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11.會謀

兩人注視眼前邀請函許久,不時喝水、上廁所但仍會回到客廳看著那張邀請函,兩人思緒這份邀請函是甚麼意思?
「你覺得要去嗎?」
廢材轉頭看向站著的正皓,正皓回過身坐在沙發上。
「你可以調查一下這個會場的消息嗎?」
「這個我剛才已經做了,但這家飯店網頁裡面沒有任何東西,如果要入侵內部,恐怕不易,因為他們好像沒有做雲端系統,然後這家的業主聽說是一名小股東。」
「小股東?那網頁上面登報的其實不是真的業主?那真正的業主,去哪了?」
「這如果要茶恐怕得多上好幾天,但邀請函要我們明天就去,且寄這個,我想……那群人知道了。」
「也是,昨天既然可以跑來我家。」
正皓一怒敲了一下桌子,廢材拍了拍他的肩膀。
「反正家裡沒事,你幹嘛發那麼大的氣?」
「我哪有生氣?你別亂說,對了,你出去做什麼?」
「沒做什麼,就只是到處晃晃,還有,我出去還要跟你報備嗎?」
廢材站起身時正皓拉住他的手說:
「你要去哪?」
廢材扭開他的手說:
「我的大少爺,上廁所你要跟嗎?」
「喔、喔。」
「你幹嘛那麼緊張兮兮,難道喜歡我了?」
廢材彎下腰,臉龐靠近正皓,正皓馬上推開他。
「才沒有,別亂想。」
「也是,一位直男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被我弄灣,還有我雖然喜歡你,但我畢竟不是女孩子,所以要說什麼撒嬌啊、鬧彆扭啊、或者對你親親吻吻那些事情,你可以不用妄想了。」
「我最好會妄想,倒是你好好做好事情,以及到了第十五天解開這東西。」
「其實……」
音樂突然˙響起打斷了兩人,正皓接起手機。
「那我就先去上廁所了,有點急。」
正皓甩了甩手,廢材來到廁所靠在門上。

“我是不是該離了?”

討論最後兩人決定去一趟,但廢材與正皓兩人都沒有合適的西裝參加這樣的晚宴,所以兩人決定去之前先買一套西裝。
「還不錯呢。」
「恩。」
正皓看著鏡中的自己,以及身上的深藍色的晚宴西裝,這時廢材走到他後面。
「你想做什麼?」
廢材沒有回答只是伸出兩隻手靠近他的領結。
「可以在上來一點,這樣會比較好。」
「恩。」
「好,那就這一套吧。」
廢材跟旁邊店員說,店員點了一下頭。
「這樣兩套一共是五萬元。」
「五萬,好,來。」
廢材抽出皮包中的黑卡,店員接過手後正皓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實我可以自己付。」
「不要緊,反正對我來說這點錢不要緊,況且只需要,啊!正皓,你的鞋子要不要買?」
「不用。」
「好。」
兩人談話間店員走來說:
「麻煩請在這裡簽名。」
廢材拿起筆時正皓在一旁注視,但廢材站起身走到收銀檯前,正皓想要跟隨但腳步停下,等到廢材回到身旁。
「那還要告處逛嗎?」
「都可以。」
「好,那就陪我到處晃晃。」
兩人在一路上買了許多東西,且大部分都是給正皓,當回到家後兩人已經十分疲倦。
「我真佩服你這麼有力氣。」
正皓躺在沙發上,廢材一邊整理一邊說:
「只要你每天向女孩子一樣到處逛,就會練就出這一身了。」
「拜託,我又不是女生,還有我們這個職業又不是說隨時都可以向這樣逛。」
「也是。」
廢材走到沙發旁,正皓準備坐起身時廢材身體往他身上靠,並雙手抱住了正皓。
「你在幹嘛?」
「還真舒服。」
「但我不舒服,還有你想要坐就好好坐,可以嗎?」
廢材臉龐轉了轉磨蹭正皓的胸膛。
「你到底怎麼了?」
「沒有,只是好溫暖。」
「真是,像個小孩子。」
「沒人說我是大人啊。」
「所以你還未成年?」
「你在笑我嗎?」
廢材抬起頭望向正皓。
「才沒有。」
「正皓……」
「怎麼了?」
「沒有。」
「喔……」

“如果可以,想要待在你身旁。”

隔天,兩人來到會場門口,門口的服務生拿出兩張面具給兩人,兩人困惑地看著對方。
「今日的宴會是面具主題,還請兩位貴賓戴上。」
「好。」
廢材馬上戴上,正皓卻仍有些困惑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戴上。兩人跟隨服務生走入一條攏長又昏暗的迴廊,接著當打開會場後裡面燈光明亮,且會場的賓客對談間都十分輕聲細語,像是在討論什麼機密一樣。
兩人看了一下四周後,一旁的服務生上前來到兩人身旁。
「請用。」
「謝謝。」
廢材拿走盤子中的兩杯飲料,一杯遞給正皓。
「這是甚麼?」
「大概是水果酒吧。」
廢材喝上一口,香甜的味道細緻又柔順。
「怎麼樣?」
「很好喝。」
這時燈光突然暗下,一名男子站在舞台中央。
「歡迎各位來到福壽會的晚宴,今天請各位好好享受。」
男子說完後燈光再次亮起,正皓拿起手機查看福壽會是甚麼樣的會辦,這時廢材伸出手阻擋了正皓的螢幕。
「先別查,等一下出去再弄。」
「廢材,你知道這個會嗎?」
「……不知。」
廢材的停頓讓正皓感到懷疑,這時一名男子上前來到兩人面前。
「東警官,以及……」
男子看著廢材臉上揚起一抹微笑。
「你就是邀請函的主人吧?」
廢材打斷他,男子輕拍手兩聲。
「是。」
「那你要讓我們看甚麼?」
正皓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開場的舉動以及前來的狀態,讓正皓認為眼前人可能是兇手,或者兇手安排的殺手。
「東警官,不用擔心,我不會對你出手,況且,我也打不過他啊。」
男子看向一旁的廢材,廢材不以為意地走上前一步示威。
「你想做什麼?」
「別這樣,我只是想要跟東警官來一份交易,畢竟東警官不是最近兇殺案件的主刑警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