧,明天學校見。」
「恩。」
他離開家後我突然想到某件事情好像沒說,不過應該沒甚麼大不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