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戀男-大哥五回

地點交給你那之後過了一段時間,雖然有時會想起如果那時跟你一起去不知道會怎麼樣?但其實依照你的專業,如果交給你地點還抓不到人,那恐怕只能說人家技高一籌,如果你抓到人那也代表說正好而已。
所以就看你的技巧如何?不過教導你的過程當中我很愉快,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雖然調教人是我的興趣,但這一方面的教導也只是另外一種的調教方式。
【Epilogue】輕柔地樂章以中曲變奏後生輕快,輕快中帶點愉悅感,許多的事情都迎刃而解,所有的煩惱都拋卻往後。
這首歌洋溢在店內,客人們沉靜在這首歌曲中享受,而我也在思考下一位進來的人會是誰?這時門緩緩打開……
「善榮,好久不見。」
他帶著微微笑容走到吧台前,我注視著他笑笑地將酒單遞上前。
「徐先生,今天要喝什麼?」
「來杯Gin Tonic(琴湯尼)。」
「好的,這次我用Van Gogh Gin(梵谷琴酒)為基底,為你調製這杯Gin Tonic,如何?」
他笑笑地看著我。
「你還真調皮,不過我可不會像梵谷一樣割下自己耳朵。」
「你的耳朵這麼美麗,哪!」
這時手機響起音樂,我拿起來看了一下是你的來信,於是打開來看。
“今天去你家,幾點?”
“1”
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情,等待其他客人離開後徐先生帶著酒勳臉龐看我。
「你有去嗎?」
搖了搖頭。
「果然會害怕。」
「不,畢竟我已經不屬而那裏的人,所以就不加以干擾,況且現在的生活我很喜歡,為何要因為一個案件就毀掉現在的生活呢?你說是吧。」
「哈,我還以為你喜歡冒險呢。」
「冒險,跟你們在遊戲中遊玩,難道就不是一場冒險嗎?」
撩起他的下巴,他斜著臉龐注視我。
「今晚可以嗎?」
搖了搖頭。
「抱歉,跟人有約了,下次吧。」
「好吧,那我就先離開了,有緣再會。」
他離開後我整理店面鎖上門後離開,回到家時看見你坐靠在房門旁,我蹲下身看見你已經睡著且身上穿著是冬天的警察制服,看來成功了。
打開門然後抱起你,你緩緩睜開雙眼注視我,然後轉頭;回頭一臉羞澀地看著我。
「放、放我下來!」
「好啊!」
我雙手往下抖了一下,你雙手急忙勾住我的脖子。
「你還真可愛呢?還有怎麼突然間穿制服到我家?」
「你真的很可惡!我怎麼會交到你這種朋友?」
你一邊說一邊將臉龐塞到我胸口當中,我靈巧地用雙腳脫下鞋子,然後在昏暗中往樓上走。
「等一下!要去哪?」
「去我房間。」
「等一下!為甚麼要去你房間?」
「你很囉唆,你知道嗎?」
「但是!但是!」
我站在房門前將你放下,你站在門前背對著我。
「阿榮,你是不是喜歡我?」
打開門將你推入房間當中然後鎖上門,你轉身時我上前親吻臉龐,然後看見你驚愕地表情且往後退了幾步。
「你真的喜歡我?」
「你真的很煩,你知道嗎?」
我再次上前親吻你但這一回不是臉頰而是嘴巴,你沒有反抗任憑我將你嘴巴攪動到快要喘不過氣,且同時你的帽子也掉落到地面,灑落地黝黑頭髮在月光下印出一抹金黃。
「怎麼樣?這下你瞭解了。」
你低著臉龐。
「我還是不明白,為何你會喜歡我?你明明有那麼多對象,且以前不管在任何時期你都有一群女生圍繞,還有連同男生都十分喜歡你,像你這種人氣王為何會在意躲在牆角的我?」
你抬起頭時我看見眼角邊的淚珠,我馬上擁抱住你。
「就是因為你,所以我才喜歡,不是因為你跟我是住在隔壁,雙方父母彼此瞭解,而是因為就是你,你的善良以及羞澀還有那蠢蠢的樣子,有時神經大條到就算身旁有喜歡你的女生,你也沒有察覺,甚至要人一點一滴地提醒才有感覺。」
雙手深入你的襯衫當中,手指撫摸你的背肌,你雙手抓住我的衣服。
「等、等一下!」
「我不可能在等待,我現在就要發洩累積了二十幾年的感覺,是,我喜歡你,不只是你的人、你的身體,甚至你的職業,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歡,我想要擁有你,我想要佔有你,如何?你願意嗎?」
雙手將你推倒在床上,雙腳壓制你的身體。
「我不知道,但是……」
「但是甚麼?」
你撇開臉龐。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只是我很在乎你,不想和你分開,就這樣。」
「那就這樣吧,你之後就搬回來住,反正隔壁也要租人,怎麼樣?願意嗎?」
「但!」
手指止住你的話語。
「不要再說但是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明白嗎?」
「……」
靠近你的耳邊。
「說”明白了,長官。”」
「我……」
「不回答那就算了。」
我站起身轉過時突然感覺手腕被拉住,轉回頭看著你垂下臉龐。
「明、明白了,長官。」
抬起你的下巴,然後再次地親吻並緩緩躺下,接下來的事情只能由夜晚才能夠明白。
這樣的結果不算太好,不過也算是我預料當中,畢竟像你這樣的人,不強硬一點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喜歡”是甚麼?
下個月時你如同我說的照做搬到隔壁的房屋,你帶我進入房屋當中參觀正在整理的房間,我捲起袖子開始幫你整理。
「不用啦。」
「沒關係,況且你應該不會做菜吧?」
「別小看我,我可是會做菜。」
「好啊,但今晚的晚餐就麻煩你了。」
「等!等一下。」
「就這樣啦。」
果然你不知所措的表情是最美麗的果實。
晚餐間你做了咖哩飯,我笑笑地看著煮爛的馬鈴薯以及紅蘿蔔。
「哈。」
「別笑了!還不是因為你突然說要來吃!」
「好啦,好啦。」
果然你生氣嘟嘴的模樣是最可愛的代表。
夜晚間你躺在床上看著上方的我。
「你不回家嗎?」
「要我回家嗎?」
你搖了搖頭。
「恩,那就開始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