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20.尷尬、打架、開導

「我……」
「太陽,你之前是不是去比賽?怎麼樣,得第幾名了?」
太陽笑笑地開始述說自己的事蹟,我這時才捏了一把冷汗,畢竟這時永澤他說喜歡我,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我還想多玩幾位男生呢,怎麼可以就此停步,況且劈腿真的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並我還是個男生,過完這四年我可要恢復成男兒身,這樣永澤學長該怎麼辦?
難道要叫小狐將他的性向改變嗎?算了吧,就算真的能夠改變,我還是喜歡女生,怎麼可能真的去愛他呢?
借這個身體,實現自己的妄想,當初的想法就只是這麼單純。
不過現在想想,如果沒有這女兒身,他們是不是就不會認識我,答案應該——是,沒有錯,我們絕對不會認識。
思考在這點過後整個心情不知怎麼開始有點沉悶起來,用完餐過後這股沉悶依舊沒有消除。
「那我先走了。」
太陽快步離開我們三人身旁,而徐海學長手機響起,女朋友叫他幫忙處理一些事情,於是也離開我們身旁,永澤學長站在原地看著我。
「那沒事……」
「我陪你回家,可以嗎?」
永澤學長這句話像是卡在喉嚨很久一樣,雖然不太想跟他的距離拉太近,但……算了,我點了點頭,沒回任何一句話,然後轉過身走向回家的路上。
這一路上永澤學長都默默地跟在身後,不時會往前走到旁邊,像是在呵護一隻雛鳥一樣,到大樓底下,他抓了抓頭說:
「那……那;再見。」
「恩。」
準備離開他身旁時,突然手被抓住,我轉回頭看著他,他馬上鬆開手說:
「抱歉,我……」
麻煩!
踏步上前在他臉頰上親下一吻,然後轉過身走上階梯回頭說:
「再見。」
永澤學長眨了眨雙眼並馬上揮手說:
「再見!」
哀~
看來誤會越來越深了,真的是喔,一定要幹爆太陽那小子,他真的xxx。
隔一個禮拜寫完文章過後,某天上完課後的下午馬上衝去籃球隊練習的體育館,突然一聲大吼嚇到我。
「幹!」
太陽一拳揮出男子應聲倒地,太陽撲上前去壓制對方,對方不甘示弱地與他扭打起來,一旁隊員雖想上前幫忙,但只站在一旁袖手旁觀。
雙眼注視這樣的場景不經想起一些往事,眨了眨雙眼後四處尋找教練的蹤跡,但教練似乎不再現場,於是穿過人群並高跟鞋一腳踹向太陽的肚子,然後將其踢開,而對方見狀想上前時,我一腳抬起來準備往他的命根子踩去,他馬上閃躲開來。
「你想做甚麼?」
他站起身時,太陽扶著肚子說:
「陳方宜,你這傢伙!」
「如果你還想再吃我一技高跟鞋,那就來,還有你……」
我指著他說:
「要是你也想繼續鬧,那我依舊會賞你吃一腳,要來試試嗎?」
我抬起細根五、六公分的高跟鞋說,雙方馬上護衛自己的寶袋並搖了搖頭。
「話、話說你怎麼會來這?」
太陽稍微冷靜後問,我走到他面前並拍了拍肩膀。
「你現在跟我來,可以嗎?」
一旁眾人不經露出看戲的表情,太陽尷尬地說:
「如果你喜歡我,我可不會接受!」
啪!
聽完這句話後我馬上賞他一巴掌說:
「現在到底走不走!還有不跟我,我就將這件事情告訴教練,我看你還要不要待在籃球隊!」
「這……」
「走!」
轉過身後忽然想到自己幹嘛去多管對方的事情,可如果不管那兩人都打到受傷那就不好了,畢竟在不久好像有籃球賽,太陽雖是候補球員,但每個球員都十分重要。
「現在要去哪?」
太陽不耐地詢問我,我帶他到一處嫌少人煙的角落。
「你為何要在那時問學長是否喜歡我?」
「只是突然好奇,怎麼了?你為了這件事情來找我?」
「是啊,難道不行嗎?」
「當然可以,不過現在換我問妳問題。」
「甚麼問題?」
「為何樣阻止我?妳知道那傢伙狂傲嗎?只因為他大我一年級,就一天到晚命令我們做那個、做這個,完全沒有讓我們有練習的空間,簡直就是把一年級當作狗來使喚。」
「喔,然後呢?」
「我、我就是氣不過,所以才動手!」
「恩,再來?」
「我、我……啊~沒有什麼再來了?反正你不該阻止我揍那傢伙!」
太陽的態度讓我完全可以把它當作一名小孩看待。
「你要是不滿可以告訴教練,不必用這種方式傷害別人,以及你自己。」
「我自己?」
「是啊,難道剛才只有你打他,他沒打你嗎?」
「這……」
「恩,答案很明顯了,所以我阻止你們只是剛好,懂嗎?太陽。」
「恩。」
他垂下的臉龐感覺像是受盡的委屈,我伸手摸了摸他夾帶汗水頭髮說:
「要動手之前,先想一下,知道嗎?」
「恩。」
「對了,下次在學長面前別再問這些了,我會很困擾。」
說完後我轉身準備離開時,他突然抱緊說:
「其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