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42.下雨、疑慮、真相

磅礡大雨如同水龍頭一樣落下,我躲在一旁遮雨棚靜靜等待雨勢小一點再回家。
早上看過新聞報導說明今天不會下雨,但沒想到卻突然來一陣豪雨,讓我有點不知所措,等待時看著手中的手機想要不要叫雪送雨傘過來?可心想這個時間點雪應該在圖書館還沒有回來。
看雨勢都沒有變小,且附近也沒有便利商店或者賣雨傘的地方,然後近來天氣有些轉涼,如果冒雨回去恐怕會讓自己生病。
想著要是生病,這禮拜的假日場次可就要缺席了,好不容易拿到攤位,如今要缺席實在有點可惜,所以只能等雨稍微小一點或者停止,還有不太抱希望的有人來接。
四處看是否有熟悉的人?然後觀看手機上面的便利商店標示,但發現最近的一家跑過去跟衝回家的距離差不多;於是心中就放棄,繼續等待雨停或者雨小一點。
玩著手機上的遊戲,以及聽音樂等到有些不耐煩,拿起手機想要打給雪或者阿宜,可想到他們兩人都有事情,且這是自己冒失導致,所以也不好意思叫他們停下手邊事情。
「你怎麼了?」
我抬起頭看著眼前人。
「徐海?不對!是學長。」
“差點說錯話。”
「沒帶傘?」
「恩。」
「那走吧。」
徐海將傘靠近我,我看著他說:
「你怎麼會在這?」
「買東西。」
「不用上班嗎?」
「休息。」
「喔。」
徐海好像不想多談,不知道他是否有察覺到我知道那一晚發生的事情?可從他的眼神中卻多了一些落寞,或許那時應該叫他追上去,但不知為何當時覺得;自己要是那時跑上去,那接下來的局面會更加不可收拾。
「最近多多少少都有在下噢,下次記得帶雨傘。」
「好。」
我點頭時發現徐海停下腳步,轉過頭才發現已經走回家了。
“該問嗎?”
“要問甚麼?難道要揭開他人的傷疤嗎?算了吧,自己還是不要那麼缺德,就算是為了得到題材,也不該如此。”
「你不上去嗎?」
「我想報答你。」
我拉住他的手。
「喔。」
「走吧。」
我們一起上樓,我在廚房切了一盤水果端到他面前。
「請用。」
「謝謝。」
他吃著水果時,我看了一下袋子內的東西,有洋蔥、馬鈴薯、紅蘿蔔;還有一包肉塊吧?
「你要煮咖哩嗎?」
他看了我一眼後搖了搖頭說:
「我要煮羅宋湯。」
「是喔~」
「恩。」
很想找話題聊,但不是很清楚徐海學長喜歡什麼?
「雖然不想過問,但你跟他怎麼樣?」
「他……你是說永澤學長嗎?」
「恩。」
「這個……」
很難回答他,畢竟自己是男生的身分如果沒有告訴永澤,那交往的事情恐怕也不可能實現。
“等等!這樣不對吧?畢竟自己也沒有打算交男朋友啊!”
「看來你還在考慮。」
「我……」
“這個本來就應該考慮一下。”
這時房門打開並傳入雪的聲音說:
「光,我今天找到一個前線列按摩的方式,我今天晚上幫你弄好不好?還有想問你,你變成男生有多久的時間?」
雪一邊說一邊走進客廳,接著看到徐海,我本想上前阻止他,但已然來不及。
「原來家裡有客人。」
雪看著徐海,然後拿起桌面上的水果吃並說:
「好久不見啊……光,他是學長,對吧?」
雪看向我時,我很想找一個地方將自己埋,我轉過頭看著徐海說:
「學、學長,你別聽雪……」
徐海轉過注視我的眼神,讓我不敢再繼續多說,因為冰冷的神情宛如一面冰強襲面而來。
「你是男生?」
「我……」
“該怎麼說呢?”
我轉過頭瞪雪一眼,雪馬上上前說:
「學長,抱歉,我隨便說的,別在意,光是貨真價實的女生。」
徐海看了他一眼後說:
「這個……我…..學……」
他轉過頭看著我,我感覺快要昏倒的模樣。
「所以你是人妖?」
“我的媽媽咪啊,結論是人妖,當然這是可能地,畢竟按照我這個樣子肯定像是做過手術的人妖。”
「不是。」
我抓起他的手馬上放在自己胸口上,他想抽回首但雙手被我牢牢靠住。
「怎麼樣?」
「我……不知道。」
徐海曖昧的感覺讓我有些不爽。
“算了、算了,就算暴露也無所謂,反正是自己犯的錯。”
「小狐!」
我放開徐海的手然後大聲叫小狐來。
『小狐?』
雪與徐海兩人困惑地看我,我這時才想起要叫小狐,是要摸那名玩偶,於是快步走入房間拿出玩偶,摸了摸並說:
「我愛你!」
兩人納悶間,我頭頂瞬間小狐穿著一身祭祀服出現並說:
「怎麼突然間叫我?」
「可以把我變回來嗎?」
我對小狐說時雪與徐海兩人對看彼此,小狐也看向兩人然後說:
「你想恢復給他們看?」
「對。」
「喔,好吧,算是破例一次。」
小狐彈了一下手指,我瞬間恢復男兒身,身上的衣服沒有太大的改變,畢竟本身就穿得比較寬鬆一些。
「這個效果只會持續五分鐘左右,五分鐘過後就會恢復,那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先走了,掰~」
小狐說完馬上消失,好像快要年末祂也很忙。
現在變成原來的模樣讓徐海感覺一陣驚愕,而雪則一臉高興地抱上說:
「你就永遠這樣吧,不要再變回去了。」
「狐仙說只能維持五分鐘左右。」
「喔,好吧。」
我轉過頭看著徐海,徐海抓了抓頭。
“看來內心衝擊很大。”
「抱歉,學長,欺騙了你。」
「這……是你原來的模樣?」
「是……」
我將事情稍微向徐海說明,徐海聽完後點了點頭,我低下臉龐說:
「抱歉,欺騙了你們。」
「沒、沒事,不過,我希望能夠快點跟永澤說,以及我想那名學弟也要知道。」
「我……」
「學、學弟……」
徐海欲言又止的模樣,我不經想到如果告訴他們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告知了,我也會離開,畢竟騙了他們。」
徐海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站起身。
「我先離開了。」
「恩。」
我看向他落寞的背影,想著如果告知他們兩人,或許也會是這樣的背影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