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39.動物園、視線、再一次

出遊那一天到來,我突然發覺如果自己還是男生,那現在雪兒就是被一群男生包圍的公主,一整個可以當作后宮作品來出好幾本了。
雪突然拉起我的手走到欄杆旁說:
「光,你看是獅子耶。」
「是啊。」
雪感覺就像第一次出遊的小孩子一樣,這時太陽插入對雪說:
「旁邊那隻發情的母獅就像你一樣,一直糾纏還不懂得放手。」
「你說誰像發情的母獅!就算發情,我也是只屬於光的母獅。」
「……」
太陽瞬間無言以對,我也無言畢竟這句話應該要如何回答,我也不太清楚。
「好啦,繼續往前走吧。」
阿宜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點了點頭說:
「走吧、走吧。」
我們繼續往前走,每一個地方都到處看看;到處走走,當停下來休息時,雪在附近看;永澤跟隨上去,阿宜帶太陽去找廁所,雪兒隨後也跟隨去廁所,徐海學長坐在我旁邊看遊覽圖。
「學長,我們現在在哪?」
我轉過頭看著他,他指著地圖上的位子說:
「我們在這。」
我看現在位子在出入口的對面,發現有點太遠了,等一下要前往看電影會有點晚。
「那等一下就回去吧。」
「恩。」
我與徐海學長兩人等了一段時間,發現他們沒有一個人回來,於是分頭打電話給他們,結果他們都不清楚怎麼走回來。
「那就約在入口處,怎麼樣?」
這時我聽見手機的另一頭大喊。
『我才不要跟光分開~』
『你別鬧!學妹,我們就約入口吧。』
「恩。」
心中不經慶幸雪身旁有永澤學長跟著,要是沒有跟著恐怕會有一群人衝入,大該吧?
「怎麼樣?」
我回頭詢問徐海,徐海點了點頭說:
「他們也說好,那我們走吧。」
「恩。」
我們走一會兒時突然下雨,我馬上拿出包包中的雨傘,但是雨傘只夠一個人撐,正當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徐海將我靠近胸膛。
「走吧。」
「恩。」
我靠著他的胸膛緩步走去入口方向,一路上沒有說任何的話,突然一名女孩衝了過來並抓住我褲管說:
「姐姐,拜託帶我去找媽媽。」
怎麼辦?
「你拿著一下。」
徐海將雨傘遞給我然後蹲下身對女孩說:
「哥哥帶你去找。」
「真的嗎?」
「恩,謝謝。」
女孩高興地抱住徐海,徐海將女孩抱起來說:
「雨傘給我吧。」
「不用,我來就好。」
看他抱女孩不方便的樣子,怎麼可能叫他拿雨傘?
「恩,謝謝。」
「不會,不過要怎麼找她媽媽?」
「我們去客服中心,且離這裡蠻進的。」
「恩。」
我跟隨徐海走向客服中心,然後將女孩交給客服人員後繼續前往出入口。
「你人真好。」
「舉手之勞,還有近來一點,不然弄濕可不好。」
徐海用手將我拉入胸懷當中,我不經臉龐有些紅潤,不知道是不是下雨鬱悶的關係,還是身體有點熱的關係,總之我們一路上沒有太多的談話就走到出入口,然後用電話會合他們。
「接下來前往西門町吧。」
我對著大家說,雪馬上舉起手說:
「好,走吧~」

我們前往到西門町看電影,在走去的路程中不斷感覺有股視線看著我,可當我轉過頭時卻只有徐海與雪兒兩人,雪兒一直跟徐海說話,徐海還是一樣沉默寡言冷酷的模樣;讓人猜不透他在想甚麼?
從電影院出來後我們在附近走到一家酒吧,進入包廂後大家開始點酒以及食物。
「你們別喝太多。」
我向雪以及太陽兩人說,因為他們在一旁不斷拚酒,讓我有點擔心等一下要怎麼送它們回家。
阿宜則跟永澤兩人一邊討論一些哲學性的問題一邊小酌調酒,雖然不必擔心但卻感覺有些無聊。
雪兒與徐海兩人的對話是一個一直講個不停;一個則是沉默不時回”恩、喔、是、好”,穰我感覺雪兒還真的很辛苦,畢竟要對這冷酷的傢伙說這麼多話,還需要很多的耐心呢。
「學妹,再過幾個禮拜就要放寒假了,你有甚麼計畫嗎?」
永澤轉過頭看我。
寒假?跑場次吧。
「應該是跑場次跟在家做事吧。」
「那如果約你出來可以嗎?」
「當然可以。」
我與永澤間的對談突然冒出一句話。
「我也要去!你們要去哪?」
雪跑出來插話,而太陽也衝出來說:
「你們要作甚麼?我也要跟!」
「你們是不是喝醉了?」
我看著兩人,雪馬上搖了搖頭說:
「才沒有!我才沒喝醉,別亂說。」
「我也是,沒有喝醉!我可是千杯不醉呢,呵呵。」
太陽說話間眼神有點飄移,我搖了搖頭說:
「你們都喝醉了。」
「才沒有!你說對不對,太陽。」
雪轉過頭看著太陽,太陽猛力地點了點頭說:
「對啊、對啊,芳宜,你絕對說錯了,我們才沒有喝醉。」
「你們。」
他們這樣我真心無言,但幸好其他幾位都沒有喝醉,正當我這麼想時突然聽到嚎啕大哭,轉過頭看見雪兒開始猛哭。
「怎麼了?」
我走上前詢問,徐海搖了搖頭說:
「沒事。」
「甚麼沒事?你根本就不喜歡我!為甚麼要裝?哇~」
雪兒嚎啕大哭並不斷捶徐海,我上前一起攙扶雪兒並對徐海說:
「到底怎麼了?」
「沒事,大概只是喝醉了。」
「我沒有醉,沒有醉!」
雪兒不斷搖頭且臉上的淚不停流出。
「你不要鬧了!」
徐海意外生氣的語氣嚇了我一跳。
「學長。」
「我先帶她出去透透氣。」
徐海抓著雪兒離開酒店,我看向一旁的雪以及太陽發現他們有阿宜以及永澤兩人照顧,所以有些安心,然而現在最令我放心不下的是他們,畢竟雪兒跟徐海兩人分過一次手,如果弄不好恐怕又會再次分手。
我可不想看到好好一個假日,兩人卻因為一些不愉快而鬧分手,於是走出去尋找它們兩人,看了一下四周忽聽一聲拍打,我跟隨聲音來到巷子裡。

「我們分手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