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23.午餐、二目、問題

來到場次社團進出門口接著拉起永澤學長的手,走上前遞交出門票,然後找到昨天的位子準備好東西後休息,等待它開幕的時間,在等待的時候拿起筆繼續在繪圖板上作畫,開始忙碌一小段時間以至中午時分。
「你想吃甚麼?我去買。」
「我想吃漢堡,我記得這附近有一家麥當勞,麻煩幫我買大麥克套餐,可以嗎?」
「好,那我先離開了。」
「等等!」
我拉住他的手。
「這五百塊給你去買吃的,還有謝謝你的幫忙。」
「不用,還有你們創作者本來就不是很有錢,所以這個還給你。」
「但是……」
不是很想欠永澤學長,畢竟金錢這方面還是分開來會比較好。
「沒關係,先走了。」
「等!」
「請問……」
突然一名客人站在攤位面前。
「先走了。」
當我處理好那名客人的事情回頭發現永澤學長已經不在了,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
「那個……」
「啊!抱歉。」
繼續來的客人、網友讓我無暇再去思考那些東西,當永澤學長回來時他沒有說些什麼事情,而我也靜靜地吃完午餐,當場次結束收拾玩時,我拉著行李箱到處去拍COS的照片,而他一直跟隨在身旁沒有說些甚麼,當我們回家時放下安全帽在他手中。
「學長,謝謝你。」
「恩,不會,還有辛苦了。」
「恩。」
永澤學長離開後突然感覺身後一道冷眼,我轉過頭看見狐站在後面。
「你這個人喔,還真是害人不淺呢。」
「有嗎?」
「當然有阿,你前後勾引了徐永澤接著徐海,雖然半路他女友回來,但是情感上面仍是情絲棉棉,然後王太陽這名運動白癡,還有別忘了,陳方宜也是你的獵物之一不是嗎?」
「小狐,如果你有這閒情逸致,倒不如站在一旁看看就好。」
「我本來就喜歡站在旁邊看,有時出現只不過是為了跟你聊一下天,不然可無聊呢。」
「無聊?也是,你也看過許多女生這樣吧?」
「但是很少有看過男生變成真正女生後做出的事情,不過人真的是一名奇妙的生物,明明喜歡,但仍然悶在心裡不講,接著當被人搶走時才在那邊後悔。」
出拳一手停止在小狐面前,小狐面不改色地說:
「我看看你這四年會如何變化,反正不管如何,記憶依舊還是會被更改,畢竟契約是這麼寫地。」
「那你就好好看吧。」
回到了家裡,將東西整理好,洗了一下澡後準備晚餐,當準備好後外面傳來開門聲,轉頭看見阿宜走來將手中的東西放下。
「這個請你吃。」
「這是什麼?」
一邊問一邊將提袋打開,他放下手中的包包坐在對面。
「這是起士塔,還不錯吃,想說你忙了一整天,這是給你的禮物。」
「阿宜,你怎麼了?突然對我這麼好?」
一臉困惑地看著他,從以前到現在我們的關係總是打打鬧鬧而來,且嘴邊的話語都離不開酸對方,但現在卻對我這麼好,肯定有什麼事情。
「想說你每天都幫我煮吃的,所以就買你最喜歡吃的點心給你,畢竟你出來後就很少出去吃下午茶不是嗎?」
「原來你在意這個啊。」
「你說誰在意啊,況且別用那女生的聲音跟我說,感覺怪噁心。」
「但我現在就是女生啊,不信你看。」
我馬上將領子拉開給他看,而他馬上撇開臉。
「你、你這個變態!」
「誰變態了?你不是想要確認我是不是女的?」
「雖然你現在是女生!但你明明上大學前是男生,真的是喔~」
我一直往他面前去,他馬上舉起雙手想阻擋我,但手卻不知道要怎麼擺,感覺挺慌張地。
「別鬧了!」
「好啦……」
小狐說的狀況確實要釐清一下,畢竟開啟修羅場的男生跟女生的結局大不相同,況且台灣的風俗民情仍然對於女生來說有許多限制,所以自己還是要檢點一點。
可三年後他們就都不認識現在這身體的”林耀龍”,且一切的記憶聽小狐說會消除?還是合理化?如果是消除,那阿宜跟我生活的這四年又要如何解釋?這記憶只有我一人知道,而合理化又是怎樣的合理法?
這些雖然不是我目前應該擔心的事情,但小狐這次說的話總是讓我憂心重重,該不該詢問阿宜現在對我的看法?還是不要跟太陽來往?畢竟他跟我一樣是新生,如果真貼在一起,那可是是四年的光陰呢。
啊~好煩喔,可惡啊!為何要為這種事情煩惱?都是小狐的不對!誰叫他突然丟下這個問題,真是太可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