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4.內胸

廢材坐上駕駛座,正皓看他。
「快上車,我來駕車。」
「你!」
「快上來!別拖拖來來的像個烏龜似的。」
「喔。」
正皓上車後廢材開動車子,一路上除了買早點外其他都沒有對話,直到在一棟大樓停下。
「停在這做什麼?」
「等。」
「等甚麼?」
廢材轉過頭看著他。
「我昨天調查到那名辭職的人在哪?」
「這棟大樓裡?」
「是。」
「那我進去抓人。」
正皓準備下車時廢材抓住他的手。
「別衝動,我們先觀察看看,畢竟雖然有消息指出他搬來這裡,但並不表示他就在這裡。」
「也是,打草驚蛇可不好,況且如果真是一個組織。」
「我們先觀察看看。」
「恩。」
正皓看向大門時發現大腿有些摩擦,他看見廢材的手正在撫摸。
「你做什麼!」
「摸你啊,怎麼了?」
「停下你的手!」
「興奮了?」
「興奮甚麼?快拿開你的手!」
正皓將廢材的手撇開,但廢材的手仍伸去。
「摸一下有甚麼關係?」
「不要!你這變態!」
正皓雙手抓住廢材的雙手時,廢材臉龐瞬間映入在他眼簾下,且他嘴巴感受到一股柔軟的東西貼著,接著廢材緩緩坐回原位,正皓驚愕地鬆開手。
「等一下!你這是在做什麼!」
「又不是初吻,害羞甚麼?」
「你這傢伙真是不可理喻!」
正皓走下車靠在一旁,廢材也下車看著他。
「怎麼了?」
他撇開不理會接著走去便利商店,廢材上前抓住他說:
「等一下!她出來了!」
「出來了?」
正皓轉過頭看向大樓門口,這時一名女子剛走出大門。
「就是她嗎?」
「應該沒錯,畢竟體型以及描述,還有那張照片,肯定沒錯。」
「走吧。」
「恩。」
兩人追隨女子行蹤,去到了商場以及衣服店還走上內衣店。
「不進去嗎?」
廢材轉過頭看向正皓,正皓搖了搖頭。
「我在外面等你,反正追蹤也可以不進去吧。」
「說的也是。」
廢材一邊說一邊走進去裡面,正皓看了一下後轉頭在門口不遠處的地方徘迴。
正皓看了一下手錶發現兩人已經進去約有十分鐘左右,他雖想打電話給廢材,可發現自己沒有他的手機號碼,於是繼續在外面到處閒逛。
「你說的是真的嗎?」
廢材與女子一同出來,正皓見狀十分困惑想要上前詢問,但腳踏出去時又收回直到廢材與女子走來到他身旁。
「這就是我朋友,怎麼樣?感覺很呆吧。」
廢材指著正皓的臉。
「你說誰呆了?」
廢材看他一眼後不理會,回頭向女子說:
「好啦,吳小姐,那再見。」
「掰掰。」
女子離開他們身旁,正皓想要上前詢問時廢材抓住他的手。
「別問!」
「為甚麼?」
「我剛才已經跟她小聊了一下。」
「你、她?」
正皓困惑地指了一下,廢材點了點頭。
「我們回車上說,還有我不知道這尺寸合不合你?」
廢材舉起手中的袋子,正皓往後退了一步。
「那是甚麼?」
「情趣內衣。」
「……給誰?」
「給你。」
廢材露出詭異地笑容,正皓搖了搖頭說:
「我絕對不會穿!」
「喔~」

兩人回到飯店,廢材將手中的袋子放下。
「你可以說了。」
正皓一邊倒水一邊說,廢材指著身旁的袋子。
「只要你穿上,我就給你情報。」
「噗!甚麼?」
正皓將口中的水噴出轉頭看向廢材,廢材點了點頭。
「不要!我才不要。」
「不要也行,那我們合作就到這裡。」
廢材站起身準備離開,正皓將手中杯子放下。
「你怎麼毀約?」
「是你先毀約。」
「我沒有!」
「你最好沒有!」
廢材往正皓走去。
「我就沒有。」
「不跟你爭了,反正不穿,合作結束。」
「你、你這是無理取鬧!」
「我就無理取鬧,怎樣?」
廢材轉過身再次準備離開。
「等!我穿。」
「好。」
廢材喝著水等待,正皓拿著袋子進入浴室,過了一下子出來,廢材看著他。
「西裝不脫掉,我怎麼看?」
「好。」
正皓將上身的西裝脫掉。
「還有褲子。」
「你別太過分!」
「算了,那手銬給我!」
「為甚麼?」
「我可不想像昨天一樣,你手一直妨礙我。」
「……好。」
正皓將手銬遞給廢材。
「鑰匙。」
「給你。」
正皓將鑰匙放在廢材手上。
「恩。」
廢材走到正皓身後然後抓住兩隻手往後並銬上,接著將正皓推到床上。
「廢材,你!」
他手止住正皓的嘴巴,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你、你可別摸了嗎?」
正皓轉動著泛紅地臉龐,廢材雙手撫摸正皓裸露地上身。
「你不是想要情報嗎?」
「這……啊!」
廢材含住正皓的耳垂說:
「%^&%*%&」
「可、可以、不、不要說話嗎?啊!」
正皓往後一縮貼在廢材的身上,廢材舔了一下正皓的耳垂。
「不錯吧,這內衣。」
「哈~哈~」
正皓喘了兩口氣後往後仰靠在廢材的肩膀上。
「你……」
「很舒服,但沒解開,沒辦法解放吧。」
「你真的是太可惡!」
正皓怒視著廢材,廢材臉上揚起一抹笑容說:
「至少還給你穿褲子。」
「穿有用嗎?雙手給你銬住了,連阻止你都沒辦法。」
「也是。不過很舒服吧?」
廢材的手指從褲頭撫摸而上至正皓的胸口。
「說吧,到底、她、她說了什麼?」
「好啦,今天到這裡。不過她給了很不錯的消息。」
「不錯的消息?」
正皓轉過頭看著廢材。
「恩,不過你要靠在我身上多久?」
「還蠻舒服。」
正皓在廢材的肩膀上轉了轉。
「舒服的頭啦!你快離開吧。」
「不要,我現在沒有太多力氣,讓我躺一下!」
「好,讓你躺,不過你要這樣躺。」
廢材一邊說一邊將正皓後腦靠上自己的胸膛,並將雙腳盤坐讓正皓靠著。
「舒服嗎?」
「你……」
「要幫你先解開手銬嗎?」
「隨便,反正不礙事。對了,你繼續說,吳小姐說了甚麼?」
「其實她沒有講到確切,畢竟那件事情她有涉略。」
「涉略!難道她是同夥?」
正皓抬起頭看著廢材,廢材搖了搖頭。
「我想不太可能是同夥,但或許是幫助的。」
「怎麼說?」
「沒有說。」
「沒有說?」
正皓驚愕地轉身坐起。
「是啊,她沒有透露出甚麼消息,但我詢問她時,她的表情有點怪,所以肯定有甚麼內幕。」
「那你怎麼還放她走?」
「當然放她走,不放她走,難道讓你詢問,我知道你們警察詢問的方式,雖然可以軟硬間施,但如果對方真有不能夠說的,那你該不會叫她喝下吐真劑吧?」
正皓搖了搖頭。
「拜託,你電視是不是看太多了?」
「哪知,反正明天還要去找她。」
「恩。」
「那今天就讓我在玩一下!」
廢材往正皓身上撲去,整個人將正皓壓倒在床上,然後手解開胸罩前面的釦子。
「不要~」
「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