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27.好玩、警語、開啟

跟太陽聊過天,心情好了許多,不過答應他的事情,卻令我有點困擾,不過該說困擾嗎?應該是有點麻煩吧,可我這樣的想法會不會對他很不好意思?對方好心讓我心情好,而我這樣對待他。
可是、可是我又不是聖人,為何要太在意這些?但是、但是如果不去在意這些,我為何要逃避他們呢?
可惡!我不想再考慮了,且這只不過是女孩子身的我出現地感覺,又不是身為男孩子的我出現的狀況,我幹嘛考慮這麼多啊!
小狐說過我畢業後就會變回去,那我為何不趁現在好好做一些以前無法做到的事情,像是……

碰!

「……你做什麼?」
阿宜看著我,我一手撐在他臉旁的牆壁上。
「沒有,只是想說壁咚看看你。怎麼樣?有被嚇到嗎?」
「……有,但我要去上課,還有這麼多人在走路,你這樣其實很礙事,知道嗎?」
阿宜看著上下樓梯的人,我轉頭看建一旁人不時看著我們。
「呵呵,也是,我們走吧。」
「恩。」

可惡啊!真是太可惡了!
「怎麼了?」
我抬起頭看著眼前徐海學長,他將手中的咖啡放在我面前,我拿起喝了一口說:
「阿宜欺負我!」
「阿宜?」
「不、是、是耀龍、耀龍,呵呵。」
呼~
「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甚麼事情?但聽說你們有交往,如今還住在一起,然後現在吵架,抱歉,我稍微八卦一些,請問你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關係?
雙手握住杯子,臉上不經揚起一抹笑容。
「青梅竹馬,畢竟他就住在我附近,且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在同一個班級中。」
「恩,那我應該可以這麼認為,你們只是打情罵俏。」
「什麼打情罵俏,我跟他都是……都是……算了,不太想理你。」
拿起杯子喝上一口。
「不過,我想問你,你對永澤是甚麼意思?」
徐海突然的一句話讓我呆愣,我抬起頭看著他,他眼神中透露出認真的神情,銳利且細膩像是我一句話過後;他就可以推敲出數十種可能性,我慢慢低下頭。
「這個問題問你很沒有禮貌,但是身為永澤的朋友,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表態,畢竟你應該知道他的心意。」
是啊,就是知道,所以才不想繼續。
「如果你只是抱持著一種玩玩的姿態,我奉勸你,最好快點離開。」
離開?
我抬起頭看著徐海的臉龐,他那冷峻又一絲溫和的眼神,看來他跟永澤兩人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就像我跟阿宜一樣。
「我知道了。」
「恩,然後這杯咖啡請你。」
「咦!這樣可以嗎?」
他彎下身靠近我耳邊。
「是的,還有別到處說喔。」
「恩。」
他離開我身旁,這樣算是幸運嗎?總感覺像是一場”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感覺。
可是我跟永澤學長的關係,畢竟對他做了那樣的事情,如今我真的可以坦蕩地在他面前承認這些事情嗎?
如今,我是女生”陳芳宜”;還是男生”林耀龍”?
身軀真的是鑑定的唯一一種方法嗎?身為腐男子的自己,會有喜歡男生的一天嗎?

家中、網路中、學校中思考這個問題,如今我跟阿宜的關係是甚麼?我跟永澤學長的關係是甚麼?我跟太陽的關係是甚麼?
阿宜,鄰居朋友,父母雙方認識,國小認識到現在,知道我是腐男,大學同居人,曾經假交往一段時間,還有知道我很多事情。
徐永澤,直系學長,對我有好感,與徐海學長同一天認識,知道我是腐女(男),曾經與我在同人展賣過漫畫,然後某一次被我開發但本人似乎不知道。
王太陽,跟我一樣是一年級生,籃球隊後備選手,多次邀請過我參加學校女生籃球隊,不久前說要當我漫畫的模特兒,曾經向永澤學長問過他與我的關係。
等等!我這樣分析根本就是在做攻略手冊,自己又不是在玩什麼戀愛遊戲,為何要做這些分析?況且許多事情發生了,說過了就不可能從來,就像我對永澤學長做過的事情一樣,嚐過之後就好想、好想再來一回,想要在他有意識的狀態下做,這樣感覺好刺激喔。
等!這樣好像不對,且好像怪怪地,啊~
這樣不行,我一定要!
碰!
整個人不知道為何往後幾步,接著身體往後傾斜快要倒落時,後面感覺到溫暖且結實手臂,抬起頭看見永澤學長。
「抱歉。」
這是甚麼情況?好像,不應該。
馬上站好並抱住胸口的書本。
「我才是。」
臉上露出堅硬的笑容想要化解這場尷尬。
「需、需要幫你拿嗎?」
他手伸來時突然一本書從手中滑落,他正想下去撿拾,一腳出現頂住書本邊角往上踢,並落入腳主人的手中。
「還給你。」
我看著眼前的太陽,永澤學長緩緩挺直,兩人注視著彼此像是準備要廝殺的一狗一鷹。
「你們兩人要是不介意,要不要幫我把書拿回家?」
『好!』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並迅速地兩人分抽了一、兩本書走。

這下修羅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