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1.下圈套

熱鬧的喧嘩聲在窗戶外響徹,陽光透過窗呼映入浴室當中,一名男子正在沖洗隔夜的疲勞以及全身的汗臭味,他轉動水龍頭停下流水,拿起一旁吊掛的大毛巾擦拭著身體以及濕潤的頭髮,走出浴室回到房間當中換上一套全新的衣服。
準備早餐的同時聽著電視上的新聞報導,上面說明一些娛樂新聞以及政治新聞等,在他耳中這些新聞總是雜亂而又不實用,不過在這其中社會新聞以及國際經濟新聞總是吸引他的眼光,雖然是小小公務員,沒有多少金錢但為了往後的日子著想,總是希望能夠多準備一些錢留在身上。
洗完碗盤,看著時間還有剩餘一些,於是檢查包包中的是否有缺少東西。此時,新聞上報出一則令他感到憤怒的事情。

“今天凌晨在旅館內又發現一名男子被分屍慘死的狀況,在這三個月當中已經出現十名受害者,而今天是第十一名受害者,而——”

他關掉電視轉頭走出房屋前往工作的地方,注視大門口的記者們感到厭煩,他拿起手機看上面的訊息寫著”直接前往殯儀館,那裏有人協助。”
車子轉頭朝向一段距離的殯儀館,門口也出現不少的記者們,他拿起手機撥打號碼。
『學長,請往後面停車場開去,謝謝。』
『疏散記者了嗎?』
『目前沒有看到。』
『好。』
車子往殯儀館後巷開去,他走入殯儀館門口時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子站在旁邊開門,一開門馬上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他觀看。
「學長,這次案發的地點依舊是本地旅館,然後受害者是男性。」
「這我知道。」
「聽檢察官說是藥物中毒在先,分屍在後。」
「這次不同。」
「是,第一次發現受害者時是被床上勒死,第二次則是頭部重擊而亡,第三次則是!」
他停下身旁男子的話語。
「這些我都清楚,所以這是一場隨機殺人案。」
「恩,上級也是這麼認為。」
「好吧,我先看受害者的遺體。」
「是,這邊請。」
男子帶領他來到停屍間,他看著四分五裂的肉塊感到十分作噁,於是看了一下後轉身詢問。
「最近調查過後有甚麼交錯發現?」
「抱歉,交叉比對過後他們沒有太多交錯點。」
「是喔~好吧,那我回家再看這些資料。」
「是。」
他來到停車場坐進車內將手中的資料比對一番,然後調出十一人半年來的行蹤再次比對,發現其中三人半年內有去過某間酒吧,而另外四人在案發前一晚都有去過自己發生地點的旅館一次,而剩下四個人除了是高收入職業外別無共通點,而十一人都沒有絕對共通點,就連性別、年齡都沒有固定。
他稍微思考一下後決定再去酒吧調查一次,雖然三人事發後有去調查酒吧過,但找不出有任何蛛絲馬跡。他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酒吧尚未開門,於是開車前往案發處——

夜晚喧鬧聲在舞池中來回穿梭,吧台前的他背對著舞池中的人群注視眼前酒杯,有意無意地用手指玩弄杯口邊緣,他不時轉過頭觀看舞池中是否有合適的獵物?可卻沒有一名令他滿意的人物。
唉~
微微嘆了一口氣,當心想今晚又要落空之時,從門口外走入一人,臉龐標準雞蛋輪廓,一雙銳利又冷漠的眼眸,身上的西裝服貼身體展現出若隱若現的身材。他觀看對方走到吧台前點了一杯酒,於是彈了一下手指叫調酒師。
「他點的這杯酒,我請。」
「恩。」
調酒師明白,當酒上桌時,調酒師向對方說明。
男子轉過頭看向他一眼,然後拿起酒杯走向他並坐在一旁。
「謝謝你。」
「不會。」
「你很常來嗎?」
「算是吧。」
「那這邊的人你都認識嗎?」
他露出微微醫校並喝了一口酒說:
「算是吧,不過這酒吧來來去去這麼多人,有多少人留戀於這春宵當中,又有多少人留傷這酒醉當中,而你是哪總呢?」
「買醉的人。」
「喔。那今晚酒錢我全包,我們就不醉不歸,怎麼樣?」
「恩。」
兩人喝了不知多少杯調酒?
「你說這過不過份?」
男子臉紅心醉地注視眼前人,他拍著男子的肩膀說:
「你醉了,該走了。」
「才沒有,我才、哦~」
男子摀住嘴巴一臉想吐的模樣,他搖了搖頭拍手命調酒師結帳。
「我說我!嗚!」
「好啦,我知道,那我們走吧。」
他托起男子的肩膀,並叫調酒師叫來一台計程車,兩人便上車前往附近的旅館,兩人去到房間,他將男子放在床上注視著,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隔天早晨,他攪拌咖啡坐在窗戶旁享受著早餐,床上的男子緩緩睜開雙眼看見窗戶旁的他。
「你是……好痛!」
他轉過頭看著男子說:
「東正皓,東警官,你的身材還真不錯呢。」
男子聽完這句話過後瞬間驚醒,並馬上從床上起身看見身上一絲不掛,且私密處被套上類似鐵牢的東西。
「這是甚麼?」
「貞操帶。」
男子試圖將其解開,但發現怎麼弄也無法弄開。
「快解開!」
「解開就沒意思了,還有這是特殊鎖,普通鎖匠無法結開,只有我可以弄開。」
「你!你知道,你這樣會怎麼樣嗎!?」
「我瞭解,不過你昨晚那麼爽,總不希望被擴散開來吧?」
他拿起手機將螢幕上的照片秀給東正皓看。
「你!」
「我現在知道警察大人的名子,那以禮相待,也應該說出他人對我稱號,圈內稱我為”廢材”的繩術師,請多指教,警察大人。」
他臉上的笑容令東正皓感到作噁。
「快解開!」
東正浩指著被密鎖的貞操套,並注視眼前一名自稱”廢材”的男子。
「警察大人,這樣就沒意思了,還有你讓我享受十五天,我幫你追捕這犯人,不是很好嗎?」
「十五天!」
「十五天換三個月破不了的隨機殺人案,不是很好嗎?」
「你!」
東正皓思考為何這人知道自己在調查的案件?
「你一定心想為何我知道,因為我駭入你的手機,查清楚許多東西。」
「你!」
「我跟著你,不會吃虧,那就這麼約定了。」
廢材露出不同之前那清淡地笑容,反而隱隱散發出一抹詭譎的陰邪,讓他暗暗計算此人的來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