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5.回家

「早安~」
輕柔聲因迴盪在正皓的耳邊,他緩緩睜開雙眼,朦朧之間細長地手指滑過他眼前,瀏海被輕輕地撥到一旁,人影緩緩站起身,他舉起手抓住了對方。
陽光下地臉龐揚起一抹笑容,他再度坐到床邊,正皓再度閉上雙眼,因為身體的疲倦告知還要再休息一下。
「哼,睡吧。」
廢材將正皓的手放回被窩當中,他走出房間到大廳看了一圈,然後走到對街的早餐店買了兩份早餐接著回到房間,打開門看見正皓爬起身打哈欠。
「早~」
「不多睡一下嗎?」
「不了。」
「那來吃早餐,我點了最簡單的漢堡以及紅茶。」
廢材一邊說一邊將袋子擺在桌面上。
「啊!」
浴室突然傳出大吼,廢材馬上衝到門旁看著正皓,正皓指向腰間說:
「難道我昨天晚上穿這個睡覺?」
「是啊。」
「你~出去!」
正皓將門關上,廢材擺手轉身去吃早餐,正皓走出來時包著大浴巾看了一下周圍,轉身準備走進浴室時廢材走來抓住他。
「難道你要穿回那套西裝?」
「恩。」
「拜託!三天沒換了,臭死了。」
「那我要穿什麼?」
「等!我買給你。」
「你買給我?不要,我自己有錢。」
「穿幾號?」
「不用。」
「看你身材,L就夠了。」
「我說不用!」
廢材迅速地離開房間,正皓一臉無奈地走入浴室當中。過了一段時間,廢材回來時看見正皓的一身西裝,他跨步上前將手中的袋子給他。
「我說不用了。」
「你先換上,還有,我記得你家不就在這附近,等一下先去你家。」
「我說不用。」
「我說要,要不然,我不跟你出門!」
「你!」
「換上。」
「……好。」
正皓將衣服接過手然後換上。
「你滿意了吧?」
「恩,走,去你家。」
「喔。」
兩人上車後廢材的手放在正皓的大腿上。
「請你的手拿開!」
「怎麼了?這樣就有感覺?」
「很奇怪,請不舒服。」
「好、好。」
廢材收回手靠在窗戶旁——

細微陽光照亮飛揚而起的細灰,屋門緩緩打開隨後兩雙腳走入裡面。正皓將袋子裡的衣服丟進洗衣機,然後走回房間換上一套衣服,並將脫下來的衣服仍進洗衣機裡面。
「喝什麼?」
正皓看著沙發上的廢材,廢材躺在沙發上雙眼閉上,正皓走到他身旁。
「近看還蠻漂亮地。」
正皓蹲下身伸手撥了一下廢材的頭髮,廢材緩緩睜開雙眼;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怎麼了?」
「沒事,話說今天要去哪?」
廢材坐起身點了一下他的頭頂。
「今天我就待在家哩,你就去忙吧,畢竟派出所應該有其他的消息吧?」
「恩,那我先走了,對了,我走了,我們怎麼見面?」
「手機。」
廢材伸出手,正皓將手機遞給他,他打上號碼後還給正皓。
「你可以用這個號碼連絡我。」
「恩。」
正皓出門後廢材躺在沙發上拿起手機。
「還要再一段時間。」
『盡快。』
「了解。」

正皓來到警局將案件再從頭到現在的始末,以及發現者還有相關者的證詞作相互比對,還有影像再度重新看了幾回,可結論只有兩個,一個隨機殺人、一個則是向廢材所說組織殺人,兩種皆有可能,因為前三人都是在酒壩附近的暗巷中被殺害,雖想從酒吧中找尋相關的人,可根據長期酒吧中的調酒師所言。
三人皆是獨自走入酒吧然後獨自走出,且暗巷當中並未裝設攝影機,連同暗巷出來的大街攝影機也沒有拍攝到有人從暗巷走出來過。
後面旅館殺害的三人加上最近被殺害的一人總計四人,旅館的說法都是他們從早進去過後皆有人走進走出,然而被害者卻從未再走出房間,然後都有點超過五次的送餐,且只到門口沒讓人進入,雖有考慮出去的最後一人,可登記名子以及電話皆為謊稱。
剩下四名富豪皆是夜晚工作時在辦公室槍擊而死,四名富豪的死亡可以判斷是有殺手作為,然而前面七人的死亡卻令他感到困惑,畢竟殺害的這七人當中有五人是無業遊民,兩人是普通上班族,他不明白為何對方要殺害這七人?
正皓再次前往第一次發生命案的現場,觀察過後沒有十分特別或奇怪的地方,接著又去下一個地方觀察,直到晚上時間將所有地方都觀察差不多時才回家。
回到家時發現廢材不在客廳,於是往裡面走發現他在房間裡睡著,雖不在意別人睡在自己床上,但這是第一次讓男生睡在自己的床上,他上前搖了一下廢材的肩膀。
「該醒來了。」
廢材轉過身爬起手中抓著一件衣服。
「你回來了。」
正皓仔細一看發現是自己的制服。
「你拿我制服做什麼?」
「很好聞啊,還有我想看你穿制服的樣子,但你又不在所就拿著它幻想啊。」
「你……算了。說,要吃什麼?」
「你要煮嗎?」
「我出去買。」
「不用,我煮給你吃。」
廢材下床時將手中的衣服塞還給正皓,正皓將衣服掛回去,接著走到廚房看見廢材拿出冰箱裡的東西。
「怎麼會有這些?」
「我出去買的,還有明天我跟那名女子約了。」
「恩,幾點?」
「下午兩點。」
「恩。」
「那你調查的怎麼樣?」
廢材一邊問一邊將切好的材料放進鍋內。
「沒有太大的進展,如果他沒辦法提供有利的消息,那……」
「不用擔心,有我在。」
「雖然你很厲害,但是這件案子很困難。」
「畢竟一個組織嗎?總是會抹滅掉一些事情。」
廢材將燙好的麵用冷水洗過再放入鍋中。
「你很常煮東西嗎?感覺很熟練。」
「算是吧,畢竟吃外面慣了,總會想要吃點家裡煮的,所以就學啊,好啦。」
廢材將一盤炒麵端給正皓,兩人走到客廳吃,吃完後廢材拿去洗。他走出時看向正皓,正皓轉過頭看他並將邀間的手銬放在桌面上。
「今天想要做什麼?」
「怎麼了?」
「……如果沒有,我先去睡了。」
正皓站起身走過他身旁,他轉過頭說:
「你先去洗澡,我今天只想抱著你就好。」
「喔…..」
正皓眼角瞄到他露出笑容,那笑容不同最近這幾次看見的陰森詭譎,反而當中帶有一抹淡淡地哀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