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14.揣記

漢中看著眼前緩緩走來的女子,他緩緩變成人類的模樣。
「你不是離開了嗎?」
「這說來話長,不過我已經見到他了,謝謝你,漢中。」
她揚起溫柔地笑容,突然身後出現一個膨大的身影,並帶著憤怒地嘶吼襲擊她,漢中見狀馬上將她拉到胸懷當中,且轉身阻擋對方攻擊。
一爪劃落撕裂以破碎的衣衫,漢中抱著她跪在地板上,喘息之間顯露出疲態,對方見狀想要在一次時,一道銳光閃過她的眼前,對方頭顱已與頸肩分離掉落別處。
「你們沒事吧?」
溫柔聲音傳入兩人耳中,漢中轉過頭見一抹黑影後倒落在她身上,比力搖了搖頭。
「真是的,有夠麻煩……」
簾幕下沉睡地人隨一陣疼痛睜開雙眼,瞬間爬起的身體一陣撕裂感湧上漢中的心頭,他猙獰地喘息間一隻手緩緩撫摸他,他轉過頭在迷茫下的黑影。
「你……」
臉上揚起一抹笑容,他猛然抱住對方說:
「你回來了!這次不要再離開,知道嗎?」
對方被這突然的情感嚇到,而他眼眸中不經流出淚水並聞對方的氣味,發現這股氣息有些不同,再睜開雙眼將對方注視在眼眸中時,他馬上鬆開雙手。
「抱、抱歉,我……我……」
臉頰微微泛紅似乎對自己的情緒感到害羞,漢中抓了抓頭頭髮說:
「少爺,你沒事就好。」
聽到這句話的立昂眼神飄移一旁說:
「也不算沒事啦,去到發電室時遇到感染者,不過有人幫忙,所以……」
「恩,我知道了。」
漢中稍微觀察了一下立昂身上的衣服,以及剛才那氣味中夾雜著不同的味道,還有憶起剛才那名女子的事情,所以在這些判斷下他知道立昂也被女子救了。
他轉過頭發現兩個人站在一旁,他尷尬地轉回頭然後躺回床上,接著將被子蓋住自己的頭。
「沒想到,戰神居然也會有這樣一面,真是沒想到呢。」
「你們真是可惡!」
比力伸出手搓著被子說:
「看來這些年你過得不錯呢。」
「你這是甚麼意思?」
漢中從被子中探出半張臉,比力搓磨手掌。
「沒甚麼意思,不過看你有這些情感感覺還不錯。」
「你腦筋是不是又再打什麼歪主意?」
漢中坐起身注視比力以及身旁的女子,女子笑笑地點了點頭後說:
「我先離開了。」
「恩,再見。」
比力點頭注視女子離開房間,漢中與立昂兩人看住女子離開後對視比力,比力搖了搖頭。
「她不是你們想的那層關係,況且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人有稍微觀察她,確實她是一名殺手,不過目前已經沒有從事了。」
「看的出來,畢竟她戴著手套。」
「恩,然後戰神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能說這件事情;我也很驚訝。」
「好吧。」
兩人交談時房門打開,兩名女子走入裡面,立昂站起身走到女子身旁說:
「漢中向你介紹,她們是救我的人,她是碧昂絲,另一位是嘉菲爾。」
「你們好,感謝你們的相助。」
漢中有禮向兩人道謝,嘉菲爾端著救護用品走到漢中身旁。
「既然醒來我在為你換藥。」
「感謝。」
嘉菲爾熟練地將漢中身上的紗布換下,然後從新塗上藥膏接著在弄繃帶上去。
「請問嘉菲爾小姐做過護士嗎?」
比力向她詢問,她搖了搖頭說:
「沒有。」
「你的技巧很熟練。」
「謝謝。」
兩人交談間嘉斐爾已將收口包紮完整,立昂點頭向嘉菲爾道謝,一旁碧昂絲注視著漢中臉上仰起一抹笑容,並輕輕地將門關上。

陽光炙熱兩人臉上冒出汗水,少年笑笑地看著眼前他。
「遊戲?什麼遊戲?我可不玩鬼抓人或者一些小孩子玩的遊戲,對了,賭博性質也別找我玩,因為連我老爸都輸我一筆錢。」
「小鬼,看你很有自信,不過我們不是要玩那些遊戲,因為我知道你不會滿足,尤其是現在想要闖進遺跡當中,且看你的表情似乎可以找到那一瞬闖入。」
「但那一瞬已經被你阻止了。」
兩人緩緩靠近彼此。
「可你仍然可以找到下一個瞬間不是嗎?且讓你觀察時間越長可以潛入的機會不就越大?」
「那在這樣充滿好奇心的我之下,要玩甚麼遊戲才可以滿足我呢?」
「小鬼,自從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就知道你不單純,還有前些日子碰到的那人,你與他角力很厲害。」
「那又如何?那跟接下來你說的遊戲又有什麼關係?」
漢中轉過身緩緩走上前幾步。
「你現在可以喘測出我的身世嗎?」
「每個人都有秘密,況且小說中的人物,生活中的人物,要完全真實存在是不可能的事情,看再多的推理,也只是僅供參考。」
「你很有自信,那是一件好事,不過過多的自信可就不是很好。」
「漢中,如果你只是單純想要拖延我進入遺跡當中,那免了吧。」
少年一臉失望且喪失興趣的表情,漢中轉回身指向遠處的男子。
「我們來揣測看看那人,怎麼樣?」
「揣測?」
「是,你可閱讀過亞瑟的著作?」
少年臉上揚起一抹燦笑。
「你也讀過?」
「畢竟是19世紀的名人。」
「那甚麼遊戲?」
「他擅長什麼?」
「推算。」
「是。」
兩人會心一笑後立昂搓磨雙手說:
「你輸定了。」
「不一定。」
「畢竟他可是在我身邊一段時間了。」
「可人會改變不是嗎?」
「確實,那推算甚麼?」
「掛心的事情,如何?」
「妻子。」
「三名孩子,三名都上了國小,目前有一位要準備進入高中,他煩惱孩子的功課。」
「如何判定?」
「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回家一趟,且大男人主義的國家,男孩子為優先,且四十幾歲的男子不太會表達愛意,所以打電話回家不是問候妻子,而是詢問孩子的功課,因為在這個社會當中,仍然重視智慧,不是嗎?」
漢中轉頭看著少年,少年露出燦爛地笑容說:
「厲害確實整個社會依舊是這樣轉動。」
「那接下來……」
兩人之間開始揣測每個人的一些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