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2.實力

轎車上一人被上手銬,一人握著方向盤思考要如何處理身旁人?
「我說警官,可以解開嗎?」
「不行。」
「就算你將我綁回警局或者找來專業的駭客;或者一些什麼解鎖專家,依舊還是沒有用,因為我有自信他們是絕不可能解開,所以你就答應我的條件,怎麼樣?」
正皓將車子開到快速道路並瞬間加速,可廢材卻一臉高興地看著車窗外。
「好舒服的風,還有你不是查我手機跟皮包,怎麼樣?有查出什麼嗎?」
他看了廢材一眼後將車下快速道路開往郊區。
「怎麼了?不回答,算了,這麼高傲,我也挺喜歡,不過,你把我埋了,很抱歉,你一輩子它都跟著,想想看,你之後的生活會怎麼樣?」
他注視著前面山路並開往一處廢棄的工廠停下。
「你要插我?來啊,反正又不是沒有被弄過,只是你要有差不多十人的力氣來插我,啊,不對,你要可以挺得起來才行!」
廢材注視著眼前臉龐,驚愕地停頓幾秒鐘後,他做回駕駛座上。
「這下可安靜了。」
「……呦~還挺可口地,東警官,不錯喔。」
「你可以閉上嘴嗎?」
「哈,可以,但你也為我解開手銬吧,這樣弄著還挺不舒服。」
廢材舉起雙手甩了甩,他看一眼後轉頭下車,廢材見狀跟隨下車說:
「怎麼了?你這人!」
正皓不理會廢材的話語,拿起口袋中的香菸點燃一根,呼了一口氣,廢材走到他身旁伸手想要拿走香菸,但正皓舉起手不讓廢材拿。
「抽菸不好!給我!」
廢材使勁地奪取正皓手中的香菸,但正皓像玩弄似地左右搖擺讓廢材追,兩人圍著車旁繞,廢材最後憤怒跳起來撲上去,兩人雙雙趴在車蓋上,正皓手中的香菸掉落,廢材順勢將對方口袋中的菸包拿走。
「這下抽不了了。」
「你這人!」
「怎了?小鬼!」
「你才小鬼哩!」
正皓爬起身摸著腰間。
「痛!都是你!」
「小鬼,抽什麼菸,不知道菸對身體的壞處嗎?」
廢材看著正皓靠在車蓋上。
「怎麼了?很痛嗎?」
他上前撫摸正皓的腰間,正皓馬上手刀敲了一下他的頭說:
「甚麼小鬼!我都三十好幾了!還有,我抽根菸想要緩和心情難道不行嗎?從來都沒有人弄後面,如今還被人裝上貞操帶,這、這、唉~」
正皓嘆了一口氣,廢材摸了摸被打的地方後說:
「怎麼了?痛嗎?」
「走開!」
正皓甩開他的手,廢材站在一旁。
「算了,反正你是查不出甚麼所以然,畢竟我皮包裡只有一張黑卡,以及幾張鈔票,還有保險卡,除此之外我的手機當中也都是匿名去辦理,說真的以前網路做假帳還真容易,現在做可要耗費不少資源,你可別全部給我撤銷,我可會有點麻煩喔。」
「你!」
「你甚麼你?對了,小鬼,你有認識像你這麼優質的嗎?太年輕的我可吃不下,太老的也扒不開,最好像你一樣,那最好。」
廢材的話語令他不解卻有些不悅,正皓眼眸中顯出一絲憤怒。
「別這樣看著我,我現在可是被你銬住的”犯人”,如果不願意介紹也沒關係,反正老爺子也有別的好玩事,好啦,既然你不答應,我也該解開手銬離開了。」
廢材拿出口袋中的鐵絲鑽進銬鎖縫裡,正皓見狀馬上向前抓起他的手說:
「不准!」
「你那也不行,這也不准,真彆扭,要不是你的身體看起來像男生,還以為你是女孩子呢。」
「你再說一次!」
「你要說,我說給你聽,不過請先放開你的手可以嗎?」
正皓鬆開他的手走向一旁。
「你也不必太過生氣,我說過,我會幫你抓到那名犯人,對你來說也不是壞事,況且你也沒結婚,被禁慾三十天有啥關係,況且那邊還是可以洗,我做的產品很方便很實用,不用擔心,不會臭臭地,話說你最近是不是太忙還是壓力太大,你那裏有點臭呢,雖然有點汗味還不錯,可我不喜歡那裏臭臭地,含起來會有股怪味。」
廢材越說越讓正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抓起廢材的手然後解開。
「怎麼了?這下給我解開,不完手銬play了?是吧?」
「你可以閉嘴一下嗎?」
正皓說完後轉身坐上車,廢材跟隨上車。
「我說警官大人,我們今……」
「叫我正皓就可以了。」
「喔,好啊,正皓。」
廢材細柔又長眠地聲線說著他的名子,正皓背肌不經顫抖。
「哈,看來起反映了。」
廢材伸手撫摸正皓的大腿,正皓馬上抓住他的手說:
「不準碰!還有回去做你要幫我的事情,你說十五天可以幫我結束,那我就看你怎麼弄!」
「哈,好啊——」
兩人開車回到派出所,正皓帶領廢材來到辦公室,在途中不少人看著廢材,也有人在後面議論,可沒有人上前詢問,兩人進入到辦公室,正皓打開電腦並將門鎖上,窗戶拉下密簾,手中的資料全數攤開。
「來,你來調查。」
「好喔。」
廢材伸手敲打鍵盤、轉動滑鼠,一個個影像在廢材眼睛快速閱覽過去。
「請問發現甚麼?」
「別吵!」
廢材持續敲打鍵盤,認真的神情令正皓讚嘆,且與上一小時還在嘮叨的模樣判若兩人,當停下鍵盤時。
「來看。」
「喔。」
正皓走道廢材身旁,廢材將各旅館的影像停留在一個畫面當中。
「怎麼了?」
「送餐的人,你有沒有發現送餐的人有點多?」
「多?」
「是啊,一整天叫了七到八次的送餐,你不覺得有點多?」
「確實,一天三餐加上下午茶、消夜,最多差不多來五次,且旅館的送餐通常都很貴,可是……」
「我知道你的疑慮,然後也應該公布了跟隨進去的人吧,我看到影像,四名受害者,分別四個不同的旅館,然後進入的隔一天被掃房地發現,在這期間經手的人有多少?」
「太多了。」
「恩,光是進出的除了受害者外就有三名,有男有女,送餐可以大約分析出五位左右,甚至整間旅館的服務生都會被懷疑。」
「可是我們詢問過了。」
「那就是有人說謊,而這個謊言的代價讓他不惜說謊,我可以判斷,如今你們要追捕的犯人,恐怕不只一名,且這有可能是早就預謀一場計,至於為什麼,我得好好再調查才行。」
正皓走向一旁沙發坐下。
「一個組織嗎?」
「有可能,不過在三個月中殺十一個人,這太顯眼了,而這麼做的代價又是甚麼?這我會幫你調查清楚。」
「你……」
「你只要跟我約定,我肯定在十五天之內幫你解決,決不食言。」
廢材充滿自信的模樣令他困惑,他緩緩抬起頭注視著眼前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