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22.熟悉、場次、工具人

自從答應跟太陽當他朋友後,時常都跑來教室門口找我,還自顧自地說著一些事情,雖然可以多了解他這個人的個性以及喜好,但對談兩到三次過後大約都能夠知道這個人是運動白癡,相對徐海學長冷面情手,或者永澤學長這個戀愛初新手,簡直就是不同的個性。
可心中卻不經想著攻略起來一定很有趣,還不時想著要是他跟某些運動BL漫畫一樣,被調教過後像狗一般趴在地板上的模樣,心情就不經激昂了起來。
可細想這傢伙又不喝酒要怎麼玩弄他呢?不行,要是隨意做那種事情,可是犯罪呢。
不過好像看看這傢伙在腳下求饒的模樣。
「你在想什麼猥瑣的事情?」
回過神注視眼前的啊宜。
「沒有啊,只是你怎麼認識太陽?」
「他?怎麼了?等等!你該不會要玩他吧?」
阿宜瞬間的反應令我吃驚。
「你還真快理解。」
「不、是認識你有段時間了,所以不得不說,一旦你提起某位男生,那十之八九就離不開玩弄這一詞,況且你當初變成這樣;也是為了那件事情不是嗎?」
「別這樣誇獎我,我會害羞。」
「你害羞個頭啊!我可沒在誇獎你。」
「所以阿宜~跟我說麻~」
緩緩貼近阿宜,阿宜見狀馬上往旁邊躲,他一閃我就一進,直到將他逼到貼在牆面上無處可逃。
「你這傢伙!你不怕被學長們或者太陽看到嗎?」
「怎麼會?畢竟我們在圖書館的角落,況且就算被發現了,那又如何,我可以直接講說我們是朋友或者是打鬧著玩。」
「最好是這樣可以蒙混過去啦!」
「嘻嘻,別這麼說嘛~」
手指在她胸口之間畫圈,他瞬間不停顫抖,並雙手阻止我繼續這樣做。
「你給我走開~」
大聲嘶吼之間讓圖書館員注意到,他看著我們然後比出去的指示,我們兩人尷尬地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時,一名女子從我身旁走過,那味道十分熟悉,回過頭想伸手抓住對方。
「你在幹嘛?」
「我……」
我轉過頭看阿宜一眼後馬上回頭尋找對方的身影,可對方已經消失不見,阿宜走過來望向我注視的地方。
「怎麼了?有什麼怪東西嗎?」
「沒、沒有。」
為何會有熟悉感?那名女子究竟是誰?她為何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難道她是學生嗎?還是教授呢?或者是助教?研究生?搞不清楚,且現在的自己也不應該煩惱那些。
總於言之,癌而總之,反正無須反腦,最主要的是本子要賣出去才行。
終於,終於可以不用一大早搭清晨車,或者前一天來睡旅館、借宿以及打地鋪這樣過日了,只需要好好地拖著行李箱來到會場就好了。
CWT、FF、PF還有一堆同人展可以讓我好好表現一番,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整理好書籍,擺設好檯面,接下來就是等待人潮來了。
開場時第一天的人潮果來波濤洶湧,一些大師級的攤位擠滿了人,還有工作人員不斷地宣導排隊,還有一些人也幫忙指揮交通,不少的COS者也在場面遊盪著,真是美好阿~很喜歡這樣的風景。
根據以往的紀錄賣出三十本左右是平均數,如果三十五本以上就算不錯的成績,畢竟大家都會觀看,且小說更加會多想幾回才會購買,除非是很喜歡的題材才有可能直接出手。
上午忙碌完過後,打給熟悉的同好請他帶午餐過來,用完午餐後觀看人群差不多快散時就準備離開,當然在離開前不忘要在場外拍攝COS者的照片,雖然有很多臉書的朋友都已經回去了,可還是有一些在拍夜攝的錢去打招呼。
疲倦一整天還有第二天要再繼續戰鬥下去,所以回到家後就趕緊洗澡睡覺,沒有多餘的時間以及閒情理會手機裡LINE的訊息。
隔天,突然一陣來電答鈴將我叫醒,從睡夢中被吵醒的人脾氣絕大多數都不好,我拿起來看了一下,發現是永澤學長打來,趕緊將他接起。
「怎麼了?」
「你昨天很忙嗎?」
「我……」
抬起頭發現時間有點來不及,我趕緊將手機夾在肩膀上,並一邊換衣服一邊回答。
「恩,我昨天去場次,所以沒有看訊息,怎麼了?學長,有事找我嗎?」
「我昨天想去找你,但是不知道你們所謂的場次在哪舉辦,所以……」
學長、摩托車,時間!
「學長你可以騎摩托車來我家樓下嗎?」
「喔,可以啊。」
「那我準備好後在樓下等你。」
「恩。」
電話掛斷後急忙拉著行李箱出門,到樓下時沒有看見永澤學長到來,於是去附近的早餐店買三明治先填肚,然後站在原處等待學長來到。
永澤學長騎著摩托車來到面前,他看見我行李箱後說:
「你提行李箱是要去哪?」
「去場次!」
我將行李箱擺上他的前踏板,然後雙手馬上抱緊他說:
「你知道台大體運館嗎?」
「恩。」
「那就出發吧,GO、G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