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3.強材

正皓緩緩將頭低下,沉默間廢材走到身旁坐下,廢材看著眼前人。
「我有點口渴,可以幫我拿杯水嗎?」
正皓看一眼廢材。
「好。」
他走出辦公室時一名警員上前。
「學長,這是整理好的證詞。」
「好。」
他接過手翻開看了一下,如同廢材所說,被害人早上入住,前後三人登記進出,並叫了五次客服,分別有三至四人送餐,其中有一人隔天辭職。
「這人辭職有去住所問嗎?」
「有,但住所沒有人回應,然後問了一下鄰居,鄰居也不太清楚,然後也說這間是租房。」
「那房東方面呢?」
「這個我們還在連絡。」
「恩。」
正皓拿著資料回到辦公室,廢材看他手中只有紙張。
「請問我的水呢?」
「喔,抱歉,我這就去拿。」
正皓轉身時廢材拿起他用的杯子喝一口。
「你!」
「怎麼了?借喝一口沒甚麼事情吧?還是你介意間接接吻?拜、託~我們都做了那件事情,還有!」
正皓摀住廢材的嘴。
「閉嘴!」
廢材伸出舌頭點了一下正皓的手,正皓馬上鬆開手說:
「噁心!」
「噁什麼心!現在都已經多少世紀了,還噁心,還有現在不是推廣多元文化嗎?像我這一種也是一種文化。」
廢材伸手撫摸正皓的大腿,正皓馬上退後一步說:
「你這是做什麼!」
「東警官,我都給你看誠意了,且別忘了,你的小兒子還在我手中,總~」
廢材一邊說一邊站起身走到正皓面前,正皓往後退一步。
「你別前進!」
「不會不答應我吧?」
廢材挑了一下正皓的褲頭,正皓馬上將廢材的手撥開。
「你這變態!難道你不怕我告你性騷擾嗎?」
「我倒還好,你也看過那黑卡,應該也知道我不缺錢。」
「我哪知道是不是偷來?我已經請人調查你黑卡的問題。」
「呵,你調查,也只會有一個答案,那是瑞士銀行核發的黑卡,然後為了守護用戶個人資料,採取絕對保密條款,且你這一查,恐怕得經過外交部,然而外交部受理還得連繫當國的外交部,接著通知警局,才能調出我的一部分資料,不過呢,你還得想想甚麼罪名來調動我的個人資料,如果你拿襲警這方面來說,哦……」
廢材往後幾步打量正皓的身材。
「你……」
「應該很難構成,然後你想屈打成招,我可以聲請律師吧?」
「你……」
「東警官,來回幾趟大概半年就過去了,然後大概還要一年半載吧,才能夠有實質的消息,如要提告恐怕不拖上兩三年都很困難,接著你手中案件,呵,我只能說聲抱歉,大概只會成為冤案,因為再過不久,我想一個組織清掃,應該兩個禮拜吧,就會結束了,再過一個月的安排籌畫,估計再過兩個月就會有人投案,接著所有事情都由他一人承擔,如果你想做這冤案的主謀,請,我不攔你。」
廢材雙手平舉在正皓面前,正皓撇開頭將手中的資料甩放在廢材雙手間。
「你看吧。」
「答應我了?」
「是。」
「那真是太好了,我馬上訂旅館,我想要好好親你的身體。」
廢材一邊說一邊將資料拿好並將手機掏出打電話,正皓將他手機搶走並停止撥打。
「你這是做什麼?」
「做什麼?我想好好親你啊。」
「你!」
「怎麼了?我可是說了,這十五天,你的身體歸我,沒錯吧?」
「我……」
正皓想不起廢材之前的話。
「好啦,不玩你,不過我說,你的身體這十五天歸我,可不假,明白嗎?」
「是,那可以幫我解開嗎?」
「不行,你的小兒子還得當抵押品,如果你反悔,我一輩子也不解。」
「你!你這根本——」
廢材舉起手止住正皓的話語。
「不要拉倒,你茶你的案,我過我的生活,而你的小兒子就好自為之,先走了,掰!」
廢材轉身轉開門,正皓一手將門推回去。
「不行!」
廢材看他一眼露出鄙視的嘴角說:
「你攔不住。」
「我答應,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怎麼了?」
「不、不、不能弄傷——」
「甚麼?」
「不能弄傷我的身體。」
「決不會,相信我,那今晚就來吧。」
廢材緩緩靠近正皓——

雞啼鳴,隔日昇,一人愁臉對視窗旁人。
「昨晚睡得好嗎?」
​​​​​​廢材說完後喝一口咖啡看著床上裸身的正皓。
「睡得不錯。」
「看來我按摩技術沒有退呢。」
正皓深吸了一口氣。
「今天要做什麼?」
廢材端一個杯子坐在床邊,正皓馬上閃到一旁。
「你想做什麼?」
「東警官,你怎麼像隻小綿羊看見大灰狼一樣。」
「恐怕我不只看到一隻大灰狼,反而是餓死鬼投胎,不,是色鬼轉世。」
正皓撇開頭拉起被子。
「我知道,你是迫於無奈與我合作,不過我也說了,十五天肯定幫你解決這件案子,你就相信我,還有這咖啡給你,新泡,別擔心,喝!」
廢材將手中的杯子遞給他,正皓看了一眼後廢材搖了搖頭說:
「沒下藥,還有,喝完吃飽後,我們去那發生案件的旅館。」
「去那做什麼?」
正皓接過廢材手中的杯子,廢材搖了搖頭站起身。
「抱歉,無法跟你說。」
「你!」
「你甚麼你,別婆婆媽媽,像個女子一樣,我只是昨晚幫你按摩,還深吻了幾口就這樣。唉~真不知道我是跟了一名警察還是一名少女。」
「你、我!」
「走了,穿好你的西裝,我可沒弄壞,還有下次別那麼彆扭,不然往你後面塞東西。」
廢材一邊說一邊將西裝仍到床上並最後指著正皓,一臉強勢的模樣不經讓正皓屁股一縮。
廢材在櫃檯開始做退房手續,正皓急急忙忙地來到身旁。
「不是說吃飽嗎?」
「路上再吃,走!」
廢材辦完手續後轉身拉起正皓的手。
「為什麼這麼急?」
「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