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35.深辱

立昂待在房間中已過了數日,他想著至從那一天過後艾迪就再也沒有來到這個房間,接下來都是那時身旁的兩名女子互相前來,可立昂都不敢隨意亂動,畢竟他不清楚房間外面是怎麼回事?且他總有個預感要是跟隨艾迪或許就能夠知道父親去哪了?
那一天他與艾迪談論發現話語當中,艾迪都沒有說到自己的父親死亡,只知道父親進入遺跡之後就沒有下落,而艾迪有提到他有進入到遺跡當中,可立昂卻一點印象也沒有,這些總總對於立昂來說都算是解不開的迷。
他躺在床上緩緩閉上雙眼,雖然想去思考那些問題,但思考過後又能怎麼樣?畢竟現在的他被人上了手銬,能活動的範圍有限,且出不了房間要如何解決問題。
拘束的感覺讓他十分無力,也讓他想起父親離開後漢中時常幫助他的日子,那段時間漢中都為他準備妥善,不管是餐點還是生活需要用到的東西,以及他想要一些甚麼東西,漢中都盡量滿足他。
「漢中,你為何要這麼做?」
他轉側看著窗戶外逐漸西落的陽光。
「你真的很傻。」
他不經自言自語不過也了解沒有人聽得到他聲音,畢竟這個房間就他自己一個人。
太陽西沉垂下的星光灑落一抹美麗夜晚,門悄悄地打開,人影被射入地燈光拉長了身影,他臉上揚起一抹笑容緩緩走到沉睡者的身旁。
放下手中的盤子,坐在床緣邊看著微彎的側身,眼眸注視沉睡的臉龐,手輕輕地撫摸過雜亂地頭髮。
他站起身準備離開時身後感覺被拉扯到,他轉過頭注視著立昂。
「好久不見,艾迪。」
「好久不見,立昂。」
兩人停頓了一下後立昂鬆開手指坐起身,艾迪則坐在床邊看著四周。
「看來你沒有像小孩子在胡鬧。」
「怎麼胡鬧?又沒有筆或者其他東西,難道我要將衣櫥砸了?還是櫃子摔壞,或者將牆面上的時鐘弄壞,做這些事情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好處,不過我比較想將這床給毀了,但是我可沒有像漢中那樣的力氣,不過你這時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你先吃晚餐吧,今天準備了燉牛肉湯以及海鮮義大利麵。」
艾迪指向櫃子上的餐點,立昂將托盤擺在雙腿上然後細嚼慢嚥,艾迪則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立昂吃完餐點。
「還要嗎?」
「我真搞不懂你為何要這樣對待我?通常電視劇或者小說、漫畫等等,都會說壞人都會虐待囚禁的人,不過你每一餐都準備很好的食物,且還有提供淋浴間,雖然無法泡澡有點難過。」
立昂語帶輕鬆且挑逗的語氣向艾迪詢問,艾迪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如果你希望,我現在就做這麼樣?」
艾迪手指挑起立昂的下巴,立昂馬上將他手指撇開。
「我才不要!」
「其實我說過,我只是想要遺跡裡面的東西,我不是真正為了殺人才做這些事情。」
「不過你還是殺了探索團的人不是嗎?」
立昂語帶諷刺的語氣詢問艾迪,艾迪深深吸了一口氣後說:
「我說過,那一次是一大群人去,所以他們的行動我無法掌握。」
「可是你不是帶團的人嗎?」
艾迪搖了搖頭。
「不是,我只是參與其中的一個人而已。」
「那你知道團長是誰嗎?」
「我知道,但你可以不用理會他,畢竟那人已經被漢中殺了。」
「甚麼?等等!你可以再說一次嗎?」
「當然,團長已經被漢中殺了,團長去到你們城市時,漢中就闖入飯店中殺害他,根據我得來的情報是這樣。」
「那……」
立昂緩緩握緊雙手。
「……這樣漢中不就報仇了?」
「恩,所以你願意幫助我嗎?幫助我得到遺跡當中的東西嗎?如果願意,我可以馬上將你的手銬弄掉,怎麼樣?」
艾迪緩緩靠近立昂,立昂馬上將艾迪壓倒在床說:
「快把鑰匙給我!」
「立昂,你仍然學不會教訓。」
立昂感覺到皮膚之間有股刺痛,他馬上鬆開雙手往後退。
「所以你不相信我?」
「從你口中出來地已經沒有任何信任可言。」
「看來你的態度十分堅持,那我只好……」
艾迪緩緩靠近立昂,立昂十分鎮定地看著艾迪一點一點靠近自己,然後艾迪伸出手指將立昂的下巴抬起,接著順著喉嚨滑下碰觸鎖骨,手指靈巧地解開一顆又一顆的鈕扣。
立昂徐徐地喘息聲隨著鈕扣一顆顆被解開逐漸地有些急促緊張,艾迪對於這樣的故作正經的立昂感到十分開心。
雙手慢慢將襯衫掀開裸露出衣服下的身軀;強健的肌肉以及潔白的皮膚且上面顯而易見地六塊腹肌,讓艾迪揚起一抹笑容。
艾迪雙手慢慢沿著腹肌摸到旁邊的腰間,並順著腰間往上撫摸到胸口處,然後手指碰觸胸口間粉嫩的圓點,且感受到立昂正微微顫抖中。
他舔抹過牙齒露出邪惡地表情,張開大嘴伸出舌頭舔抹著立昂的腹肌,立昂不經感覺自己被侵犯,雖然眼前是男人但卻有股屈辱在心頭揮之不去。
「你……夠了……」
艾迪緩緩抬起頭注視著立昂。
「你說我夠了?是你自己想要這樣。」
「我又沒說。」
「但是你的身體已經說了不是嗎?」
艾迪語帶挑逗地並手指慢慢沿著立昂身體幅度滑落到褲頭間,立昂想要舉起雙手阻止,但怕雙手碰觸到艾迪會再度受傷,於是任憑艾迪慢慢將褲頭解開,立昂閉上雙眼不敢注視艾迪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立昂感受到褲鍊被慢慢,然後感覺到艾迪手指正在撫摸自己敏感的部位,他雖然想要反抗,但不知道該如何反抗。
「累積了這麼久,需要我幫你解決嗎?」
立昂慢慢睜開雙眼,身上地汗水也隨著緊張流下。
「艾迪,住手……呼~呼~」
「你叫我住手?但你的身體卻不想,怎麼辦?」
艾迪語帶戲弄,立昂猙獰地撇開臉龐。
「我求你,住手,好嗎?」
「恩,當然可以,把衣服穿好吧,明天我應該還會再來。」
艾迪離開房間後立昂捶一旁牆壁。
「可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