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2.相遇

汽車到處開往,人到處說明,走過一棟又一棟的大樓,拜訪一位又一位的名流。
參與、計算、思考在人群當中不斷輪轉,他坐擁在這三方之上觀看尋找,並利用話語將一個又一個串聯起來。
「少爺,快到晚餐了,你要吃什麼?」
後座的人沒有回答,駕駛座的他搖了搖頭說:
「立昂少爺,雖然事業要好,但身體要顧,你中餐只吃一個三明治,晚餐如果沒有補充適當的食物,可是會搞壞身體。」
「恩,我知道,漢中,納今天行程就先到這裡,回家吧,你煮給我吃。」
「好的,那我們先去超市買食材。」
車子開往附近的超商,兩人下車後在挑選食材時,立昂拿了一塊巧克力丟進籃子裡,漢中見狀看著他。
「少爺!我們是來買食材,不是點心。」
「巧克力也是食材,不是嗎?所以沒關係。」
他俏皮的回答讓漢中搖了搖頭,兩人走到青菜的地方,拉著推車的立昂慢慢地移動,想要趁漢中挑選時離開這一區域,但馬上被漢中拉住。
「少爺,我知道你不喜歡吃青菜,但為了身體健康,你還是要多吃一點才行。」
「好啦,但你可以放下你手中的東西嗎?我可不吃喔。」
立昂注視漢中手中的青椒,漢中將青椒稍微往上拋。
「青椒富含維生素C、膠原蛋白有助於補充軟骨跟骨質,像少爺常常爬上爬下的人更加要多吃這類型的蔬菜、水果。」
「但……」
立昂露出尷尬地笑容,漢中馬上將青椒丟入推車裡面。
「少爺,你相信我的手藝吧?」
「這、這是當然。」
「那就不要怕,知道嗎?」
立昂嘟起嘴說:
「好、好啦。」
立昂在吃上面全權交付給漢中處理,只因為習慣漢中的料理手藝。
「接下來…..」
兩人來到肉類區,漢中看著眼前的肉類說:
「少爺,你今天想吃糖醋排骨,還是咖哩雞?」
「咖哩好了,對了,家裡的黃薑粉還有嗎?」
「快沒了,那就麻煩少爺了。」
「恩。」
兩人買完時才回到家後漢中料理的過程中,立昂繼續處理公事上面的事情,處理完過後出來吃東西時發現漢中準備出門。
「漢中,你今天這麼早就要出門了?」
「恩。」
「我不知道你是有事?還是沒事?不過不要太晚回來,知道嗎?」
「知道了,少爺。」
「還有記得戴手環,要不然當作失牌者我可是會很傷腦經地。」
「恩。」
漢中背上側包準備出門,手擺之間,一條手鍊搖晃在半空,手鍊中夾帶著一顆珠子,雖像女生手飾,但這代表他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失牌者(註一),戰爭經過多少年了?」
立昂拿起茶杯喝上一口,緩緩想起在十年前與漢中的相遇……

十幾歲的少年踏足在沙漠上,背後一群大人在營地內討論下一個目的地要往哪邊行走?
少年拿著望遠鏡環顧四周尋找是否有商隊?或者與他們同樣的考古團隊,但在觀看中卻尋找到一個獨自身影,他注視著身影越走越遠、越走越遠,突然一陣風沙吹來,他趕緊走回車子旁躲避。
當風沙結束第一時間他衝去剛才人影行走的地方,他想獨自一人在沙漠中行走,不是傻瓜就是迷失者,要不然就是沙漠居民,但他在望遠鏡當中沒有看到駱駝之類的動物陪伴行走,那就代表那人是前面兩者其中之一。
他觀看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影,然後拿起望遠鏡在環顧周圍,依舊沒有那人的身影,他大喊著說:
「有人嗎?有人就快點回答!」
他大喊之間身後走來一名男子。
「兒子,你在做甚麼?」
「爸,我剛才在這個方向看見一個人。」
「一個人?獨自在沙漠?」
「是,他身旁沒有任何動物,我怕剛才的風沙將他淹沒了。」
「兒子,那是不是你的幻覺?」
「不可能!」
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兒子剛回去了,我們還得前往下個地方,不可以在這裡消磨時間。」
「但……」
「兒子!」
他轉過身往前跑了幾步說:
「再等我一下!」
「兒子!」
「爸!我真的有看到人。」
他再往前跑了幾步,男子走上前幾步說:
「兒子,危險!」
他突然一個不穩整個人跌下坡,突然一個身影跑來,四肢在沙漠中快速移動,並咬住他的衣服接著往男子身旁前去,男子注視著眼前身影說:
「你、你是感染者!」
他慢慢將少年放下準備離開時少年抓住他的披風說:
「抓住你了!」
他轉過頭看著少年說:
「放開!」
「我不要!」
「兒子!」
「老爸,根據世界條款,所有感染者都要有牌子,如果沒有牌子將會被處以徒刑,最高處形式死刑沒錯吧?」
「恩,沒錯。」
「然後賜牌者是必須領有世界公民的公民證的人才能夠賜牌;沒錯吧?」
「是啊。」
「而由於這項規定導致許多感染者隱藏在沙漠或者深山當中,避免被淪為處刑對象,對吧?」
「兒子難道你要收他為共生者?」
「恩。」
「兒子!不行,我不能讓來路不明的感染者(註二)成為你的共生者,且你知道共生者的意義嗎?」
「共生者(註三)是公民(註四)賜牌給感染者的一種名稱,且一旦感染者做出任何違反世界政府(註五)的法規時,公民也要一並承擔感染者的罪過,甚至一旦感染者觸犯死刑,那公民也要一同死亡,沒錯吧?」
少年冷靜地說完這段話時他緩緩開口說:
「既然知道,那就放開我,然後當作我不存在。」
「我不可能放你一個人在沙漠裡,然後我看你的樣子,我就想要賜牌給你!」
「兒子!」
「爸,請你答應我好嗎?且他可能知道要怎麼去下一個城鎮。」
「這……」
男子面有難色之間,他甩開少年的手說:
「我要離開了!」
少年再次抓住他的手說:
「不准!」
這時團隊的人慢慢走來看見他紛紛拿出槍枝。
「各位不用緊張,他是我的共生者,且他知道下一個城鎮怎麼去。」
「你!」
「如果在這個時候說你是感染者,你肯定會就地處刑。」
「我……」
一名男子走道三人身旁。
「他可以跟我們一同,但只能待在車子上面,可以嗎?」
「恩,那就麻煩你了。」
「我……」
他想拒絕但少年緊抓著他的手。
「走嘍。」
「好……」


註一:失牌者,身上無從辨識公民身分序號的人

註二:感染者,在一百年前爆發一場病症,受到感染人體將會有些部位變成動物的其中一部份,例如:輕微者身體出現魚鱗,臉上有腮,嚴重者出現獸爪、兔耳,末期者身體宛如野獸一般的存在,且一旦跟感染者交配,生下的下一代將會更加嚴重,甚至出現完全以動物型態過活的獸人。

註三:共生者為世界人權特殊法條第一條保障者的社會名稱,公民可賜自己的身分序號給感染者,讓他們能夠生活在一般的社會當中,但公民必須承擔他們的所有行為,一旦感染者做出任何違反法律的事情時,公民都必須一同承擔感染者的懲罰。

註四:公民是世界政府認證的人類,身上沒有帶特殊感染病症,且每年需要到政府認可的醫院檢查一次。

註五:世界政府,由於一百年前的病症爆發,導致世界各位呈現一場混亂,也在十年之間世界總人口減少了五分之四,剩下的五分之一人口在各國首都持續生活,然而人口急速短缺,迫使剩下的國家同意派出一名代表組織世界政府,並由這些民意代表制定世界的法規且執行等行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