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18.隱藏

鎗林彈雨是天空下的布幕,血腥氣味彌蓋了沙漠中的廢墟,殺戮的喊聲有誰聽的到?小孩的哭鬧聲又有誰明瞭?
一道傷疤,一道痕跡,憤怒的眼神,悲鳴的哭鬧,說得動誰?再多的紙筆也只是被這一場單方面的屠殺給很掃而過。
他們一路走來;一路走去,經過的不留下任何活物,只餘一片淒涼給天地消磨。
為何沒有感情?為何沒有悲傷?為何可以不眨任何一隻眼;留下任何一滴淚,徐徐詢問地雙目靜靜地睜開雙眼,注視;觀看,祈求他們能有一天消失在這片大陸上,祈禱他們能有一天放下手中的武器。
雨慢慢落下,滴答聲抨擊窗戶,像是在討債般地撞擊窗面,人的臉龐露出了恐懼、害怕地表情。
可以不要再繼續嗎?這般暗暗在心中祈禱,但窗戶外的水滴卻回答他——
不行,不行,不行——
永遠不行,永遠銘記,永遠記得。
他慢慢睜開雙眼,緩緩爬起身看向窗戶,無神地單單注視著窗戶外的雨水。
「漢中?」
立昂走到漢中身旁詢問:
「你怎麼了?」
漢中沒有回答,立昂跟隨漢中的視線看向窗戶,外面下著磅礡大雨,並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漢中,你要吃東西嗎?」
他依舊沒有回答,立昂想伸出手搖晃他,但不知為何看到他無神地表情就打消了念頭,他臉上露出淡淡地笑容說:
「你現在沒有任何大礙,所以漢中你在這裡好好休息,如果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告知我一聲。」
立昂站起身走出了病房,比力此時從電梯走到他面前。
「他醒來了嗎?」
「恩,但好像有點怪怪地。」
「怪怪地?」
「恩。」
立昂眼簾垂下,比力見狀拍了拍立昂的肩膀說:
「別擔心,他是漢中。」
比力說完後走入病房裡面。接下來的幾天他跟比力互相照顧漢中,但漢中這段時間宛如活死人,需要有人餵食、飲水、上廁所甚至到洗澡,除了這些時間外他看著外面的雨。
「這雨已經下了好幾天。」
立昂跟身旁的比力說,比力放下手中的書。
「是啊。」
「恩……」
兩人靜靜等待,當傷口好的差不多時醫生告知可以回去,兩人帶領漢中回到飯店並將他安頓好。
「那我就先離開了。」
比力離開房間,立昂坐在漢中身旁說:
「我不知道你的過去,所以不了解這場雨對你有什麼意義?或者說雨中你回憶初甚麼這點不知道,只是如果是想起某人,就去尋找吧,不用擔心。」
漢中緩緩舉起手撫摸立昂的頭髮,立昂雖然想將他的手撥開,但看著他的表情卻輕輕嘆了一口氣,任憑漢中撫摸自己的頭髮。
不了解;不清楚;不知道,就算推論也難以理解一個人的過往,因為他人不會是那書寫別人生命中的筆……

奔走雙腳已不知走了多少路,他氣喘吁吁地緩緩停下了腳步,他抬起頭觀看四周發現自己身在沙漠上的公路上,遠處可看見金字塔,轉過頭後方還依稀看的到城鎮的房屋。
要回去嗎?這樣詢問著他自己,可回去了又能怎麼樣,心中想要繼續往前走。
當要踏出第一步時整個人跪在地板上,汗水如同下雨般流下,他意識到自己唇舌十分乾燥,突然間意識到自己體力不行,且有中暑脫水的情況發生。
他想努力站起身可雙腳已不聽使喚,整個人趴在地板上喘氣之間逐漸減弱,他自嘆自己就要在這裡離開了。
臉上不經露出微微地笑容,原來離開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只因為搞不清楚狀況就讓身體超出負荷,只因為想要多了解父親的狀況就弄成這樣,他還疑自己是聰明還是衝動,或許是自己幼稚吧。
慢慢地雙眼隨著陽光閉落,突然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他緩緩睜開雙眼。
「原來天國這麼香。」
朦朧地雙眼緩緩舉起手碰觸眼前的事物,柔軟且手掌剛好可以掌握,這樣觸感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有過,他捏了捏後感覺眼前一抹黑暗降下,接著是疼痛以及血脈衝鼻的感覺。
「你這個色狼!」
少年坐起身看著眼前少女說:
「你是誰!」
「你這個色狼!」
「我!」
少年看向四周發現自己在飯店裡面。
「這裡……」
「這裡是飯店,因為醫院沒有開,所以就帶你來我們房間,然後想說你在床上好像不太舒服,所以就……就……」
少年發現自己剛才躺在少女的大腿上,臉龐不經紅潤且馬上站起身說:
「抱歉!」
「沒關係,話說為何會倒在那裏?跟你在一起的男子呢?」
「他……」
「沒關係,我知道你們住在隔壁。」
這時房門打開走入一名男子與一名和少女感覺差不多年紀的少女。
「姊,我們回來了。」
少女走到她身旁,男子來到少年身旁並伸出手撫摸額頭。
「感覺差不多了,碧昂絲將水拿來。」
「好。」
碧昂絲站起身走到冰箱拿出一灌水遞給少年,少年一口一口將水喝光,男子轉過身說:
「既然差不多了,那不好意思,請你離開。」
「……」
「爸~」
碧昂絲走到男子身旁,男子搖了搖頭,少年見兩人舉動緩緩站起身說:
「抱歉,打擾了,我先離開。」
「恩。」
碧昂絲注視少年離開房間,少年關上門時發現一名男子站在他們房間門口,他走到男子面前問。
「請問你是誰?」
「請問你是立昂先生嗎?」
「是。」
「那請問漢中先生在嗎?」
「他……」
少年觀察眼前男子西裝筆挺,手指強而有力,且腰間藏有一把小型手槍,以及耳朵有一條痕跡。
「沒關係,我們會找到他。」
「你是比力的保鑣?」
男子話語稍稍停頓後說:
「是,然後比力先生想請你們來一趟。」
「去哪?」
「醫院。」
「?」
少年困惑地看著他,他臉上揚起一抹笑容說:
「還是要等漢中先生?」
少年思考了一下後搖了搖頭。
「不用,我們走吧。」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