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2.忘、幻想、可愛男

鳳凰花開,大考隨著男人們的汗水消失,且畢業證書在手中的搖擺,也告知了去一個階段的通知。

「別看我,就說別看我了。」
「你哭了?」我注視著眼前的少年,應該可以這麼說吧,畢竟他才一六零,且皮膚滑彈粉嫩。
等等!在說甚麼,不好,不好,差一點就要將他吃了。
「別看了!很噁心呢。」他舉起小小地手阻擋了我的雙眼。
「就說不要看了聽不懂喔,你變態喔!真是的!」
他一把把我推開說,並轉過身不理會我伸出手搓他臉頰的舉動。
“好吧。”
「好啦,不鬧你了,阿宜。」我抱住了他說,他推開我說:「這樣很噁心,且兩個大男人的,抱甚麼東西,以及不要再叫我這個名子了!」
「為何?你的名子不就叫做陳方宜嗎?」
「你、你、你!虧我們認識了這麼久!你難道不知道我最討厭這個名子嗎?」
他雙手插著腰際嘟起嘴的模樣真是可愛呢。
「好啦,別生氣了,好好的畢業典禮,要去哪閒晃啊?」我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撫摸他的柔軟的頭髮。他馬上撇開我的手說:「別這樣,我不是你家那隻黑丸子。」
「好啦,好啦,知道了。」嘴邊雖一邊說著好但手卻沒有停下來,他馬上抓住我的手說:
「你根本就沒有動作。」
「你這樣抓住我的手,我會害羞。」
一邊抓出臉紅的表情一邊說著,他馬上放開手並擺出一臉厭惡地說:
「真噁心,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你忘了嗎?我是個腐男子啊,哇哈哈。」
「……」他轉過身想要離開現場。隨後我馬上拉住他說:「話說等一下要去哪?」
「去補習,我可不像你早就有學校了。」
「別這樣嘛,話說……旁邊的女還是找你嗎?」
我轉過頭注視著旁邊站立很久女同學,看她可愛的模樣應該是阿宜會喜歡的人。
「怎麼可能?況且有你在呢。」他看了我一眼,我困惑地抓了抓頭說:
「怎麼可能是找我?還是我們都會錯意了?不過走吧,快去吃冰~」
「不要,我要去補習。」他毅然決然要離開,於是我放開他的手。
「好吧,那再見……」

回到家後打開電腦螢幕,發現除了腐動漫外的興趣依舊缺缺,打開懷舊的音樂躺在床上不知過了多久?總之我就在那時睡了。
恩;睡了。
當醒來時已經天色已晚,於是爬起身去到餐桌旁享用母親做的料理,然後度過平凡的一天。
是啊,平凡。
只是在螢幕上面發癡貨,或者打打腐文章分享到網路社團內,讓腐眾們好好欣賞一番,這就是我所謂的日常,除了上學外都是在做這些事情,聽音樂、唱唱歌、寫寫文章等等,反正就如同一番學生一樣。
不像任何的主人公有甚麼特殊的才藝,或者是很奇特的想法,大概吧,畢竟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倒是才被阿宜稱為”外星人”。
嘻嘻,這點我也十分喜歡,不過廢話還真多呢。
算了,算了。
本來人的廢話就很多,不然為何有那麼多小說喜歡寫內心戲,因為可以拖文阿,慘了,這樣會不會太叉叉點點,不過真的寫完內心戲都可以將一篇結束了,畢竟真的太多了,太多話了,想太多了。

總是想著是否能夠平靜一點呢?

寒假跑了……不對!是暑假跑了台灣三大場次,當然只負責在場內亂晃以及見見親友外,就沒有別的事情,不然頂多就是去認識一些cos者,正確來說是角色扮演者,且有時還會遇到不錯的男生。
真可愛呢。
來個韓式愛心,喜歡。
當然暑假不只去了場次,還有準備搬去新家,因為接下來的大學生活都是在外居住,幸好在台北有舊房子,不然還真不知道要花多少錢住?
這樣我就必須打工,甚至得犧牲我上網的時間,我不要,不要阿~
等等!打工或許會遇到不錯的玩弄對象也說不定,不過……
算了,反正整理完行李,在暑假的尾端就這樣吧,可是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事情?

忘了什麼事情?

「是啊,忘了什麼事情?」
我看向旁的阿宜說:
「你知道我忘了什麼事情嗎?」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不過真沒想到我居然還會跟你在同一所學校,真是瘧緣阿。」
阿宜抱怨著,我摸一下他雜亂的頭髮說:
「是啊,瘧緣。」
凌亂的房屋以及汽機車雜亂的聲音,雖然很不想來台北念書,但台北總是讓人有股幻想的感覺,大概吧?畢竟只有台灣人才會這麼想。下了公車換上捷運,接下來步行到離校區不遠的住宅區。
老舊的房屋沒有改裝,紅磚上留下歷史的痕跡,令人不經有點害怕何時會倒塌的模樣?但曾經在這裡待過一段時間的我來說,應該不成任何問題吧。
打開塵封已久的屋門,看著塑膠袋蓋著的家具,我知道父親時常回來這裡,一但有時間便會回來,畢竟這是他從小到大長大的房屋。

「懷舊也是人阿~」
「你在說甚麼?」
阿宜困惑地看著我,我抱住他說:
「以後就在這裡展開我們兩人生活吧~」
他一把將我推開說:
「你在說甚麼傻話!?當然是找一個女朋友阿,怎麼會跟你這男生呢。」
「呵呵,呵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