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戀男-二哥四回

「好了嗎?」
「好了。」
當他睜開雙眼時四處看了一下。
「甚麼禮物?」
「已經幫你弄上了。」
我指著他的脖子,他抓住脖子上的項圈。
「等、等一下!難道這是項圈?為什麼要給我買這個?」
他驚愕地看著我,我臉上露出淡淡地笑容。
「因為你是我的。」
我甩動手中的鑰匙,他發現項圈上有一個金屬鎖。
「老、老師,這不太好,可以幫我解開嗎?這樣上班很奇怪。」
他上前想要搶走鑰匙,可我搶先一步將鑰匙抓住擺手到後面,並伸出另外一隻手阻止他。
「想要鑰匙,可以,你讓我做一次。」
「做一次?做甚麼?」
「做甚麼?你認為呢?」
看見他臉龐不經紅潤,我扶著他的臉龐然後到耳邊。
「你在想壞壞事情吧?」
「才沒有。」
「那……」
手輕輕地將他推倒在地板上,注視他穿著一身西裝還有綁著領帶,那誘人且有點束縛的感覺讓人按耐不住,有點想將他身上的衣衫撕裂開來,然後看見眼前處男大叔哭喪臉的模樣,那一定很逗趣。
可是呢……
現在……
還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抓起他拱起的一隻腳,將他抬到臉龐附近,襪子上雖然散發著一股鞋味,但可以隱隱聞著出來鞋子時常在奔清香劑,讓鞋子裡的臭味不會那麼重,看來很細心的人,不過這也好,畢竟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點相關。
「老師?」
他困惑地看著我,我臉上揚起一抹笑容說:
「不要說話喔。」
雙手開始撫摸他的腳,輕輕地緩緩地如同按摩般;又如同雙人舞一般貼身而舞動,不算搔癢也不算專業捏按穴道,只是很單純地撫摸腳掌,然後順著伸入小腿當中。
有點粗但是腳毛沒有很多,所以滑嫩地肌膚在手指的勾引下,他在原本豪不在意下逐漸露出羞澀的表情,這樣真不錯。
把他的腳放下並且將雙腳伸直,他看了我一眼,我挪動身體到他腰旁,一手撫摸著腳一手拉下領帶然後解開中間幾個鈕扣,刻意留下第一顆以及最靠近窟仔的鈕扣。
「原來你裡面還有穿一件內衣?」
「老師,可以了嗎?」
他再次詢問,但我搖了搖頭,然後手指隔著布料搓揉他的胸口,另一手則撫摸大腿內側,他不時肌肉會緊張地夾緊,所以我瞪了他一眼。
「放鬆。」
「……好。」
他仍然不改緊張,有點不奈地拉下他的領帶,然後將它套在他的雙眼上。
「老師?」
臉上揚起一抹笑容,緩緩地將他扶起,雙手從後面伸到前面貼近他的胸口處,且手指在敏感處附近打轉,他往我身上躺下。
「老師,還要繼續嗎?」
「怎麼了?不行了嗎?」
輕柔地語氣靠近他的耳邊說,他往我的臉龐貼來。
「老師,我還想要進一步,可以嗎?」
「不行喔。」
「為什麼?」
「我不是說過,你要叫我的名子嗎?」
對談中仍然撫摸著他的身體,雖然隔著布料但是他卻如同一隻發情的小綿羊;徐徐吐出誘人的喘息聲,
「老、老師,請快點摸,不要在旁邊打轉。」
「你的手也可以摸啊,還是說你已經身軟了,或者只想要讓我碰觸?」
「老師,我想要你,麻煩。」
他的請求只換我依舊的撫摸旁邊,但為了解除他一點鬱悶,還是舌吻了他,雖然是一名受但是那慾望暴衝到舌尖上依舊激烈,甚至不想放開我的嘴。
真是一隻欲求不滿的處男大叔,不過這因為如此才有調教的價值,以及可以當作練習的實驗戀愛對象嗎?
當我頭離開他臉龐時,他突然轉過身將我撲倒,然後拉下領帶。
「老、老師,我不行了。」
「這樣就不行了。」
嘴角編裂開的笑容是內心的惡魔打了嗎?或者該說打開了某人的大門?
他準備脫下西裝外套時,我伸手阻止了他並順勢撫摸臉龐。
「我喜歡你這樣。」
「但!」
我翻轉將他壓在底下說:
「你力氣還真小呢。」
「這還不是老師你害的。」
他臉龐側向一邊,馬上手指將他拉正看著我,我親吻他的臉龐、額頭,舌尖田抹著耳朵以及把玩了一下耳垂,就是沒有親吻他的嘴,我臉龐離開時,他眨了眨雙眼一臉羞澀地且有些生氣。
「嘴巴還沒有。」
「剛才不是有過了。」
「但!」
手指止住他的雙唇。
「你還想要解開嗎?」
另一手談了一下他的項圈,他蠻不在意地看著地板上的鑰匙。
「反正那一串是假的,就算我得到它也沒用,對吧?小善。」
「是啊,正確的鑰匙我保護地好好,不過這一場結束後我會將它解鎖,還有宗於叫我的筆名了」
「恩,那小善……我!」
他正在說話時;我將他的下巴抬起阻止說話。
「我這次有跟哥哥房間裡借了一個玩具過來,感覺還不錯,所以……」
伸手拿出床底下的假具口罩在他面前揮了揮,他緩緩張開了嘴巴。
「看來你真的很想要我做壞壞的事情。」
我將口罩塞入他嘴中,然後扣住時看著他發現如果現在綑綁起來,他一定成為一個淫蕩西裝狗在我面前,可是我跟哥哥的興趣不同,不想讓人成為豬,只想要人仍然是人。
他的身上看到了些什麼?雖然只是單純的玩弄,但所謂的感情應該就是如此吧,不過沒有看到他的回答,他或許也跟我一樣也只是單純的遊戲吧。
畢竟一名網路讀者跟一名網路寫手,一名編輯與一名作家,這樣的關係真的可以嗎?
不知道的感覺持續湧上,但手指間的玩弄卻逐漸激烈,到哪了?往哪了?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已經腦袋裡打結了,不過他羞澀的臉龐以及一直誘惑我的感覺,他這個人真的是喔~
是明處男就該有處男的樣子才對,為何要這樣一直挑逗起遊戲的趣味呢?
這樣子只會讓我欲罷不能,只想要繼續摧殘他的身體,甚至可能還會有想要玩壞他的想法出現呢,只不過當他沾染的我手指;雙眼注視一身癱軟且衣衫不整的男子映入眼簾當中,臉龐不經露出淡淡地笑容。
「你願意當我男友嗎?」
他眼角邊緩緩滴下淚水並點了一下頭。
果然可以玩壞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