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29.平凡、金錢、身世

“你要是女生就好了——”明亮的燈光中一名女子述說著。

“你為什麼不是女孩子?”哭泣的聲音在昏暗的房間中響徹。

“我不想要等——”女子坐在白袍的男子面前想。

“你是女孩子吧?”她撫摸肚子。

“你看,很可愛吧。”一名穿著禮服的孩童站在鏡子前,身後女子細心地打扮。

“「你家的小姐真可愛。」
「謝謝。」女子們討論著,這時一名孩童走到孩童身旁「你好可愛,你叫?」
「我叫——」”

“啪!
纖細的指尖甩過臉龐。離去的身影令他不解。
「別理她。」男孩一邊說一邊抓著他的手——”

這時吵鬧地鳥叫聲叫醒了沉睡中的人,我睜開雙眼看著窗戶外,熱鬧的聲音令我有些頭痛,說起來昨天自己做什麼?
好像很平常地度過一天,畢竟沒有甚麼太特別的事情,至少在記憶當中。
走出房間,去到浴室刷牙洗臉好後準備早餐,想想今天假日要做些什麼?
暑假場次準備出的本子已經剩下最後的收尾,這方面得好好感謝太陽與永澤學長的幫忙,畢竟讓他們做出那麼多害羞的姿勢,不過這也讓頭腦在那幾天轉動的異常快速,果然腐子補腦最好的方式,還是要有實體真人秀才行。
走到阿宜的房間門口敲門說:
「吃早餐了。」
房間內沒有人回應,再次敲門說。
「好~」
一聲慵懶的聲音傳出房間,我走到餐桌開始用餐,他來到餐桌旁看了一眼後準備坐下。
「你刷牙洗臉過了嗎?」
「還沒。」
「先去吧。」
「先吃飽再去。」
「真是的。」
搖了搖頭,雖然早就知道阿宜偶爾有吃過早餐才刷牙洗臉的習慣,但他可愛的臉龐沒有好好保養,真的很可惜。
「我再去睡了。」
他慵懶地準備走回房間,我馬上彈額頭說:
「快去刷牙洗臉。」
「很痛耶~好啦,真像我家老媽。」
「我想陳阿姨應該沒有像我這麼好說話,吧?」
「算了、算了。」
阿宜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到浴室,我喜歡盤子過後回到房間拿起包包準備出門。
「阿宜,我出門了。」
「好,掰掰~」
他坐在客廳看著電視,我馬上轉頭瞄他。
「你可像老頭。」
「那你就是老娘。」
「那我們不就老夫老妻。」
「我可不要,還有你說這樣的狀況到大學畢業嗎?」
他一邊說一邊走到前陽台看我穿鞋。
「嗯,怎麼了?」
「其實……」
他抓著頭,我站起身敲了一下他的頭。
「如果你指望我這樣跟你結婚,你想得美。」
「我才沒有呢!還有我才不要外皮是女孩;內心是男子漢的母老虎!」
「但是你這麼可愛,我倒想把你一口吃掉。」
一邊說一邊手指托起他的下巴,他馬上撇開手。
「變態!」
「哈,走了。」
「嗯。對了,我等一下就去工作,不用準備。」
「好喔。」
走出屋子,這時隔壁阿婆走出。
「出門嗎?」
「是阿。」
「路上小心喔。」
「你也是。」

平常的日子,但也有不平凡的事,大該吧。
總而言之,先刷刷看父母的錢有沒有近來比較重要,畢竟大學學費以及生活費都是父母出,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忙,我也不可能來到北上讀書,雖然北部有房子,但學費跟生活開銷真的是一筆大數字。

我:你說出本有賺錢?別開玩笑了,那只是興趣、興趣,畢竟那些錢哪構支撐我生活。
阿相:但是你賣得不錯啊,每次都剩沒多少。
我:但你要了解,我還有印書費以及場地費還有零零總總的預支費用,如果沒有平時父母的贊助,怎麼可能活呢?
阿相:說的也是。

果然網路上的某些朋友就只是會打屁而已,不過這也讓我很珍惜父母,下次放假回家一趟好了,雖說碰不碰的到面就不一定了?
他們很忙——真的很忙。
「怎麼了?」
抬起頭看著眼前好久不見的雪兒。
「好久不見阿,雪兒學姊。」
「真的。」
「最近在做什麼?」
做起身。
「最近嗎~都在實習,畢竟在一年我們就要畢業了,學校規定要工作實習。」
「實習喔~」
「以後你就知道了。」
「喔。」
工作實習,話說我們科系要去哪裡實習?學校會安排?還是說要自己去找?反正那還很久的事情,至少要先把大一的課程弄好再說。
「對了,你跟永澤後來怎麼樣?雖然從上一次過後就沒跟你們一起行動,不過學妹,永澤他可以好好把握。」
「把握?」
把握?這甚麼用詞啊?
「因為永澤他家可是很有錢呢,且他的模樣也不差,雖然比我男朋友差很多就是了,不過以前大一、大二時他還蠻受歡迎喔。」
「是喔~」
「所以好好把握,最好牢牢抓住,這樣以後你就很幸福。」
幸福嗎?每次看電視劇總感覺嫁給有錢人總是婆媳之間很麻煩,還有永澤學長他家真的很有錢的話,那我跟他交往不就妨礙了老一輩的心願?
我就只有這四年的女兒身,四年過後我就恢復正常的男生,到時對他以及他父母的感覺不就打擊很大。

唉~這下麻煩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