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19.欺瞞

一天天過去,立昂看著坐在床邊的人背影,他依舊注視著窗戶面的景色,雖然有多餘的話語可哪種感覺就如同立昂失去的那一刻一樣。
「我該怎麼辦?」
立昂詢問躺在床上的三人,三人沒有一人回答他,他緩緩站起身走出房間,來到一樓看見比力正在泡茶,他走到比力身旁說:
「我該回去了。」
「等一下,先喝完這杯茶再說。」
比力端著茶水走道桌面,立昂拿起茶杯,茶杯散發出一股清香味,他不經緩和一些心情,第一口入喉清淡地甜味慢慢充斥在腦海中,他將茶水喝完放下十比力再往茶杯裡面倒。
「三人我會好好照顧,而漢中我想你只能回去治療。」
「恩。」
「你們的機票訂好了嗎?」
「好了。」
「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下午。」
「恩,那祝福你,一路平安。」
「你也是,謝謝你,比力。」
「恩…..」
立昂道別比立後回到飯店,發現房間多了一雙莫名的鞋子,他走入裡面看見一名白袍男子坐在漢中身旁。
「你是誰?」
「你好,我叫Mr.Eddie,可以叫我艾迪。」
艾迪對著窗戶說,立昂緩緩走到距離艾迪三步差的位子。
「為何來這裡?」
「我很擔心他。」
「你很擔心他?」
立昂觀察艾迪身上發現打理地十分乾淨,而手帶著一雙白手套。
「你是研究者?」
「是。」
艾迪視線沒有離開漢中身上。
「你想對他做甚麼?」
「沒有做甚麼?」
「那可以請你離開嗎?」
「好,我離開,對了!」
艾迪站起身走到立昂身邊說:
「如果你想治療他們三人可以打電話給我。」
「你在說什麼?」
立昂抓住艾迪的手,艾迪轉過頭露出詭異地笑容,立昂馬上鬆開手。
「再會。」
艾迪緩步走出房間,當關上房門時立昂馬上檢查漢中的身上有沒有被怎麼樣?
「電話?」
立昂看見床頭牆面留有一張便利貼,上面寫著一組號碼,立昂在那天晚上思考是否要打給艾迪,因為那一抹微笑不經讓他覺得有些不安,思考過後就躺在床上睡著。
隔天早晨整理好行李過後立昂拿起便利貼,然後拿起手機打給艾迪。
『你好。』
『你可以治好他們?』
『殘缺的部分我沒辦法,畢竟肌肉都已經生成了,不過讓他們醒來的辦法我倒是有。』
『恩,好,那你現在可以過來嗎?』
『我已經在門口了。』
立昂站起身打開房門,艾迪站在門外看著他說:
「哈嘍。」
「你……該不會昨天晚上都在這裡吧?」
艾迪搖了搖頭說:
「沒有。」
「那你怎麼會來?」
「因為昨天等不到你的電話,所以今天提早來你房門等候,畢竟下午的飛機吧?」
「你怎麼知道?」
「我能夠查到你們房間號碼,且輕鬆地近來,你想說我怎麼查不到你買的機票時間呢?」
「看來你不簡單。」
「好了,走吧。」
「等我一下。」
立昂轉過身想去帶漢中時,艾迪雙手繞在立昂身上並頭靠在肩膀。
「你好香喔~」
立昂馬上轉過身推開他說:
「你這個變態!」
艾迪嘟起嘴巴說:
「幹嘛說人家變態,不過你長這麼帥肯定很多人追吧。」
「……」
「啊勒,難道沒有女朋友?好吧,沒關係,你有漢中就足夠了,況且這世界提倡男女平等,不是嗎?」
「你在亂說什麼?」
立昂立馬解釋可艾迪像是沒聽到一樣抓起他的手強行拉出房間。
「好了、好了,走吧~」
「等!等…..」

踢躂腳步聲快速來到醫院門口,立昂跟隨男子來到櫃檯,男子向櫃台人員說了幾句話後帶領立昂走到一處病房門口,兩人停留在門口外,男子敲了敲門,然後裡面的女子打開門。
「他是誰?」
「他是立昂先生。」
「恩,你先進來吧。」
「好。」
男子走入病房裡,立昂想跟隨進去但女子將他推出門外說:
「請稍等一下。」
「恩。」
立昂在外面稍等一段時間,房門再度打開,男子從裡面走出並跟立昂說:
「你可以進去了。」
「恩。」
立昂進入房間裡面,布簾遮蔽了病床,比力坐在走廊中央。
「好久不見,小少爺。」
「大叔,好久不見。」
比力站起身向他鞠躬說:
「抱歉,沒有第一時間通知你。」
「營地出現意外是嗎?」
立昂第一聯想到的事情就是營地,比力點了點頭說:
「營地被感染者襲擊,現場我找到的活口只有這三位。」
比力指向一旁布簾,立昂咬牙努力壓制下憤怒。
「我父親呢?」
比力搖了搖頭說:
「不知道。」
「誰通知你的?」
「沒有,我一段時間就會到那裏去觀察。」
「投資者?」
「應該算是吧。」
「聽你口氣,你是軍火商?」
「看來小少爺你頭腦動得很快,也是當初與你一談時就已經知道少少的訊息就可以推算出來,確實我是軍火商,這裡的武器販賣都是由我這個大盤商給底下的人去販賣。」
「那你知道那感染者在哪?」
比力再次搖了搖頭。
「雖然我是軍火商,但不是情報商,所以問我沒有用,再來小少爺你想怎麼處理他們三人?」
「可以麻煩你照顧他們嗎?」
「當然可以。」
「感謝。」
立昂轉過身準備離開時,比力在他身後輕輕說了一句話。
「別去報仇,明白嗎?」
立昂沒有回答打開門離開病房,男子見立昂出來後問。
「回去飯店?還是營地?」
「營地。」
「好。」
男子載著立昂前往營地,兩人到達營地駐紮區後立昂下車看見一片虛無,他轉過頭詢問男子。
「這是怎麼回事?」
「比力先生已經整理乾淨了。」
「你們!可惡!」
立昂皺起眉頭憤怒地握起雙拳,轉過身一拳想要擊向男子,但理智阻止了他,他緩緩收起拳頭跪下痛哭,淚水一滴一滴地流下,同時在病房內漢中從角落走出。
「感謝你。」
「不會,對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想先待在他身旁,等到他能夠獨立時我便會開始尋找。」
「恩,那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聯絡我,明白嗎?」
漢中接過紙張然後走出病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