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6.跳舞、心情、玩弄

穿著一身輕便的衣衫,然後揹著惻包等待著徐永澤學長的到來。
「抱歉!」身後傳來聲音,我轉過頭注視著眼前男子,身上穿著一件輕便的灰色西裝外套,以及裡面搭配著黑色背心;淺藍色牛仔褲還有一雙擦的亮麗的皮鞋,感覺就像是要去參加宴會一樣的裝扮,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是考慮很久的服裝。
「不會,學長。」
他抓了抓頭髮說:
「這樣很怪嗎?這我朋友幫我搭配地。」
「不會,走吧。」轉過身讓他跟隨在我身後。
逛街、遊玩、吃飯,輕鬆地走了一圈西門町,其實剛上來台北時感覺十分的好玩,但時常逛的不外乎就是西門町以及東區、台北地下街這三大年輕人通常會去的地方,大概吧,至少我是這樣,所以很難引起甚麼感覺。
「怎麼了?無聊嗎?」他注視著我說。
我看著窗戶外的人來人往,手指搖晃攪拌匙說:
「沒有啊,話說學長你住在這裡多久了?」
「我?從我一出生就在這裡了。」
「原來學長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我笑笑地轉回頭。
他困惑地抓了抓頭說:
「怎麼了嗎?」
「沒、沒事。」我搖了搖頭。

吵雜地汽車聲,混亂地音樂聲,還有繁雜的人事物,有些人是沉醉在光鮮亮麗當中,還是說只是習以為常這樣的生活。我稍稍瞇起雙眼想起小時在農田旁的小道中行走,那清晰的小流以及花草味,什麼時候遺忘了這樣的感覺?

「學妹,我們來玩這個。」他拉起我的手指,比著前方的跳舞機。
「學長你會跳?」我困惑地看著眼前人,我是有學過舞蹈所以還算可以,但總感覺學長不太會跳舞呢?
「會,這個我玩過幾次。」他脫下身上外套,然後將外套放在一旁,開始挑選歌曲時我聽到一手還不錯的歌。
「就這首。」
「”大藝術家”嗎?」他轉過頭看著我,我點了點頭。
裡面的歌詞能夠表達自己的心聲,畢竟在這個封閉的社會中,誰能夠當自己的藝術家,揮灑出屬於自己的畫作。
一首四分半的歌曲在停下腳步後,那鼻頭間的水珠總感到一種快活,我看向一旁學長的分數,發現是S級,且在挑選的過程中選擇了困難版,看來學長真的很會玩。
「沒想到你會跳呢。」他看著我說,我走到包包旁拿出紙巾地給學長說:
「擦一點汗,且辛苦了,因為穿這樣的服裝不好跳吧?」
「是啊,但跟你玩我很開心。」他露出一抹燦爛地笑容看著我說。
嘴角邊稍稍露出微笑說:
「我也是。」
「那、那還要逛嗎?總感覺你好像沒有甚麼興趣。」
「恩,該回家了。」我點了點頭。
「喔,那你搭什麼?捷運?公車還是騎腳踏車?或者要我載妳回家?我有騎摩托車。」他慌張地講完一整串交通工具,我舉起手摸了摸他的頭髮說:
「我搭捷運,還有騎車路上小心,以及……」我拿出手機說:
「要交換Line嗎?」
「好啊。」他點了點頭。
這算是第三次跟人交換Line了,第一次就是家人、第二次奉獻給了阿宜,而他是第三次,不過聯絡嘛……有機會的話,倒是希望不要煩人就好了。

回到家門看著門上的小窗黑漆麻烏,阿宜應該還沒回來吧,我走進房屋裡面然後進到浴室,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這樣的自己大概已經習慣了,且有點忘記生為男生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畢竟沒想到狐那傢伙居然連照片也給我變成女生。
「唉~」
走出浴室回到房間終將衣服換成居家裝,然後就直接泡在電腦中的二次元裡面,看著動畫以及漫畫,不時將裡面的腳色做任何cp,尤其是男主跟二男間的情誼,那可真是美若天仙的一場完美啊。
攻與受之間的情誼以及碰撞,這一幕幕戲碼就是身為腐男的自己的來源,有時女女的場面更是讓人心跳加速,且官方出的圖有時根本就是逼同人無法生存。這時就只有一句話能夠代表”官方逼死同人”。
正當興奮過頭時門外傳來開門聲,我馬上打開門看見阿宜穿著一身輕便的服裝,大概是從工作地方回來吧,猛然衝上前抱住他說:
「我需要正能量~」
「你給我走開!」阿宜將我整個人推開說:
「你這個變態!」
「阿宜別這麼說。」我抓了抓頭髮說:
「正所謂正能量需要隨時補充。」
「我不是正太,好嗎?且……!」他臉龐不經紅潤,我走到他面前說:
「怎麼了?」
「沒、沒事,別過來!」
「你害羞了,難道還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耿耿於懷。」
「我要回房了。」他猛然回頭回去房間。
看來真的對昨天的事情耿耿於懷呢,是不是我做的太過份了點?

不知道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