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4.定義

所謂的人是怎麼樣子?
所謂的怪物又是怎麼樣子?
吵雜的聲音使他慢慢睜開了雙眼,他緩緩爬起身發現自己睡在沙發上,他抓了抓頭看向廚房裡的漢中。
「早安~」
「早。」
他甩了甩頭,扭了扭脖子。
「老師,如果下次我在睡沙發,你就叫我起床,因為躺一覺起來實在不是很舒服。」
「好,下次我會記得,還有少爺,別叫我老師。」
他站起身說:
「那也別叫我少爺,好嗎?」
「好啊,陳先生。」
「哦……這樣叫好陌生,不過叫我少爺又太過,啊!對吼,你在那段時期叫我甚麼?」
「……少爺。」
「你!哀~算了,既然這樣我還是會繼續叫你老師。」
漢中搖了搖頭說:
「真是凹不過你,算了,隨你想怎麼叫就怎麼叫。」
「哈,好啦,我先去換衣服,等一下還要做點運動。」
立昂稀鬆平常地運動回來,然後換好西裝搭上汽車去上班,一天天過去,同樣的上下班不斷循環,他站立在陽台上注視下方的車水馬龍,手中的啤酒小飲一口。
「漢中,你確定不喝?」
「我剛才已經喝完一瓶了。」
「才喝完一瓶,還有三瓶呢。」
「少爺怎麼心血來潮想喝啤酒?」
他看著腳邊的瓶酒罐,立昂扭了扭肩頸。
「突然想喝,且你不覺得酒有一股吸引力嗎?」
「確實,不過喝多了也是傷身。」
「也是,不過今天就想喝完這幾瓶才睡。」
立昂轉過紅潤地臉龐注視漢中,然後緩緩抬起手觸碰他,他轉過頭看立昂。
「怎麼了?」
「你都沒有甚麼改變,就如同那時候見面一樣。」
「少爺,你喝多了。」
「啤酒的酒精濃度才多少?我怎麼可能會醉。」
漢中搖了搖頭。
「我不是說你酒醉,而是你心醉了,最近要不要去找朋友聊天?」
「朋友?我有嗎?出了社會還會有真正的朋友嗎?」
「你……」
立昂將手中的啤酒一口飲盡後丟在地板上。
「我的朋友只有你,漢中。」
「謝謝你,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多交點朋友。」
「哈,這個行業待久了,真不知道誰是誰的朋友,或者誰是我的朋友,整天勾心鬥角,話語在上不是針鋒相對,就是明爭暗奪,又或者不夠強悍時就暗箭一枚,你說這世間誰是感染者?誰又是人民?又有誰是真正的共生者?」
立昂說完後坐在陽台地板上,然後打開身旁的啤酒喝上一口。
漢中蹲下身將立昂手中的啤酒拿走並一口入喉。
「真不愧是漢中,果然是大男人!」
「少爺,如果你想離開,我可以帶你走,如果你想要去哪,我都可以帶你去,如果哪一天你不想要我,可以叫我離開,這些我都可以幫你達成。」
立昂緩緩舉起手說:
「可以再讓我看你那臉龐嗎?」
漢中臉龐逐漸改變成一副似狼似狗的模樣,立昂雙手抓住他的臉龐,頭慢慢靠近他的前端,漢中鼻息之間吹襲在立昂臉旁。
「果然很帥氣,漢中……」
立昂緩緩往後倒落在漢中柔軟的手臂上,漢中慢慢變回人類的模樣,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他抱起立昂走回房間並將他放在床上,蓋上被子後坐在地板上,輕輕撫摸過立昂的瀏海。
「你果然還是不習慣喝酒,雖然一直模仿大人喝酒,但一下子就酒醉的你,仍然還是小鬼呢。」

醉醺的少年搖晃著身軀在營地亂晃,大家見少年的模樣不經捧腹大笑,因為前幾個分鐘還在自我捧吹的少年,喝上幾口白蘭地後就醉酒不知人醒,到處搖晃之間來到他身旁,少年抓住他的衣袖。
「你為甚麼會在這?你在這裡做甚麼?還有你是在哪出生地?從你的皮膚以及頭髮;還有口音氣息都不像非洲人,你到底是誰?為何來這?啊~如果我沒猜錯,難道是幾年前的軍人嗎?幾年前聽說軍隊在這活動,然後有幾名共生者因為某些原因而逃走,是吧?是吧?」
少年拉扯對方的衣袖,但對方毫無動靜,眾人在一旁笑笑地看著兩人。
「哈,會不會覺得覺得這小鬼很吵?」
他看了一眼少年,少年在他身上不斷拉扯,接著還走到他身後拉起頭髮。
「你看惡魔!我是惡魔!啦啦啦~」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後點了點頭,突然少年往前靠在他背上沉睡,他轉過頭看著少年沉睡的臉龐;不經臉上露出許久的笑容,像是看到某些熟悉的影子出現在身旁。
「沒想到你笑起來挺不錯,要是身旁有女生,肯定煞到你不成。」
男子走到身旁並將手中的水杯遞給他,且坐在他的身邊。
「稍微喝點水吧,整天下來都沒有看到你喝半點水,且還離營地有段距離,怎麼了?你就這麼不想和我們親近嗎?」
他喝上一口水,雙手捧著水杯,雙眼注視晶瑩剔透的亮面。
「你真的想讓我成為他的共生者嗎?」
「哀~只能說他的人生碰上我這樣的父親,以及那樣的母親,如果可以我不只希望你可以成為共生者,還可以成為他一輩子的朋友,畢竟他跟著我到處旅行,就算認識很多人,但除了我之外,沒有一位長久跟他相處的人,而你雖然是感染者,但是他第一次提出這樣的要求,且看他的表情十分堅定不已。」
「但像我這樣的人不是很多嗎?」
男子露出淡淡地笑容。
「沒有,畢竟世界政府的法條那樣規定時,就注定你們已經不存在我們的社會當中,這個你應該知道吧?」
「恩……」
他垂下臉龐注視杯中的倒影,男子站起身伸懶腰說:
「這幾天的觀察,你沒有什麼問題,就看你願不願意留在他身邊,反正我不會干預你的決定,當然如果你決定要離開,我是可以強迫兒子放棄。」
「恩……」
他點了點頭。
男子緩慢走幾步後轉過頭說:
「對了,把他背進來吧,在外面睡覺會中暑,且現在的太陽正烈呢。」
「恩。」
他揹起少年時傳來耳邊的話語。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