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35.聲音、ゆき、醒來了

繁雜的聲音;輕柔的聲音;快樂的聲音,還有哀怨的聲音。
大街上充滿各式各樣的聲音,雙眼也看著各式各樣的人群,但是……為甚麼會這麼煩?
說是煩,倒不如說是怎麼選擇,一邊是沉默寡言的永澤學長;一邊是吵鬧純情的太陽,兩邊都已經表明自己的感情,那自己要怎麼選?
好煩喔,真的好煩喔~
「耀龍?」
一個聲音走入耳中,我轉過頭看著阿宜,阿宜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餐盤放在桌上。
「你今天怎麼會過來?」
「難道不行嗎?」
「當然可以,但你平常不是都去徐海學長的店裡,那裏不是比較近?」
「我想來這裡。」
「喔,那你自己慢慢來,我還有事先走了。」
「去忙吧,畢竟工作比較重要。」
揮走阿宜過後我很快地將餐點吃完,然後看著手中的平板,上面一張又一張的畫,都是那一天請太陽當模特兒畫出來的圖。
手輕輕摸著圖中的臉龐,純真又善良;倔強又愛鬧,不時小孩子忌妒的脾氣就會上來,但是;為甚麼要打破這一切的日常呢?
不明白;不懂,為甚麼要告白呢?不清楚;不了解,難道這樣就可以嗎?想要一個結果還是一個解脫?
誰能告訴我原因?

你可以嗎?

拿起身旁的東西走出店家,並從口袋中抽出手機打開一封許久的信件,上面寫著一個地址。
看著地址手卻微微顫抖,但是這個答案或許只有他能夠幫我解決,也大概只有他才行。
將地址打上網站地圖查出位子,坐上交通工具跟隨引導來到一家醫院,走到櫃檯前說出一個名子。
「前面直走右轉,然後搭電梯去到六樓的六零五號房,那裏就是了。」
「謝謝。」
搭上電梯當走出來時心中卻有些鬱悶,然後走到病房門口後看著一旁的名子,手握在門把上遲遲無法打開。
「請問有甚麼事嗎?」
這時一旁溫柔的聲音過來,我轉過頭看著那名少女,是”他”嗎?
「請問你是?」
「我、我是你哥的朋友。」
「原來如此,請進吧。」
少女打開門,我也跟著進去,裡面都是維持生命的儀器。
「好久沒有朋友來了。」
少女一邊說一邊整理櫃子以及旁邊的椅子,而我看著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的”他”,雙手不經緊握再一起。
「你先坐。」
「謝謝。」
我坐在一旁,手緩緩抓住他的手,表面很冰、很冰應該是空調的關係,手指好細、好細幾乎沒有肉了。
「哥哥,有人來看你了。」
少女對著他耳邊說著,我慢慢放開他的手,靜靜地看著他的臉龐,心中的許多事情都在這一刻不算甚麼。
「姊姊,我去丟個垃圾。」
「恩。」
少女離開病房,我伸出手輕輕撫摸過他的頭髮,依舊雪白又漂亮,我很喜歡、很喜歡。
「ゆき……」
我拍了拍他的手,嘆了一口氣,鏡子中的人也隨著變回原樣,似曾相似的語氣說著”對不起。”的話語,說完後恢復成現在的樣子,走出病房,搭上電梯,走回家的路上,來到便利商店買了六瓶裝的啤酒帶回家,一瓶一瓶灌入喉中。
酒精薰陶的感覺讓頭昏昏沉沉,但是現在的我就需要這樣的感覺,臉龐躺落在沙發上,雙眼也緩緩閉上,他的模樣映入在眼中,開心、快樂、生氣、悲傷甚至忌妒沒有一幕缺少。

“ゆき——”

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身上披著一條被子,且已經早上了,又一天要開始了。
摺好了被子,準備好早餐,該弄的東西都弄好後去到學校,看見了永澤學長,沒有上前打招呼,他也沒有走來。
中午時間看著體育場上正在打籃球的太陽,他沒有走過來,而我也只是靜靜地在一旁用餐,下課後兩人都沒有過來,甚至回到家底下大門時他們也沒有在,這樣的感覺就像靜靜地等待,等待回復。
回到家後繼續弄接下來的文本以及學校要的作業,弄好這些東西準備晚餐,自己在空蕩蕩的屋子用餐,有時阿宜會陪我用餐,但許多時候都是我自己在吃。
日復一日,兩、三個禮拜過去,我再次來到醫院走道病房發現換了名子,我馬上跑到櫃台詢問”他”的病房,發現轉到一般病房了。

為甚麼?

疑問充滿腦海當中,唯有看見他本人才能確定,我來到一般病房,開門時發現空無一人,但是卻有換洗衣物。

跑去哪了?

轉過頭發現他站在門口,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想要開口詢問他,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報、抱歉,我走錯病房了。」
正當我要走過他身旁時,他抓住我的手臂。
「ライト。」
我慢慢轉過頭,眼簾堅映入他的模樣,身軀靠在門檻上,雙眼也慢慢閉上。
「依然還是這麼漂亮,光。」
「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看過你扮過女孩的模樣,所以你這個樣子只不過是稍微成熟一點而已,還有,我怎麼可能會忘了自己喜歡的人呢?光。」
「但是……」
「只不過你做了變性手術嗎?怎麼會有胸前兩顆,以及下面的那一根呢?」
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摸我的胸口以及腰間,我馬上舉起手想要打下去。
「哥!」
少女從後面叫了一下他,他馬上停下動作並靠近耳邊說:
「你在中庭等我。」
他轉過身說:
「來了~」
「等!」
想要叫他等一下,但他走路速度卻意外很快,一溜煙地就到少女身旁,我看著兩人消失在走廊上。
走道中庭等待,他醒來了?怎麼會?為甚麼?
腦中不斷打轉這些東西,突然眼睛被遮蔽。
「猜猜我是誰?」
「宮城雪。」
「答對了~」
他放開雙手並說:
「不過別叫我全名,我比較喜歡你叫我雪,或者日文的”ゆき”,可以嗎?」
「……恩。」
「哈~話說我跳樓後好像過了五、六年呢。」
「恩……」
「光,你有女朋友嗎?」
「你怎麼突然這樣問!」
他露出邪惡的笑容。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還有你去哪動的手術,這麼逼真,對了!對了!光,這樣我就可以娶你,對吧?對吧?」
他握起我的手。
「你到底在說甚麼!」
我馬上甩開他的手。
「不理你了,我要先走了。」
站起往大門走去。
「光~I iove you。」
我撇了他一眼並比了中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