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36.惡夢、遮蔽、想做的事?

優美地線條;粉嫩的嘴唇,白皙的肌膚以及黝黑的長髮,鏡子中的少年注視著背後的他。
「我,最、最可愛的光。」
他雙手抱住少年並將手指伸入襯衫當中。
「如果這樣被你的好朋友阿宜看到會怎麼樣?」
手指抹過嘴唇,他的笑容映入少年的眼中。
「我可是忍耐很久、很久,每一天、每一日都期待假日的這一刻,光~光~我最可愛的光。」
手解開一顆又一顆的鈕扣,另外一隻手扶著臉龐轉到他面前。
「光,你知道嗎?每次看到你穿制服的樣子,我都想要將它扯開,然後將你推到床上,接著親吻你每一個部位。」
少年沒有回答,他緩緩閉上雙眼。
「光,你討厭嗎?如果討厭扮成女生,可以跟我說,如果你喜歡女生,可以跟我說,我可以成為你最喜歡的女生。」
話語結束,睜開雙眼時一名白髮少女坐在身上。
「你喜歡嗎?」

一陣音樂響起,舉起手抓住手機並看上面的鬧鐘時間,然後將它按掉,接著換上衣服準備上學。
下樓時看見大門前馬路停著一輛轎車,轎車旁站著一個人,我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是他,很想問為甚麼會知道?但還是忍下疑惑,轉身從旁離開。
「光!光!等我一下。」
這時一隻手拉住了我。
「你幹嘛走那麼快!」
「我急著去上課,所以放開我!」
「光,我就是來接你上學,之後上下學我都接你。」
「不用。」
「為甚麼?」
「就是不用。」
我甩開他的手繼續要往前走時,他走到我面前擋住。
「你已經好幾天沒有來看我了。」
「我很忙。」
「光,我知道你跟陳方宜住在一起,但我不會生氣,我只想要你;陪在我身邊。」
「你……」
「光,我拜託你,好不好?」
「我……我要上課,先走了!」
踏步向前走過他身旁,頭也不回地走進捷運裡面,直到了教室才鬆了一口氣,當放學時我拉著阿宜一起回家,但阿宜一下課就去上班,讓我一個人想著要怎麼出去,雖然大學很多出入口,但公車站牌與捷運站口都在差不多的方向,如果往那裏去一定會碰到他。
正當懊惱要抓誰來當擋箭牌時,太陽跟他一群朋友走過,我馬上衝到太陽面前。
「幫我一下!」
「芳宜?」
「可以嗎?」
「幫什麼?」
「我要躲人。」
「難道是學長?」
他馬上向四周看去。
「不是啦,反正可以嗎?帶我去捷運站!」
我說完時太陽身旁的朋友揮手說:
「我們先走了,你就好好跟女朋友一起約會吧。」
他們離開後太陽一臉羞澀地看像旁邊。
「走、走吧。」
「恩。」
我抓起他的手然後開始看向周遭,走出校門後發現其中一邊像在拖著某個東西一樣,轉過頭發現太陽行走速度很慢,就像一隻老烏龜般行走。
「你幹嘛!」
「沒、沒有。」
「沒有救走過一點!」
正當雙手拉住他時,一個身影從面前出現,接著一拳停在太陽面前。
「放開!」
雪憤怒地注視太陽;太陽微微抬起頭看著雪說:
「你是誰?」
啪!
雪打掉我的手然後抓住並往前拉,這時太陽上前將我拉到胸口,且同時打掉雪的手。
「你是誰?」
「光!他是誰?」
雪指向太陽,太陽則摸我的手說:
「沒事吧?」
「我沒事。」
這時雪突然衝過來,太陽馬上抱著我閃開,然後雪再度衝來時太陽伸手阻擋。
「別擋啊!」
「你究竟是誰?」
太陽不耐煩地看著他。
「你們在作甚麼?」
我們身旁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
「難道在玩鬥牛?」
俏皮的聲音伴隨而來,我轉過頭看見永澤、徐海以及雪兒。
「太陽?」
「學長!」
太陽與永澤兩人對視,眼神中像是雙槍對決一樣,不小心便會擦槍走火。
「光,他們是誰?」
雪停下動作,永澤也走過來。
「學妹,聽說你最近沒有去徐海的店,怎麼了?」
「沒怎麼。」
我看向一旁躲避他的視線,這時雪走到我身旁說:
「光,我發現一間很~好吃的店,我帶你去吃,走!」
說完時抓住我的手,這時太陽打掉他的手說:
「等一下!芳宜並沒有說要跟你一起去!」
「你這傢伙~」
雪怒視太陽,永澤走到他們兩人面前擺出停止的動作。
「你們等一下!學妹都沒有說話,你們在較勁什麼?」

學長!你幹嘛將問題扔向我啦!

「我、我決定去徐海學長的店!」
我指向徐海。
「喔,可以啊,走吧。」

眾人來到徐海的餐廳,我看著對面的三人,三人也看著我,雪想要靠近但兩側太陽與永澤學長擋著,雪兒在一旁竊笑。
「修羅場?」
「怎麼辦?」
我小聲的請問,雪兒聳了聳肩。
「我也不知道。」
「光,他們兩位是誰?」
雪指向太陽與永澤。
「光?你是在說誰?」
太陽一臉困惑。
「他就是光啊!」
雪指向我,我馬上抓住他的手,並走離桌旁。
「我現在不是耀龍,是陳芳宜。」
「阿宜?」
「對,陳芳宜。」
「你還真怪,不過你胸前兩粒真的很大。」
他一邊說一邊往我胸口看來。
「你想看多久?」
「光,難道他們不知道你是男生?」
「你……」

他腦筋怎麼動那麼快?

「原來如此,那我要去你家住。」
「為甚麼?」
「當作交換條件,我幫你保守秘密,你讓我去你家住,怎麼樣?很公平吧,還有,如果想做愛愛的事情,都可以喔。」
「……你。」
「如果你不想讓我弄,你也可以弄我,畢竟,我非常喜歡你。」
他的話語不經讓我顫抖,他走回到餐桌旁說明叫我”光”的原因,大家半信半疑地相信。
用完餐過後眾人就地解散,雪也坐上轎車離開,我以為他就一去不復返,但到了晚上八、九點時,門鈴響起,他提著兩個行李箱來。
「哈嘍~」
「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