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32.打球、洗、建議

「你在想什麼?」
太陽拿起瓶子喝上一口水,看著他下意識地說:
「抱歉。」
「為什麼道歉?難道有什麼心事?還是說上次那個學長又來煩你,要是他再抓著妳不放,我肯定我揍他一拳!」
「太陽別那麼激動。」
「什麼叫我別那麼激動!我、我……阿~我去打球!」
太陽拿起籃球往場上跑去,看他的模樣其實心裡很明白,太陽對自己有好感,但是如果他知道我原來的身分,那樣我會不會對不起他?
這個煩惱一直打轉,如果真像母親所說的是一名女孩,出生就是一名女孩,那我現在是不是會好過一些,如果我原來就是這個身體,就是這個身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隨意與他們其中一人交往?
誰能告訴我一個答案?誰能跟我說明一個解釋?
「芳宜,現在快接近中午了,我們先去附近休息怎麼樣?」
「恩。」
我準備拿起身旁包包時太陽伸手過來一把拿走。
「走吧。」
「太陽!」
「怎麼了?」
「你不用幫我。」
「沒關係,還有芳宜你的包包怎麼這麼重?到底裝什麼東西?」
他一邊說一邊準備看向包包裡面,我馬上伸手阻擋他打開。
「別看!還給我!」
「我才不要!」
太陽往前跑了幾步然而我沒有上前,遠遠望著他的背影輕語。
「如果我是男的,你還會喜歡我嗎?」
「芳宜?你站在那裏做什麼?」
「沒、沒事……」
我緩步走上前——

我們找了附近的便當店簡單結束中餐,當出了便當店後太陽邀請我去他家。
「你家?」
「對啊,我家。」
「為甚麼?還有你家在這附近嗎?」
「不在,但我想我們要去逛街這樣好像不太好,所以想說去我家洗澡。」
「去你家洗澡!你這個小變態!」
我一邊說完一邊搓他額頭。
「誰變態!」
「你啊!」
「我……」
不太想多說什麼,於是——
「算了吧,還是來我家沖澡,畢竟這裡離我家很近。」
「我才不要!」
「為甚麼?」
「反正就是不要!」
太陽鬧彆扭的樣子真可愛,但他不要或許是因為阿宜的關係吧?畢竟自己或許喜歡的人跟另外一名男人住在一起,論誰都會有些忌妒。
「那我們各自回家吧。」
「我……」
太陽欲言又止的樣子映入我眼睛當中,我大概可以清楚他想表達什麼,但是如果再進一步,我恐怕、恐怕就回不去了。
「太陽。」
「芳宜,那我等一下可以邀你去夜市嗎?」
太陽的語氣聽來吞吞吐吐但可以感覺出裡面深情的意思,但那份深情卻令我難以招架,如果去太陽或許就會想在更進一步,如果不去我跟他之間就斷了一條線。
人們雖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但沒有一場人生就如同遊戲一樣有完美大結局,最終仍要選擇其中一方作為結束。

“去。”

「真的嗎?」
太陽一臉興奮地看著我,我有些困惑。
「怎麼了?」
「那我等一下去接妳。」
「喔,好。」
「那就先這樣,我先回去,掰~」
太陽快馬加鞭地跑出店家,臉上的笑容如同他的名子一般燦爛無比。但;我不清楚自己說了些甚麼?可以令他那麼開心。

回到家後看見從廚房出來的阿宜,不自覺上前抱住他。
「放開我!」
「不放。」
「快放開我!耀龍。」
「我不要!」
「妳前面兩顆脂肪耀悶死我嗎?」
阿宜瞬間大吼這時我才放開他,他撐著牆壁喘氣說:
「你怎麼了?妳不是跟太陽出去嗎?怎麼一回來就抱我?」
「我先去洗澡。」
一邊說一邊轉過身走向房間。
「莫名其妙——」

洗好澡出來後看向坐在客廳看電視的阿宜,我將吹風機放在他身旁。
「幫我吹。」
「妳不會自己吹喔!」
「阿宜……」
眼中不經泛淚,阿宜一臉勉為其難的表情,並嘆了一口氣說:
「好啦,坐在我前面。」
「恩。」
我馬上坐在他前方,耳邊傳來吹風機的聲音,轟隆轟隆,雖然很吵但卻意外安心,感覺就像是這一陣騷動後一切都會平靜一樣。
當頭髮吹乾後往阿宜大腿上躺去,阿宜突然彈了一下我額頭,我馬上爬起身。
「很痛噎!」
「把吹風機放回去。」
他一邊說一邊將吹風機遞給我,我接過手後將吹風機擺回原位。
「阿宜。」
「怎麼了?」
他緊盯著電視一點也不想看我,好像我做錯什麼事情一樣。
「我很討人厭嗎?」
「對啊。」
「阿宜!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我馬上坐在他身旁,他用手擋住我的臉。
「妳很煩噎!」
「我很煩!」
「對啊,明明男生時還不會這樣機機歪歪的。」
「我機機歪歪!」
「對!妳機機歪歪,難道我錯了嗎?」
「阿宜~」
我瞬間不知名火氣上來。
「明明就喜歡,還死不承認,怎樣,以為我不知道妳在煩惱太陽跟永澤學長的事喔。」
聽完這句話我瞬間火氣全消,雙手抓住阿宜的手,並在他的掌心畫圈。
「那我該怎麼辦?」
「我哪知道該怎麼辦?還有別再人的手掌畫圈!」
他一邊說一邊抽回手說:
「這樣很癢,妳知道嗎?」
「喔,抱歉。」
「我明明就警告過妳,如今變成這樣,也是妳自作自受。」
「什麼我自作自受!阿宜,我、我是男生啊!你別忘了,我現在的模樣是變出來的,是神仙變出來的。」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反正最後不會有陳芳宜這個人,不是嗎?最後所有的記憶都會重組不是嗎?」
「真的話重組嗎?」
「當然會,不然會記憶混亂,這個想必那位神應該也有跟你說吧。」
「應該吧。」
其實我不太記得了,畢竟這已經快要是一年前的事情。
「既然如此,就不用擔心啊,反正你也不是想要當個后宮大神,所以放手去吧。」
「阿宜,你怎麼可以這樣!」
「甚麼怎樣?你以前不就很想這樣做?如今要你做,結果又機機歪歪一大堆,真的是喔。」
「算了,反正跟你說不通。」
我站起身走回房間,但從牆壁聽到阿宜大喊。
「如果不想痛苦就快選一個,別機機歪歪,明白嗎?」

可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