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43.掙扎、雪的愛、學長情歸

將這件事情告知徐海是正確的嗎?還是只想一個解脫?
偽裝了半年的女生,遇到了兩位學長;碰到了太陽,他們讓我感受到男女之間的相處,以及男女之間才會有的甜蜜感,使我沉溺在身為女生當中。
可是,欺騙的了別人,卻欺騙不了自己,因為打從心裡面仍然是一名男生。
身體的外觀雖是女孩,但內心依舊是名男生,不倫不類的感覺讓這半年自己的情緒猶如坐雲霄飛車一般,一方面擔心他們知道我原來身分是男生會怎麼樣?一方面卻有身為女生玩弄他們的痛快感。
這樣的自己還真是差勁,還真是邪惡,甚至可以說是一名玩弄感情的小丑。
不過如今向徐海學長說明這一切,心中的大石卻有一點點放下,就好像說出真實的感覺,令人有股說不出的爽快感。
可是,為何淚水會留下呢?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從臉龐掉落,情緒翻湧停不下來,這段時間的快樂以及煩惱;還有一切的謊言都湧上心頭。
這難道是自責嗎?還是後悔許下那樣的願望?
果然如同那名少女所說,自己是一名騙子,是一名騙子。

「光……」
我慢慢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雪,雪撫摸我的頭髮說著。
「光,我不管你是男生還是女生,你就是你,你就是我喜歡的光,所以別管他們,跟我走吧,我們出國去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生活,好嗎?」
雪的這句承諾很誘人、很美好,但是他的家庭肯定不允許,他跟我在一起。
「雪,謝謝你,但是……」
「你擔心我家,我說過了,我不管他們怎麼想,我就是要跟你再一起,我說過多少回了?為甚麼?為甚麼?你終究還是不肯相信我!」
雪激動地站起身說,我馬上抓住他的肩膀。
「雪,我……」
「光,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你,你為甚麼還不明白?」
雪從小的感情,讓我很害怕,曾經恐嚇將我裝扮成他想要的模樣,曾經收集我身旁的東西,曾經秘密調查我的一切,甚至最後跳樓表明心意,然後最近提出各種讓我傷害他的舉動,這些只是為了——”愛我?”
他的愛,是真實也是恐怕。
他的愛,是真切也是自我。
他的愛,是真心也是強迫。
他的愛,太重了、太重了,如果接受,自己是否會承受的了嗎?我捫心自問自己是否可以滋潤這份無謂且將所有一切奉獻的愛?
如果、如果那天無法回報時,他,會不會做出甚麼令人害怕的事情?
這是內心的掙扎,也是心靈上的算計,或許像這樣的自己,應該獨自一人生活。

「雪……」

人的心情是矛盾——

那一晚,我親吻了雪,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這麼做,但是那一晚雪在我房間裡度過,做了他喜歡的事情,也幫助我發洩許多感情。
我不清楚自己為甚麼要這麼做?明明想要拒絕他,明明不要答應他,但是,自己卻成為慾望的傀儡,做出雪想要的事情。
我——究竟?

太過混亂的心情,以及自己矛盾的狀態,所以只能將自己放逐、流浪,或許可以讓情緒放輕鬆一些。
搭上捷運,來到遙遠的河畔,注視著青天白雲;開闊了心胸也放鬆了一下感覺,或許是太過壓抑自己吧?
畢竟要在他人面前假裝自不熟悉的個性,甚至假扮成不同的人格,那樣的狀態種是讓自己感到疲倦又勞累。
當說出真相的時候,那一份輕鬆的感覺卻揮之不去,看來與小狐的契約也可以不必存在了,畢竟自己無法駕馭這樣的感情。
打從心底無法承認自己是一名女生,從頭到尾都用謊言包覆自己全身,當一把名為”感情”的火苗開始蔓延開來,並燒盡所有假裝的捆鎖後,自己剩下的就是一俱擁有女孩外面的男子。
踩踏在淡水老街上,傾聽一旁街頭樂手的曲目,讓自己沉溺進連接汪洋大海的河口,宛如回到母親的懷抱當中,令人熟悉又懷念。
睜開雙眼時看見一名熟悉的人影,注視著人影以及聽見她身旁的朋友講話。
“是雪兒。”
“要上前打招呼嗎?”
拿起手機撥打雪兒的號碼,她接了起來發現是本人。
『怎麼了?』
我看著她困惑的模樣,不經想去逗弄她一下。
「你猜猜看我在哪?」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你在哪?你真愛開玩笑。』
「你回頭。」
『嗯?』
她轉過頭看了一下周圍說:
『怎麼了?啊!難道你在這附近嗎?』
「對,往椅子上看。」
『恩。』
我看著她,她像發現我一樣揮了揮手,我也揮了一下後;她走了過來說:
「你怎麼會在這?」
「出來散步。」
「原來如此。」
這時她朋友走來說:
「你朋友?」
「恩,她叫陳芳宜。」
雪兒貼心地介紹我,我舉起手說:
「你好。」
「你好,可以叫我小R。」
她抬了一下下巴說,感覺像是一名很酷的女孩。
「那雪兒,你們先聊,我去買個東西。」
「好。」
她離開後雪兒坐在身旁說:
「怎麼了?」
「我才比較想問你怎麼了?最近怎麼沒去咖啡廳?」
我試著詢問他們分開的原因。
「我跟徐海分手了。」
「甚麼!怎麼會?」
又開始裝了,心裡某邊暗暗自語。
「其實我跟徐海從來沒有復合,反而是我一廂情願跟著他。」
「怎麼會沒有復合?」
「是啊,我以為他已經接受我,但其實我與他再次相見時,他的心已經裝下另一個人了。」
她落寞的感覺令我有些心疼,雖想怪徐海學長移情別戀,但當時徐海學長已經與雪兒分開,所以也沒辦法怪罪於徐海學長。
「另一個人?」
「恩。」
她點了點頭。
“不過這另一個人是誰有點好奇,畢竟讓這位冷酷公子哥喜歡上,那一定有什麼厲害的地方。”
「那我可以問一下,是誰嗎?」
「那個人——是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