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12.姊妹

緩緩睜開地雙眼,映入眼簾地是巨大的黑影,他緩緩舉起手準備弄開黑影時;一隻手伸來抓住他。
「這位先生,你想對我妹做甚麼?」
他腦中瞬間打轉馬上爬起身時臉龐衝擊到柔軟的東西,回過頭牙齒不斷顫抖,注視著眼前的”她”。
「我、我、抱、抱歉!」
他轉過身土下座向對方道歉,雙手有些不穩稱了幾秒鐘後整個人從沙發上跌下,對方見狀想伸手拉住他但已經來不及了。
「痛、痛。」
「帥哥,你還真幸運居然遇到我們兩姊妹。」
「我……」
立昂雖想爬起身但身體卻力不從心,他努力之間只能稍微用手撐住一旁的椅子坐起身。
「你們是誰?我……」
立昂回想起剛才的事情,然後觀察兩人的裝扮,一人身穿黑色西裝然後佩戴黑色手套,且留有黑色長髮有點像護衛,可卻隱隱散發出來的氣息與一旁的女子差不多。
身旁女子在前不久才見過面的人,所以印象深刻,不過換過衣服以及臉上的妝扮有改變過,且頸間還有一點少許的粉末,應該是在急忙當中改變。
「可以起來嗎?」
「可以。」
立昂勉力地站起身,可不到五秒鐘時間整個人往前傾斜,兩人見狀紛紛伸出手想要接住他,可唯有上前一步的她抱住了立昂。
「你這麼想在我身上嗎?」
她臉上揚起一抹詭異地笑容,立昂馬上往後退可身體有坐在地板上,坐在沙發上的女子打了一下身旁的她。
「姊!別這樣玩弄人家,還有你中了毒所以要好好休息。」
「我……」
立昂想到剛才那人吐出來的氣,他緩緩抬起頭注視著兩人。
「請問可以帶我去給醫生看嗎?」
兩人紛紛搖了搖頭,她摸著下巴說:
「因為這是感染者的特殊病症,所以一般的船醫也無法解決,雖然這塊大陸是最容易聚集感染者,但這類型的郵輪也不會這麼隨意放感染者進來,所以就不會有專門研究感染者病菌的醫生在。」
「恩,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夠給船醫看一下。」
坐在一旁的女子搖了搖頭說:
「你不能隨意給船醫看,因為感染者會感染其他人,如果身為世界公民的你被查到感染,那你的情況會怎麼樣就不必我多說。」
「你是誰?」
立昂聽完這番話語後詢問兩人,兩人彼此看了一眼後她說:
「我是碧昂絲,她是嘉菲爾。」
立昂聽完簡短說明後再次詢問兩人。
「你們兩人似乎對我的事情很熟悉,你們兩人是誰?」
「你忘記了嗎?」
「我忘記什麼?」
立昂感覺對兩人有些熟悉,但在記憶中卻找尋不到兩人的身影,兩人聽到這樣反問問題後再次看了彼此一眼,碧昂絲臉上揚起一抹微笑。
「你不記得就無所謂,然後剛才已經有為你施打過暫時的解毒劑,所以不必太過擔心。」
「恩……」
立昂勉力地想要站起身,但站起時仍就不是很穩,整個人往後踏了幾步,碧昂絲想要上前扶正立昂,但他舉手阻止了碧昂絲。
「讓我自己來,還有外面還有我朋友,我不可以不管他。」
「他沒事的。」
「你怎麼可以確定?」
立昂緩緩靠近身後牆壁讓自己能夠站立起來,雖然還是有些力不從心,可身體狀況隨著呼吸以及心跳;還有解毒劑也逐漸恢復的狀態。
「你先好好休息,如果真不放心我可以幫你去找。」
嘉菲爾站起身一邊說一邊走到立昂面前,並雙手溫柔地撫起立昂的臉龐,立昂臉龐不經被這股溫柔包圍,他縮起下巴一臉害羞地點了點頭。
「那、那就麻煩你們了。」
立昂答應後嘉菲爾轉過頭看向碧昂絲,碧昂絲一臉無奈地說:
「你們兩人好好待在這裡就好。」
「姊,我可以。」
「你就不用了,況且有你在他身旁會比較好,那就先這樣,你們就在這裡好好休息。」
碧昂絲離開房間,立昂雖然有些緊張但體力依舊沒有恢復的身軀隨牆壁慢慢坐下,嘉菲爾蹲下身靠近立昂。
「你沒事吧?」
立昂低下臉龐舉起手一臉懊悔的表情。
「抱歉,不過謝謝你們。」
「恩……」
嘉菲爾如同母親般擁抱住立昂……

醒來過後的臉龐宛如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事情,他緩緩爬起身注視到一旁的漢中,舉起手輕輕撫摸過漢中柔軟地頭髮。
柔順如同撫摸小狗般的感覺,不經讓他繼續摸下去,臉上揚起一抹淡淡地笑容,大概是內心被這股柔軟以及安詳沉睡的臉龐給治癒。
粗曠中卻不失溫柔,雖然有點沉默可卻隱隱散發出一股吸引人的氣息,他慢慢搓揉起對方的髮絲,對方轉動了一下頭,他緊張地收回手並不經地說:
「對不起……」
可對方沒有醒來,於是他轉過頭觀看外面的景色,發現已經是晚上,他撫摸肚子發現有些飢餓,他小心翼翼地雙腳不時眼睛觀察對方是否有醒來?因為他不想打擾對方睡覺。
當他坐在床邊準備站起身時,整個人施力沒有弄好,屁股馬上坐下引起一震,他馬上轉後頭看向對面的漢中,這時漢中緩緩睜開雙眼。
「你要做甚麼?」
「我肚子餓,想吃東西。」
「現在可沒有東西讓你吃,畢竟現在時間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漢中指向一旁的時鐘,他馬上垂下臉龐一臉失望的表情,漢中同時伸了懶腰說:
「我可以幫你弄點東西,至於好不好吃就另當別論了。」
他轉過頭點了點說:
「好啊,那就麻煩你了。」
「恩。」
漢中站起身走出房間,過了一段時間後他走回房間;端了一碗簡單的粥,他走到立昂身旁坐在椅子上,拿起湯匙準備餵立昂時,立昂揮了揮手。
「我自己來就好了。」
「這碗有點燙,我幫你拿吧。」
「恩,那就麻煩你了。」
立昂接過漢中手中的湯匙,然後吹了幾口氣並用舌頭稍微碰觸確認溫度,才一口接著一口將粥吃完。
「還要嗎?」
立昂搖了搖頭並慢慢躺在漢中的大腿上,漢中一臉尷尬地說:
「怎麼了嗎?」
「沒有,只是……」
他慢慢閉上了雙眼然後在漢中的大腿中沉睡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