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34.哀怨、再一次、嘈唪

「學妹!」
從後面聽見永澤的聲音,這時腳部開始加快,一旁的同學困惑地看我。
「怎麼了?」
「沒事。」
「後面好像有人叫你。」
我沒有回答;腳步持續加快,直到走進下一間教室才停下,這時課堂鐘聲響起,身後的聲音也隨著消失,接下來的數天;我又開始躲避學長。
「你又開始了。」
阿宜放下手中的飲料杯說著。
「甚麼我又開始?」
我將手中的空餐盒整理好。
「開始躲避人啊。」
「我哪有。」
「最好沒有,你不是開始躲學長。」
「我才沒有!」
我知道自己在鬧脾氣,但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樣的情況,雖然拒絕過很多次女生的告白,可第一次遇見男生表白,真的很驚慌失措。
「就算你不說,我也猜得出來,他對你表白,對不對?」
「……」
看了一眼阿宜。
「所以現在?你想怎麼樣?跟他變成男女朋友,還是說告訴他真相?」
「阿宜,你說的還真輕鬆。」
「當然輕鬆,畢竟不關我的事。」
「你這傢伙!」
確實不關他的事,但有必要說的這麼白話嗎?
「唉~」
阿宜突然嘆氣讓我有點嚇到。
「怎麼了?」
「唉~」
「到底怎麼了?」
「沒有啊,只是像我這種人,根本就不可能像你一樣。」
「你到底想說什麼?」
「身高沒有很高,體育也不是很強,沒有高智商、高顏質然後又沒什麼才藝。唉~」
阿宜搖了搖頭。
「別想太多。」
拍了拍阿宜的頭髮,阿宜揮手撥開說:
「別把我當成小孩子!」
「阿宜,其實你很溫柔,也很成熟,很多事情看得比我還要清楚,所以別自怨自艾,好嗎?」
「我自怨自艾還不都是你!」
阿宜站起身搓了我額頭。
「要不是你,我喜歡的人也不會;也不會不喜歡我。」
阿宜說完後坐下,我拍了拍他。
「其實那也不關我的事吧。」
「哪裡不關你的事!」
阿宜瞪我一眼說:
「我喜歡的有幾位都向你表白。」
「可是被我拒絕後它們也沒去找你啊。」
「靠!不理你了,你自己好好想辦法!」
阿宜生氣地站起走掉。
「阿宜……」
看著一旁的垃圾。
「至少整理好再走吧。」
我開始默默整理週遭的垃圾——

「芳宜?」
太陽穿著一身西裝向我靠近,我抬起頭看向他。
「你站好。」
「喔,好。」
太陽向後退了幾步。
「腳可以抬高一點嗎?」
「喔。」
他跟隨引導擺出我想要的動作,一段時間過去後,我放下手中的繪圖筆。
「先休息吧。」
「恩。」
他走到我床上坐下並拉下領帶。
「有點熱呢。」
「還好吧?」
他撇了我一眼後往後躺,然後閉上雙眼。
「想睡了?」
「……」
「有想要喝甚麼嗎?」
「……」
太陽沒有回答,我走出房間去到廚房到了一杯開水回到房間,發現太陽像是熟睡過去一樣,本來想叫醒他,但見他模樣不經拿著繪圖板來到身旁開始動筆。
過了一段時間,我將繪圖板放下,然後看著太陽接著解開襯衫前面兩顆鈕扣,稍微調整他身上西裝外套的方向。
突然身體往旁傾斜,整個人貼在柔軟的物體上,我抬起頭看見太陽臉龐。
「怎麼了?」
「你、你覺得我這樣好看嗎?」
他的問題讓我不知所云,畢竟如果不好看那又何必叫他來當我的模特兒?
「當然。」
「芳宜,我……」
「太陽,這樣很不舒服。」
雙腳有點像半蹲一樣靠在床邊,整個頭歪斜再一邊,雙手也不知道要擺在哪;想要撐住身體卻不知道要怎麼出力。
「抱歉!」
太陽放開後我坐在地板上。
「你想說什麼?」
突然感覺事情有點不妙,然後問這個問題好像有點不是很好。
要是、要是他跟學長一樣突然像我表白,那我要躲去哪?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家,還能躲去哪?
難道叫他離開嗎?這樣好像不太禮貌,畢竟是自己邀請他來家當模特兒,畢竟上一回棒球的感覺,真的不錯。
啊~
我犯下了大錯啊~
「那個……」
「太陽,我還要繼續畫,所以下次再說吧。」
我回到電腦桌開始修正剛才的圖畫,這時一雙手從後面抱住。
「我喜歡你。」
「太陽。」
轉過頭看著他,這時門邊傳來敲門聲。
「要吃東西嗎?」
太陽聽見外面阿宜的聲音往後退了幾步,接著快速換下身上的西裝。
「我突然還有事,先走了。」
他說完後打開門,阿宜看著他。
「要吃嗎?」
「謝謝,不過我有事情先走了,掰~」
太陽離開後阿宜看向我。
「今天又怎麼了?」
「阿~宜~」
一臉哀怨地注視阿宜,阿宜瞬間往後退了幾步,接著把門關上,我瞬間垂下臉龐。
怎麼會這樣?
上個禮拜永澤才表白,這個禮拜就換太陽,會不會下個禮拜換阿宜?或者是徐海學長,接下來連雪兒也向我表白,最好可以這樣一位一位表白啦!
「桃花運還真不錯。」
討人厭的聲音在頭頂上出來,我抬起頭看著小狐,馬上比了中指給祂看。
「你這傢伙!怎麼對神明這麼不敬。就不怕遭天譴嗎?」
「我就愛比!」
另一隻手也對他比出。
「算了,我不是跟你在這邊吵架,不過你的桃花運真的很不錯。」
「唉~」
「怎麼突然唉聲嘆氣,這樣可不像你喔。」
「我又是怎麼樣?」
「你阿……」
小狐看了許久的天花板,等到他回答我都快要睡著了。
「我也不知道。」
真想打祂!
「我聽得到喔。」
「聽到又如何!我又打不到您!」
「反正你自己好好思考,畢竟這是你選擇的道路。」
「我知道。」
小狐飄到我身旁小聲地說:
「知道就好。」
真的超想打祂!
「算了。」
「你好好加油,我有事先走了,掰~」
「再、見!」
小湖消失離開房間,我馬上躺在床上抱住身旁娃偶。
「該怎麼辦才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