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14.刀刃相見

“約定的時間只剩下兩天,一切我都會處理好——”

“處理好——”

正皓思考這句話的意義,此時門打開,廢材走入房間。
「正皓。」
正皓看了一眼廢材後轉過身,廢材緩步走到床邊。
「我幫你解開手銬吧。」
「解不解開又有甚麼意義?你又不會放我離開。」
「我跟你約定的事情,我會做到,所以你不必擔心。」
廢材一邊說一邊坐到床邊,這時正皓轉過身抓住廢材的衣領說:
「擔心!我怎麼可能會擔心你這樣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編織出來的謊言,不管是幫助我辦案?還是日常幫忙,你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騙我的!你說是吧?」
廢材沒有回答只是單單地注視正皓,正皓緩緩將手放下,廢材舉起手撫摸正皓的臉龐。
「或許起初就是想利用你警察的身分擊垮組織,但現在我只是想要好好保護你。」
「我不需要你保護!」
「正皓,組織的勢力十分龐大,所以你不可能用一己之力去挑戰它。」
「那你呢?你也不是一己之力嗎?」
正皓眼神中露出一抹鄙視,廢材看向一旁。
「我不是一己之力,還有正皓,你知道你的消息是誰告訴我的嗎?」
「你又想騙人?」
廢材拿出手機點開檔案,上面全部都是正皓的資料。
「哼,你有這些,我不感到意外。」
正皓撇了一眼後看向一旁。
「這些是你們高層給我。」
「喔。」
「看你的表情是不相信我,也對,在你眼中,我就是一名騙子,算了,在跟你多說些甚麼也是沒有意義,正皓。」
正皓沒有回應,廢材輕輕撫摸過正皓的臉龐。
「我對你的愛是真實,絕無虛假,但我們約定在先,一但結束了,我就會離開你的身旁,所以正皓,可以讓我在親吻你嗎?」
「反正我逃不了,也沒有拒絕的權利,你又何必問我呢?你不是最喜歡硬上嗎?」
正皓輕笑了一聲,廢材緩緩靠近正皓在額頭上親了一下,並解開他手腕上的手銬。
「晚安。」
廢材站起身走到門旁,轉過臉龐露出一抹淡淡地笑容。
「我回來時希望能夠看到你穿制服的樣子。」
門隨著話語關上,黑夜也隨之拉下了布簾——

廢材和眾人在一早離開了居所,各自前往安排好的位子並等待夜幕的降臨。
廢材與另外三人開著轎車來到飯店門口,廢材伸手邀請身旁女子,女子輕柔地握住他的手。
「烏魯,等一下記得給我食鹽水,我得好好洗一下,知道嗎?」
「是,我的紐頓小姐。」
烏魯傳過頭看向女子,女子轉過頭注視廢材。
「我可不是性別歧視,只是你也知道,我不清楚你是用哪隻手撸那名小警察的小兒子,所以總是要乾淨一點。」
「紐頓,別鬧了,還有希羅確定可以保護他?」
「當然,就算你不相信我妹的功夫,但你也得信她的頭腦不遜色於索托或者你。」
「確實,那我們走吧。」
兩人正要下車後烏魯拉下車窗。
「W,紐頓就麻煩你了。」
「恩,我知道,我不會讓你失去女朋友。」
「好,那就按照計畫進行,我們先走了。」
烏魯轉過臉龐時忽感臉頰貼上軟嫩的事物,轉頭看見紐頓的臉龐,紐頓笑笑地看著他然後跟隨廢材走入飯店當中。
「你們還真是甜蜜。」
一旁駕駛說著,烏魯打了他肩膀。
「開車,少廢話,等一下還得按計畫溜進停車場呢。」
「是,烏魯分隊長。」
「對了,別忘將這邊的事情傳遞給總部。」
「了解。」
「希望這次能夠一次擊潰楊麗的勢力。」
車子開離飯店的同時廢材牽著紐頓的手。
「好戲即將開始——」

燈光下,兩名黑衣男子站在房間門旁,此時散發出一抹迷離的煙霧,煙霧當中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緩緩拉下了衣領慢慢地走向前,男子威嚇女子但對方卻假裝聾啞繼續往前走,直到男子舉起槍械時,兩顆子彈從槍口射出,男子貼著牆壁緩緩坐落地板上。
廢材從紐頓身後走來,紐頓轉過頭對上方的攝影機比大拇指,此時在車內的烏魯笑看警衛室的螢幕,而身後一個個被綑綁昏迷的警衛身上坐著一名男子。
「真沒想到這麼容易。」
「哈,還是好好看戲吧。」
雙眼之間,廢材按著手中的機台解鎖門上的密碼鎖,當打開時兩人站在門旁並悄悄地打開房門,與此同時郊外宅院衝入十數人,在房間內的正皓察覺外面腳步,接著是一陣槍聲以及呼喊聲,這時一名女子衝入房間。
「小警察,跟我走!」
「你是誰?發生甚麼事情了?」
「我叫希羅,W叫我保護你,你現在換上這套服裝跟我走!」
希羅將衣服仍在床上,正皓雖不明所意但外面槍聲猛烈,他趕緊穿上衣服發現是自己的制服。
「這?」
「穿好了,那跟我走!」
「去哪?」
「別問!走!」
希羅拉著正皓的手離開房間,接著帶著數名護衛上直升機,然後槍指著正皓的頭。
「走吧。」
「是!」
直升機離開宅院後同一時間,飯店內的廢材與紐頓走入黑暗的房間中,這時房間燈亮楊麗坐在客廳當中的椅子上,身旁數名黑衣人手拿衝鋒槍對準兩人。
「W真大膽,不過也到此了,殺!」
楊麗一聲令下槍彈如雨射向兩人,但兩人早已準備全身穿著防彈膠衣、戴著防彈頭套,全身不受子彈穿透,兩人拿起槍枝對黑衣人掃射回去,楊麗見狀跑入身後的房間,兩人掃射完黑衣人過後便貼在門旁,接著紐頓轉動門把的瞬間一˙把刀插出門。
兩人馬上對門進行掃射,當門破壞過後發現只有黑暗沒有屍體,於是兩人拿出腰間霹靂包當中的體感眼鏡,注視裡面,發現房間內只有一人身影,兩人看了一下彼此過後,紐頓拿出口袋中的小型煙霧器往裡面仍去。
「交給你了,我去樓上看情況。」
「好。」
紐頓離開房間費材進入到側房裡,突然一把刀直面而來,廢材舉起槍擋下接著退出側間,而側房裡的人緩緩走出。
「沒想到調酒師也有這一面。」
「好說,不過,客人,該離開了。」
男子說完後武士刀瞬間劈砍而來,廢材另一支槍再次擋下,並擋下的同時抽出小刀往男子腹部砍去,男子反手擋住瞬間往上逼退廢材,廢材見狀不求戀戰將小刀仍向男子,男子擋下後廢材奪門而出衝上樓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