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7.情緒

正皓注視大門到了晚間仍舊沒有動靜,他拿起電話打給廢材。
『怎麼了?』
「你去哪了?還有肚子餓嗎?」
『恩,有一點,還有我這就出來。』
「出來?」
過了一段時間廢材坐回車上。
「你出去吧,我繼續來站崗。」
「你剛剛去哪了?」
「大樓裡面。」
「大樓裡?」
「對啊,你不是希望不要鬧出人命嗎?那我當然是在最近的地方守護她!」
碰!
「怎、怎麼了?東警官。」
廢材貼在車窗上,正皓單手抓住他的肩膀另一手則撐在窗戶旁。
「你這樣做很危險,你知道嗎?」
「不、不用擔心我。」
「你難道是笨蛋嗎?這麼危險的事情讓我來做就好。」
「這不危險,不用擔心。」
「要是犯人發現你,你要怎麼防身?」
「我有學過防身術。」
廢材露出無關緊要的笑容想要安撫正皓躁動的情緒,但正皓的表情卻十分兇惡。
「別跟我說這個,要是對方拿槍,且不只一個人,你知道,你這樣很危險。」
「但讓你一個人進去也很危險啊,況且你要怎麼進去?」
「我可以跟她說;我的職業啊。」
「你傻了嗎?這樣就會讓她警惕,然後斷線索,還有要是她是那組織的人,你被抓,那怎麼辦?」
「總比你被抓來的好吧?」
啪!
手掌甩過正皓的臉龐,他一臉呆愣地看著廢材,廢材頭慢慢轉向一旁,正皓坐回原來的位子上,兩人沉默了一段時間。
「你想吃什麼?」
「隨便。」
「好。」
正皓走出車子,走向不遠處的便當店。走回去後將便當交給廢材,兩人用餐間沒有任何話語,只是靜靜地將手中的飯盒吃完。
「那……我進去了。」
廢材打開車門,正皓沒有說任何的話,只是靜靜地將手中的東西收拾起來——

風月下一首首輕柔的音樂在正皓耳邊迴繞,燈光渲染以及剛才不知為何的情感?使他想起那沙發上沉睡的廢材。
撫吹而起的白簾透入一抹陽光揮灑在廢材身上,依偎地身軀像是一隻懶惰的貓咪受到陽光洗禮而沉眠,黝黑的頭髮也受到陽光的反射染上化成咖啡的髮色,並與那白嫩的皮膚融合成鮮奶倒入咖啡一樣美麗又幻化的感覺,一圈一圈的白絲圍繞著咖啡。
手指輕輕撥過平靜地瀏海,顯現出那如同眉月般的眉毛纖細又迷人,直挺的鼻梁宛如珠峰雄偉又不失優雅,粉嫩地雙唇讓他想要好好咬下這顆香甜美味的草莓一樣。
正皓手托著臉龐,雙眼雖看著車窗外的大門,可眼中卻不時出現廢材的身影,身體也隨著想他逐漸按捺不住,可要間卻因為這份情感受到疼痛的刺激,他搖著頭看著褲頭之間,伸手觸碰時一陣酥麻湧上,整個人往後縮起,他喘氣之間想要穩定下自己的情緒,於是打開動感的音樂,希望能夠按捺下這股情感。
過了一段時間後突然電話聲響起,正皓馬上拿起來看來電是誰?上面顯示廢材的電話號碼。
「怎麼了?」
『有人從她的房間離開,你觀察一下是否有出大門?』
「好,請問特徵?」
『黑帽子,身高約一六五左右,身上穿著一件深藍色外套,淡藍色牛仔褲,還有他帶著一個白色口罩。』
「一六五?難道是她本人?」
『不清楚,總而言之,就算是她,她應該也沒必要穿成這樣。』
「也是。」
『不過先不要前去詢問,先跟蹤就好,還有當他停下來時發地址給我。』
「明白。」
正皓轉過頭仔細看出大門的人,這時一名像廢材說的人走出,正皓馬上下車跟隨那人,跟隨時從大街到小巷,小巷去到大巷來回穿梭數次,接著搭上捷運,一路上的行蹤令正皓感到困惑,下了捷運站後走進蜿蜒小巷,然後走進一間看似廢墟的房屋,正皓小心翼翼地跟隨在他的身後,直到看到他進去到一間房屋。
正皓將地址傳送給廢材,廢材回應”先別動”,正皓想要將這份訊息傳給配合的警察,但廢材的這句話讓他暫且動作,等到廢材來到。
「你覺得要進去嗎?」
「不、先守著,畢竟他不可能進去太久。」
「恩。」
兩人在不遠處的轉角口等待房間門再度打開,等候了一段時間房門再次打開,兩人注視出來的人依舊是那名嫌犯,於是兩人先行下樓避免被看到。
「正皓,等一下就上前抓住他。」
「好。」
「對了,車子就在對面。」
「瞭解。」
嫌犯走出時兩人互相上前將對方壓制住並帶到車子裡面,廢材馬上將車開往遠處的郊區,停下車子後正皓看著身旁的人。
「吳小姐,你到哪裡做什麼?」
「不關你的事吧?還有你們究竟是誰?想要甚麼?」
「我是警察,我正在調查最近的殺人案。」
正皓拿出自己的警察護照,吳小姐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真沒想到,被你們給逮到。」
「吳小姐,你去哪裡做什麼?」
「我去那裏拿藥。」
「拿藥?」
「是。」
「拿甚麼藥?」
「關你什麼事?還有快點放開我!」
廢材轉過頭搖搖手指。
「抱歉,沒辦法。」
「陳先生,沒想到你是個大騙子!」
「騙子也好,總比你這個殺人犯來的好。」
「誰殺人了?」
「你啊。」
「拜託,我只是將東西擺在房間門口,才沒有殺人!」
「什麼東西擺在門口?」
「我哪知道那是甚麼東西?」
吳小姐撇開頭一點也不想搭理兩人。
「算了,吳小姐,你跟我們走。」
「我才不要!」
她咬了一下正皓的手,接著轉身試圖打開門,廢材也上前要抓住吳小姐,但一陣騷動過後她跑了出去,兩人想追上時忽聽見槍聲,兩人看著眼前的車子,伸出車窗的手拿著槍械,正皓也馬上拔槍,但對方將手回車內,正皓對準輪胎開槍但沒有擊中,對方駕車離開時正皓追了一下,發現對方將車牌蓋上所以無法辨識。
正皓跑回到吳小姐身旁看著廢材正在做緊急治療,但廢材搖了搖頭並轉過臉注視正皓。
「抱歉。」
「我們將屍體送回去。」
「不行,你想被誣賴嗎?就這樣擺著,我們走!」
廢材轉過身準備離開,正皓抓住他的手。
「不行!我們必須將她送回給她的親人。」
「你白癡嗎?一個毒人最好有親人!」
「毒人?」
「對!安非他命。」
廢材一邊說一邊將一個袋子舉起,袋子內有著白色的東西。
「你不信可以去調查,反正我要離開!」
「但是,廢材,這樣棄屍不好。」
「拋下你那無謂的情感,我們要追捕的是犯人!」
「廢材!你在說什麼!」
正皓抓起廢材的衣領,突然感覺有些朦朧,眼角看見廢材的手中有針筒。
「你!」
正皓慢慢往後退,廢材看著他不言不語。
「廢、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