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戀男-二哥三回

「梁、雨、彭!」
「老師!」
我走到他身旁然後拿走口袋中的手機,接著按下接聽。
「唯。」
我的手機發出同樣的聲音。
「老師?」
我將他的手機還給了他,他接過後我按下結束,並將他的下巴撫起。
「老師!」
臉龐緩緩靠近他,然後露出一抹微笑放開手說:
「沒想到是你。」
「我……」
「好啦,我該回家洗澡了,還有你每天都穿西裝難道不覺得熱嗎?」
我轉過頭看著他,他露出淡淡地笑容。
「老師喜歡嗎?」
「……問我喜不喜歡?其實很帥,不錯看,還有,別再外面叫我老師,都被你教老了,叫我小善就可以,啊!對了!我怎麼忘了,今天跟你約是要出來逛,你有想去哪邊嗎?」
他搖了搖頭說:
「其實只要見到老師、不對!是小善,我就很開心了。」
「喔,難道你喜歡我?」
他急忙揮了揮手說:
「不、不是的,我、我只是一般粉絲而已。」
看他這麼大的人還緊張,對我來說還真的有點怪,不過這樣逗趣的模樣我還蠻喜歡,這樣會不會有點惡趣味呢?不過欺負比自己年紀大的別有一番風味。
只是……
只是……
回到家中洗澡然後換上乾淨的衣服,接著坐在電腦桌上面繼續打著文章,有時停下來看書本,或者是在網路上訂下自己喜歡的書來看。
煮三餐一方面給自己吃一方面給大哥以及小弟吃,不時欺負小弟叫出去買菜等等。
當他下次到來時,我跟他面對面坐在一起,然後注視著他。
「老!不,小善。」
「如果你還不熟悉,仍然可以叫我老師,不過你的年紀比我大,叫我老師總感覺怪怪地。」
「但是……」
見他臉龐流出冷汗,我伸手將他的汗水擦拭掉,他一臉緊張地說:
「謝謝。」
他的謝謝讓我感覺很奇怪,不過這跟我接下來要問的問題沒有任何相關就是了,只是單純想要玩弄一下。
「雨彭,你從什麼時候就開始關注我了?」
「”在水一方”,雖然很清淡,但卻隱隱透出一股憂愁。」
「謝謝你,那大概是我國中時候的故事。」
「恩。」
「所以你喜歡我的文章?」
他點了點頭。
「對。」
「所以才想負責我的編輯,不過你要知道,編輯可不是獨自的想法,你明白嗎?」
「這點我知道。」
「也是,從你改的稿上面我大概就看得清楚,話說你不想要簽名嗎?」
他搖了搖頭說:
「不用,因為家裏面有很多。」
「謝謝你。」
「老……」
他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我有點好奇。
「怎麼了?」
「我……」
他再次欲言又止讓我更加好奇。
「所以怎麼了?」
「……」
這次他閉言不談讓我有點不爽。
舉起手拍了拍他的頭。
「不要這樣,這樣會讓我好奇,況且看你的感覺,你應該喜歡我對吧?」
從他跟我見面到現在,他總是不敢直視我,有時還會閃躲與我正面交談,如同現在他依舊低著頭,就像一名小女生遇到喜歡的人一樣,那害羞以及羞澀感,看來不管年紀多大;經歷多少;有時人的本性依舊不可能改變。
傾身上前拉住領帶並將他拉往向前,臉龐靠近他,突然感覺好可愛,好想要將他吃掉呢。
一臉驚愕的模樣映入眼簾當中,深深地一吻雖不足以發洩感情,但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鬆開手時他整個人往後,雖然雙手顫時撐住身體,但看他的表情依舊呆愣,讓我不自覺伸手撫摸過他的臉龐,他慢慢地上雙眼,然後貼在我手上,感覺像是在享受一樣。
好可愛;好可愛。
傾身向前將額頭貼在他臉龐上,他再次閉上雙眼,我摸了摸他,放開了手然後往後坐。
「如何想跟我成為戀人嗎?」
「我!」
「沒關係,你好好想,我不勉強。」
「恩……」
那一天他先回去,其實我不太會表情感情,雖然我看了這麼多書,寫過這麼多故事,但依舊感情還是不太會表情,甚至有時太過於直接讓人感覺害怕。
不知道他會不會被我嚇到,或許會吧?或許不會吧?不太會去求神問卜所以只能暗暗地等待消息。
接下來的日子我都在等待他的消息,以及思考下一個故事如何牌寫,不然就是拿出書本來觀看。
叮咚~
走到樓下打開門,運送員站在門口,我簽收他手中的東西,然後走回到房間當中打開。
下次來時就將這個送給他,他應該會高興吧,不過恐怕會生氣,不管是哪種依舊感覺很可愛。
等待總是漫長,一日日;一夜夜過去,至從那之後他再也沒有找過我,應該是被我嚇跑了吧。
在網路上打上最新的短文,連續好幾天;持續好幾篇,但是在網路上也沒有他的蹤跡,這是為甚麼?難道他真的;真的離開了嗎?
果然被我嚇到了,我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躺在床上緩緩閉上雙眼,已經好久沒有在床上睡了。
曾經他躺的地方,雖然是我的床,但不知道為何有股熟悉的味道,那股香氣以及沉睡的容顏,好可愛,真的;真的,好可愛。
叮咚~
再次的門鈴,我睜開雙眼走下樓,打開看見他站在眼前,他抓了抓頭說:
「抱歉,最近比較忙,所以……就沒有來。」
「沒關係,請進。」
帶領他來到房間,他向我報告這次書本第一刷的總銷售,不過他在說時我都沒有仔細聽,因為那對我來說不在乎,畢竟錢這個東西我現在不缺,只要他在身旁就好了。
「你有在聽嗎?」
「你真的好可愛。」
他瞬間臉龐紅潤且有些生氣。
「你幹嘛!」
「就很可愛阿。」
「老、老師你……」
他吞吞吐吐的模樣十分羞澀,我不經露出淡淡地微笑。
「怎麼了?說你可愛難道不行嗎?」
「哪裡有人說男生可愛,況且還是對一個年過三十歲的大叔。」
「對我來說你不是大叔,對了,我有禮物要送給你。」
我拿出床底下的盒子。
「這是甚麼?」
「你閉上雙眼,我來幫你。」
他慢慢閉上雙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