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33.人心、目的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現在無人接聽……』
諾娃用力地將手中的手機仍在床上,然後看作在一旁穿著拘束衣的漢中,漢中也注視著他。
「你的同伴呢?」
「真是可惡!看來他們失敗了。」
「所以?」
「沒關係,我就先帶你去見金主,畢竟至少還可以拿到一半的錢。」
「這是正確的選擇,然後就從此也看不到我,更加省事。」
漢中尖銳地話語直刺諾娃心中,諾娃轉過身看著鏡面。
「別再說了,你的話對我是個……屁。」
「如果真是個屁又何必理會我呢?」
「你……」
「諾娃,認識你,我很開心,而你姊姊的事情我很抱歉。」
「如果真的感到抱歉,那又何必離開他身邊?」
諾娃回過頭上前抓起漢中的衣服,漢中垂下臉龐。
「你也知道,在那個村莊沒有一個正常人,且所有人都有病狀,一旦發病就必須離開,這就是規定不是嗎?」
「但是……但是姐姐說過會跟你一起離開,可、你為何還要單獨離開?」
「你不知道我發起症狀來會產生甚麼樣的結果,而我知道,當我那一刻醒來過後身旁的事物都會被摧毀,除了我自己本身。」
「可姊姊說過她會幫助你,你為何不信任她呢?」
「我不是不信任她,我是不信任我自己!」
漢中抬起頭注視著諾娃,諾娃咬牙切齒猙獰的模樣映入漢中眼眸中,諾娃雖然很想再與漢中爭辯,但話語卻如同卡住的水管般在喉嚨之間無法上來。
諾娃鬆開了雙手然後轉過身,她走上前幾步將床上的手機拿起來,然後再打電話出去。
『現在無人接聽……』
「可惡!」
諾娃再次重重地將手機仍在床上,然後打開床櫃上的包包,拿出裡面的針筒以及藥物,接著走道漢中身旁將針筒插入他體內壓制某部分的細胞。
「諾娃,抱歉……」
諾娃將手中的針筒往旁邊仍,然後抓起漢中的衣服稍微抬起看著他。
「你這人真是太可惡了!」
雖然眼眸中露出一絲凶狠但眼角卻不經意流出淚珠,為何自己要這麼喜歡他?為何自己要這麼陷害他?為何自己還在掛念他?
雙手緩緩撫摸過漢中垂下的臉龐,然後抱緊在胸口之間,臉龐慢慢靠在漢中的頭頂上閉起雙眼…..

『你所撥的電話無人接聽……』
比力將手機放在一旁,他注視著窗戶外的書店,閉門深鎖的模樣不經讓他嘆了一口氣。
「他們真是麻煩,跟一人說完後就打不通電話,再跟另一個人說完也一樣的情況,然後現在是我在自己找他們想要的真相嗎?感覺為何我要做這些事情?當初真不應該混入這灘水當中,不過這背後肯定有很大的錢財,不過那遺跡究竟有什麼東西,我之後在下去看時都沒有發現任何東西,但那時的保鑣為何跟我說他出來後怪怪地?」
比力稍微思考一下後往後躺。
「確實,小少爺出來過後確實怪怪地,可小少爺要回去前都沒有任何回答或者很不正常的地方,畢竟他就是一個很聰明的小鬼,聰明的人想些什麼真的很難讓人捉摸,連同那匹狼,唉~說道他們兩人就有點不太愉快,要不是看到那座遺跡上我也不想繼續,要不是軍火越來越難控管,我又何必混入這灘混水當中呢?真的是喔~」
比力抓了抓頭然後打開車門走下來到書店門旁用力敲門。
「有人在嗎?有人在請回答一聲好嗎?」
這時封閉已久的門緩緩打開,走出一名雜亂頭髮的人,身上的衣服寬鬆且散發出一股汗臭味,且頭髮上還有幾隻飛螢在盤旋,比力往後走了幾步看了一下四周以及書店的擺設,發現跟當初來的時候一模一樣,但為何會出現眼前人。
「怎樣啦!大叔,有意見喔。」
「大、大叔!」
比力聽到這句話雖然有點心痛,但自己也到了一把年紀了,所以深呼吸一口氣。
「你好,請問凱特在嗎?」
「甚麼?凱特?哦……」
她呆愣地看了比力一段時間,比例發現她的臉龐雖然有點骯髒,但卻有股熟悉的感覺。
「你就是凱特啊。」
「甚麼?不對,我叫傑西。請問大叔你有什麼問題嗎?」
「甚麼?等等!你叫傑西?」
「是啊。」
「那、那凱特呢?」
「你在說誰?」
比力雖然有些困惑但看眼前骯髒模樣不經顫抖了一下,接著走入裡面卻聞到一股別於剛來時的書香味,且書櫃上的灰塵乾淨如白,地面上的書本都納入架上,且燈泡明亮潔白。
「你……」
比力轉過頭看著眼前人與眼前景色簡直不敢置信。
「大叔,你幹麻擅闖別人家,還有一臉癡呆的模樣是怎麼樣?」
「沒有,不過你身上很臭呢。」
「等一下我就會去洗澡了,不過大叔可以請你離開嗎?」
「你說你傑西是嗎?」
「是的。」
「然後不認識凱特?」
傑西一臉困惑的模樣令比力十分不解。
「就說不認識了,你還要問幾次?」
「好好,我不問,然後可以請你幫我朋友一個忙嗎?」
「什麼忙?」
「聽說你電腦很強,是吧?」
「唉~大叔!」
傑西正當要抽出身後的手槍時比力上前抓住她的手。
「我可不會在上同樣的當!」
「嘖!」
「好了,願意幫我們嗎?」
「好啦,好啦,幫就幫,反正想利用我電腦技術的都沒有一個好人。」
「好人?世界上有真正的好人嗎?人啊~只有利用他人的人,以及被利用的人,大概就芬這兩種,而真正的無私也只不過是在利益之間的其中一項原因罷了。」
「又來一個愛碎念了人,說吧,你要查甚麼?」
傑西將手槍收回後面,比力鬆開手離開身旁。
「我要麻煩你幫我們查十年前關於恢復感染者的世界政府的資料。」
「你這是要叫我侵入世界政府嗎?這可不行,我可不能做。」
傑西搖了搖頭。
「你不能做,可見你曾經入侵過,或者你有能力入侵,是嗎?」
「不管怎麼樣,我不可能做就是不可能。」
比力雙手搭在傑西肩膀上然後十分認真地看著她。
「傑西,我拜託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