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13.反間

清澈地陽光從樹葉中透過,樹梢上的鳥兒竊竊私語但被襲來的風打斷,風兒俏皮地打開窗戶輕撫過純白的窗簾,緩緩慢慢地走到床上的人身旁,它親吻了一下人的臉龐喚醒沉睡的夢境。
雙眼微微顫抖,慢慢地睜開,呼吸像是開啟開關的機器一樣喘息,受傷的刺痛感像是釘子插入一樣瞬間湧上心頭,正皓翻過身抓著受傷的手臂忍耐、壓抑然後紓解。
雙眸隨著恢復的精神環視四周,發現是一間很普通的小房間,一個木製的櫥櫃、一張老式的書桌還有一個床頭櫃,床頭櫃上擺著一個盤子,上面有一杯水以及一個麵包,像是等待某人醒來食用。
正皓坐起身查看身體狀況,發現那一晚的傷口已經被處理過,身上的衣褲也被換成簡易的襯衫以及棉褲,他撐起身體緩步走向門口,轉動門把想要出去,離開這陌生的環境,但轉動發現無法從內部打開,接著轉身走到另外的門旁轉動。
打開時發現裡面是一間浴室,毛巾、牙刷、蓮蓬頭等一應俱全,他拖著搖晃的身軀走到窗戶旁,手握住外面的鐵欄杆,有如自己被關在一間豪華的牢房一樣,這時身後的門打開,正皓轉過頭看向來者。
「正皓,醒了?」
廢材將門關上,正皓怒氣瞬間湧上衝上前一拳打向廢材臉上,接著一拳又一拳然後正皓拿起杯子準備敲碎,但發現式塑膠,轉過身時整個人被廢材壓到床上,正皓試圖掙脫但廢材的力氣比自己想像大,且身上有傷所以力氣無法發揮。
「冷靜,正皓。」
「不准叫我!還有你想要甚麼?」
「我想要你!」
廢材臉旁猛然映入正皓眼下,雙唇間的接觸使他一陣錯愕,然而此時的他只有憤怒還有懊悔,於是他咬了廢材的嘴唇,廢材身軀馬上挺起。
「痛嗎?」
正皓眼眸中透出鄙視以及憤恨,但此時雙手交叉然後上銬。
「你想做什麼?」
正皓緊張地看著廢材,廢材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另一手則伸入褲頭之間猛力一抓,正皓整個人如同被電到一樣往前彈跳。
「你、你就只會這一招嗎?哈~哈~」
「我今天不是來找你吵架,還有正皓,我是在保護你。」
「保護我,我不需要你保護,況且你也不是要殺我,現在正是時機不是嗎?殺啊!快動手啊!怎麼了?不敢嗎?你這個殺人犯!」
正皓說完後廢材眼神中透出一抹憐憫,他放開正皓的手然後站起身。
「約定的時間只剩下兩天,一切我都會處理好。」
「處理好甚麼?」
廢材沒有回答轉過身敲了一下門,接著門打開準備離開時,正皓衝上前想要離開,但廢材一手推了一下,正皓往後退了一步門也隨之關上,正皓急忙轉動手把接著不停敲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正皓緩緩跪下,自己從沒受過這樣屈辱,也從來沒有坐過牢房,畢竟自己從來都是將人送入牢房的那一位,他靠在門邊思考自己何時可以出去?

廢材走出房間,一旁的兩人看了他一眼。
「你們看好,午餐、晚餐都記得從下面的地方送進去,明白嗎?」
「明白。」
廢材交代完向前走入一間小房間,小房間內眾人看著他。
「真沒想到W居然在跟小警察交往呢。」
一名男子看著廢材,一旁女子搓了一下男子。
「你別說話,小心等一下命不保。」
「哈,也是,不過W你真要反抗組織?」
「組織做了甚麼事情你們也清楚。」
「雖然清楚,但又如何?世界不就需要這樣的人嗎?我們為甚麼要去插手別人家的事情呢?」
「你說的沒錯,但你也知道,我們與組織只是互利關係,然而他們已經侵犯我們的權利。」
「可是跟一個宛如國家的組織對抗,W你真的挺大膽。」
「如果他沒有動手刺殺龐德、艾蜜、歇爾森他們,我們就不會動手。」
廢材說出這三人名子後男子眼神從輕鬆變成兇惡。
「是。」
「好了,根據調查那間酒吧只是幌子,酒保是一名很厲害的藥劑師。」
「你怎麼知道?」
「其實你們所說的小警察,也是他們的目標。」
「目標?」
男子困惑之間廢材舉起的手機,裡面的訊息是眾人知道的暗碼,男子瞬間恍然大悟。
「難怪你要保護他?原來如此喔,但你為甚麼要貼身保護呢?且這個訊息應該不止這一次吧?」
「確實,組織共傳了三次,所以楊麗才會找上門來。」
「可楊麗找上門,那就代表說組織知道這件事情?但卻沒有看到他們有大動作,這是怎麼回事?」
「烏魯,你要知道,我們雖和組織有互利關係,可他們也是我們三分之一的投資者,所以他們可能考量這一點,就會認為我們不會真正對他們動手。」
女子此時興奮地跳了起來說:
「不過他們嘗到苦頭了,誰叫他們要殺我們兄弟!」
「沒錯,不過也因如此我們與組織已然撕破臉,如今副會長楊麗已經到了,可見會長不久後也會出現。」
「你想得太簡單。」
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抬起頭看著他。
「索托,怎麼了?」
「根據我這邊得到的情報,會長不會來,甚至可能他也不清楚。」
「為甚麼?」
廢材走到他身旁,他滑動幾張照片以及國際地方小報,上面時常出現福壽會會長的身影。
「所以他不會過來?」
「根據他的行動,應該不會過來,所以我個人判斷,他有可能不清楚這件事情。」
「如果真是這樣,那究竟是誰在背後操弄我們與福壽會的關係?」
他一邊說一邊往前走了幾步。
「我想應該就是那名楊麗吧,畢竟楊麗不是很討厭我們嗎?且還想要從我們這裡撤掉投資。」
「那麼我們的目標就是楊麗。」
「可以這麼說。」
「好,那大家準備好,我們明天就出發,還有索托,交代你的事情。」
「我一定完成,然後那名小警察就會屬於你。」
「你在說什麼?」
「哈,別裝了,從你的樣子,我知道你很喜歡他,不然怎麼可能會讓我們潛入他家,然後讓你看他對自己的反應,不過那名小警察的反應還不錯呢,讓我也想要揉揉他。」
索托裝出一副猥瑣的模樣,廢材撇了他一眼。
「你別亂來,明白嗎?」
「明白了。」
一陣笑弄間開啟一場計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