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40.憶起、小孩子、家庭狀況

怎麼會?
燈光閃爍過兩人身旁,雪兒淚水不斷流出,徐海卻沒有伸出任何手來安慰她,只是安安靜靜地在一旁看著她。
雪兒停下擦拭的雙手,一拳又一拳地打在徐海的胸口,最後抓住了他的衣衫,然後臉龐案案再次留下兩滴淚水,雙眼漸漸閉上,過了幾秒鐘後鬆開手,轉過身離開徐海的身旁。
那一夜;大概就是我看到雪兒的最後一夜,我不知道為甚麼雪兒要提出分手,我不知道為甚麼徐海學長部追上去,我不知道為甚麼自己不上前幫忙和解,也許是過度敏銳的直覺讓腳步停下。
那一夜,在歡笑當中我只看著徐海冷漠的臉龐,他靜靜地喝著酒,永澤學長雖上前關心雪兒的狀況,但徐海只單單說著”回家了。”
沒人知道他們分手了,也沒人知道那一夜我目睹了他們結束的過程。
每一回放學後來到徐海學長的店;都不經想起雪兒吵鬧的聲音,還有她那尖銳的笑聲以及突發其來的感覺,或許是一種懷念吧。
喝著咖啡不時看向櫃台,因為雪兒每次都喜歡跑到櫃台裡面;對著小窗口向廚房內的徐海說話,雖然徐海都沒有回答,但事後都會敲一下雪兒的頭並摸了摸剛才敲的地方說著”下次不可以。”
放下手中的咖啡,結完帳;走出餐廳後悠閒的一天又即將結束。

「光~我肚子餓~」
雪趴在餐桌上說著,我端著兩個炒放從廚房裡面出來;將手中的盤子遞給他說:
「餓可以自己煮啊。」
「你不怕我炸了廚房嗎?」
聽他這麼說,我馬上比中指給他。
「去你的。」
「光,我們今天要玩什麼?」
「什麼玩什麼?話說你不用上學嗎?你都沒有國中畢業。」
「不用啊,畢竟我只要娶到你就好。」
「拜託,台灣還沒有通過法律。」
「是嗎?那我們出國結婚。」
「我大學還沒讀完,還有你想被我家人追殺嗎?」
「不會啊,現在提出結婚,可以啊,畢竟你現在不是女生嗎?」
他瞬間突破盲點,畢竟現在我是女生的身分,且按照小狐的說法,我現在女性的身分是全世界都可以合理化,所以就是說在大學四年,我都是女性的身分,可以說是無庸置疑。
「況且根據你那名神仙說的,你似乎可以大學讀完繼續以女生的身分自居不是嗎?所以你想跟誰交往都可以。」
雪這套說法好像我已經蓋章要跟他結婚一樣。
「不過我還是喜歡你男生的模樣,畢竟我比較喜歡被攻的感覺。」
等等!這句話好像哪裡怪怪的,似乎不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當中不是嗎?
「雪,你要不要去看醫生,總感覺你精神方面有點問題。」
「沒有問題啊,你忘了嗎?我伴過女生叫你做,但你再三地拒絕我,所以我才會做出那樣的動作,且家人根本就不了解,光,你的優點,你溫柔又體貼且會做飯、還有許多事情都會聽我的,不善常拒絕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因為你是光,是我最愛的光~」
雪十分開心地說著,但其中有句話卻讓我顫抖,畢竟聽從他的命令是迫不得已,不然也不會這麼做。
「所以光,嫁給我。」
「靠!我才不要。」
我比中指對他,他握住我的中指說:
「光,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
「你這樣根本就恐怖情人!放開~」
「好啦,不過,好好考慮,畢竟他們絕對不可能接受你是男生這個事實,況且你真的跟他們三人其中一人交往,到了你期限過後,他們絕對也會拋棄你,唯獨我,我絕對、絕對不會對你做出不忠的事情,就算跟我父母鬧翻,我也無所謂。」
雪認真的模樣讓我感受到他滿滿的誠意,不過他要是沒有那些有如BL-R18小說、漫畫才會出現的想法,他絕對是女生甚至男生最佳的伴侶,畢竟他有錢、長相也不差,且頭腦也不錯,畢竟在國中時他就有資格跳級上大學課程。
「光,怎麼了?」
「沒事,不過你還是跟父母好好討論,不要做出翻臉的行為。」
「我知道,我會嘗試說服他們。」
「對了,你妹呢?他知道這件事情嗎?」
「你說我妹?知道什麼?」
「就是我是男生以及你來我家的事情。」
「她啊,知道啊,畢竟我跟她坦白我喜歡你的事情,且也跟她說你是男生的事情。」
「難道她不覺得怪怪嗎?」
我有點擔心這傢伙的思想汙染了那名少女。
他搖了搖頭說:
「沒有,且祝福我們,不過她時常說什麼誰是攻?誰是受?以及我是副黑攻,你是傲嬌受之類的話,讓我有點不太清楚她在說什麼?」
原來她妹是腐女啊,看來這兩兄妹都差不多一個樣。
「怎麼了?」
「沒、沒事。」
「喔。」
看來他們的父母還挺辛苦。
「對了,你哥呢?」
「他,很不錯啊,怎麼了?」
「沒有。」
突然間想起以前在他家裡玩時,他哥哥很不喜歡我跟他玩,不知道是為甚麼?弟控?還是說?
不過那一天過後,他沒有針對我多說什麼,這點令我有點意外,畢竟如果真的是弟控,看到我站在他弟跳樓的身旁,肯定會上來質問我許多事情,但這些年過去他哥從沒有對我說過任何責罵,或者任何的傷害和辱罵等。
「那你哥同意來我家住嗎?」
「我沒告訴他。」
「為甚麼?他不是很喜歡你?」
「他現在在國外生活,且已經結婚生子了,所以怎麼可能還關心我。」
「原來如此。」
「不過跟他通電話時,他曾經提到說”要是讓我再見耀龍,我肯定會為你討回公道”,向是這樣的話。」

公道嗎?

我笑笑地看著他,雪一臉無所謂地說:
「不過真要討,應該是在我昏迷的時間就會討,為甚麼要等到這個時候,我哥真怪。」
「也有可能有事情吧。」
「是嗎?我不是很清楚。總之,你不用擔心我家的事情,反正我一生只娶你,我不娶其他人。」
「你還真執著,要是我都不娶你,你不會孤老一生吧?」
雪沒有回答,單單一直看著我,讓我有點害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