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11.危機一秒

立昂猛然轉過頭看著來者,她馬上收回手。
「抱歉。」
「你……」
雙眸不自覺映入對方臉龐,他深深地注視眼前人,微微張開嘴唇,說不出任何話語,那似曾相似的感覺,以及熟悉的氣息,他想起了以前的某人。
「抱歉,我認錯人了。」
她轉身之時手指間反射出一道亮光,立昂臉龐沉默,暗暗嘲笑自己;因為對方怎麼可能等待當時那名失去父母的窮孩子?
「你在做甚麼?」
話語打散了沉思,立昂轉過臉龐注視身後的漢中搖了搖頭。
「我沒事。」
立昂遠望女子離開的身影,漢中隨著立昂視線過去,不經拍他額頭一下。
「這位少爺別在意淫了,快點離開對付其他三人吧。」
「你說神意淫了!還有我正在想他們三人跑去哪了?」
「一位應該在發電室,畢竟能夠關掉這電源的只有發電室。」
「那誰去?」
漢中馬上指立昂。
「你去查看,畢竟去發電室的只有一人,畢竟從他們的裝備上一人應該就足夠了,然後另外兩人我再去別處找尋。」
「好。」
兩人分配好後立昂馬上前去發電室,發電室上面非工作人進入的立牌有些傾斜,於是他轉動門把發現是打開,於是走入裡面四處觀看,而漢中四處走到尋找不是三人蹤影,反而是在找尋比力的蹤跡。
他看見比力的身影往休息室走去,他跟隨上去走入迴廊當中,突然一顆拳頭在他轉彎時揮出,他馬上往後閃躲,然後貼在牆壁上小心翼翼地想要探頭出去,可探出時發現一顆子彈往自己射來,他馬上又縮回去。
發電室當中立昂已走到接近開關的地方,觀察四處閃逤的燈光沒有半個人影,於是準備回去時聽到細微的聲音,他再次環視身旁所有景物,但在幽暗的地方能夠看到的地方有限。
他拿出口袋的手機準備打開手電筒時;發現身後突然傳來急蹋的腳步聲,他馬上回過頭一隻手帶著銳利指甲福衝而來,立昂馬上往後下腰並順勢抓住對方的手臂,且馬上轉身壓低姿態一個過肩摔狠狠對付襲來者。
立昂快速地將對方壓制在地板並詢問:
「你是誰?」
只見對方臉上揚起一抹微笑後吐出一股氣,立昂危機意識開啟馬上閃躲開來,但那股殘留的迄仍吸進一些,立昂瞬間感覺有些精神不佳。
「你……」
對方見狀馬上雙手揮動,立昂也雙手阻擋對方攻勢且一步步往後退,當精神有點恢復時快速翻手一掌由下往上痛擊對方下顎,對方馬上往後退了幾步,整個腦袋如同重擊一般有些頭暈目眩。
立昂見狀上前想要一拳時卻發現雙腳有點使不上力,而對方搖頭之間稍微恢復一些精神,臉上表情有些憤怒,於是再度在立昂前面吐出一股氣,立昂馬上舉起手阻擋且一腳順勢踢出,對方被擊中肚子後有些痛苦地往後退。
「可惡!你這小鬼!」
立昂有些力不從心地往下半跪,對方見狀不經呵呵笑說:
「看來你已經沒救了,那就由我給你最後一擊吧!」
對方衝上前想要給立昂最後一擊時——碰!
對方倒落在地一動也不動,立昂身後再次傳來腳步聲,他緩緩轉過頭看不清來者面貌,對方緩緩接住沉睡的他,並臉龐靠近立昂的肩頸之間聞了一下。
「真是美味的帥哥……」

“雖然不想承認,但要在這種情況脫困十分困難。”少年暗暗心中想著。
「所以你的答案?」
對方有些不耐煩地詢問,少年抬起頭試圖找尋蒙眼布當中的縫隙,然後從縫隙當中探測出眼前人真正的所在位子。
「沒關係,就算你不說我也可以讓你說。」
她踏著婀娜多姿的腳步走到少年身旁,並伸手撫摸過少年的臉龐。
「再過幾年或許就會成為可口的男子,不過現在我必須讓你吐露出真相。」
「你…..」
少年緊張地流出冷汗,因為他想對方應該是拿出甚麼逼犯用的吐露劑;或者類似讓人痛不欲生的藥劑等等,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注入類似安非他命這類型的毒藥,讓自己一輩子也無法擺脫對方的控制。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懊悔當中不斷充斥著憤怒的情感。
碰!
一聲巨響從少年身後傳來,眾人注視著身後開入的車子。
「你!」
說不出的話語換來掃射的子彈,她見狀馬上閃躲開來並大聲吼說:
「大伙快撤退。」
在場的人紛紛閃躲離開,只剩下少年一名,車子上的人一位一位走下來,而男子衝上前將少年的繩子解開,然後少年解開布巾見到男子後馬上擁抱住他。
「好了,沒事了,沒事了。」
男子舉起手拍了拍安慰少年,少年與男子相擁一段時間後他走來。
「此地不可久留,我們先回去吧。」
「回去哪?」
「營地。」
「恩。」
男子站起身抱起少年並將他送入漢中手中說:
「保護好他,明白嗎?」
「恩。」
漢中點了點頭,男子轉過身走向車子,漢中抱著少年也走向車子時,男子搖了搖頭說:
「你不可以跟我們去。」
「等一下!為何?」
「你得保護我兒子,且你是他的共生者就應該設法將主人送到安全地,不是嗎?」
「但……」
漢中看下懷中不知何時沉睡的少年說:
「可這小鬼需要你,要是你如果發生什麼意外;我怎麼可能對小鬼說明?」
「不用擔心,我會平安回來。」
「不行!我不同意,況且我又還沒答應他成為共生者,別亂將我跟他配上一對!」
漢中堅定且反駁的語氣讓男子緩緩吐出一口哀嘆。
「好吧,要是你不想照顧他,那就讓他跟我一起去犯險吧,畢竟他是我唯一個親人。」
「你……」
男子緩緩伸出雙手想接過時,少年卻緊張地雙拳抓住漢中的衣衫,漢中從背後感受到少年的恐懼後;低下頭再看露出害怕表情的臉龐,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要平安回來喔。」
「恩,再會。」
男子搭上車子開離兩人身旁,兩人身後聽留一人說:
「我們在這等車吧,等一下就會有人來接我們了。」
「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