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10.輕、情

「廢材、廢材,你在哪?」
正皓看向四周尋找廢材的蹤跡,但剛才他已經看過整個家,卻毫無人煙只留一席殘缺,正皓轉過身跑出房屋走到守衛室詢問。
「請問你有看到誰進出我的房子嗎?」
警衛搖了搖頭。
「沒有。」
「但我的房子莫名地打開,然後地面上被、被……」
正皓緊張的情緒讓警衛感到有些害怕。
「東先生,我記得你是警察,這種事!」
正皓舉起手示意警衛不要繼續說話。
「我、我,等!我知道了,一定是這樣。」
他跑下停車場開車前往到旅館詢問廢材的下落,但之前所待的旅館卻以沒有廢材的資訊,他走入車子內思考接下來的事情。
跑去哪了?
跑去哪了?
跑去哪了?
廢材,你……跑去哪了?
正皓抬起頭看見車窗外有一個熟悉的身影,他馬上下車跑去追那名身影,可身影卻進入人群當中。
「不好意思,請借過,麻煩,請借過!」
正皓來回穿梭在人群當中尋找身影,看到時他馬上衝過去想要碰觸對方,但這時一群人從旁出現阻擋了兩人,正皓探頭希望不要跟丟對方的身影,當人群散離後他馬上追上去。
可要追上時卻看見身影搭上公車,他站在公車站牌挑望車子離去的背影,以及車內最後一排所見的身影,他憤怒地敲了一下公告牌。
「可惡!」
周圍的人被嚇了一跳,正皓瞪了他們一眼後離開,回到車子上抓了一下頭髮。
「為何要離開?不是說喜歡我嗎?廢材……」
臉龐邊緩緩落下不知名的水珠,雙手遮蔽了臉龐,直到心情平靜過後才鬆開雙手。
「明明就有進展,你為何要離開?廢材。哈,也是,你叫廢材嘛,不需要遵守約定,就如同你對我下的枷鎖一樣,要是沒有你,要是沒有你,我、我——」
正皓抓起廢材的手機點開畫面,發現上面是自己的沉睡然後他醒著的照片。
「還真醜呢。」
他滑動手機發現有設置密碼,手指點了幾下結果解開。
「0707,是我的生日,他甚麼時候知道?」
正皓點開相簿發現裡面全部都是自己的照片,不時會出現兩人合影的照片。
「這些……廢材,我一定要找到你,然後解開這個!」
他開車回到家想著是否有遺漏的地方,但當開門時看見家裡原本雜亂的空間變得乾淨整潔。
「廢材!」
正皓立馬衝入房間當中看見廢材正在看著手中的紙張。
「回來了,抱歉,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後回!」
廢材看著正皓低頭站在身旁。
「怎麼了?」
這時正皓一把緊抱住廢材,廢材不明所以地撫摸他的頭髮。
「怎麼了?」
他沒有回答反而越抱越緊。
「如、如果你是為了我幫你整理感到生氣,我很抱歉。」
正皓依舊沒有回應只是緊緊地將廢材抱緊,臉龐埋入廢材的胸懷當中。
「東、東警官,你到底怎麼了?如果你想吃東西,我可以馬上幫你煮。」
「……不用。」
正皓抬起看著廢材一臉困惑。
「那……請問怎麼了?」
「你剛才去哪了?」
「我去買晚餐。」
「家裡不是還有食物?」
「拜託,那些食物早就沒了,你以為我買很多嗎?」
「那我明天早餐要吃什麼?」
「你先鬆開手,我在跟你說,好嗎?」
廢材看著正皓環抱的雙手,正皓慢慢將雙手鬆開然後坐在床邊。
「回答我!」
「早餐店。」
「不要,我要吃你手作。」
「沒有材料,怎麼做?」
「三明治不是很簡單?」
「拜託,那要麵包、蛋、肉還有蔬菜,你以為簡單喔。」
「反正我要吃你手作,不然我會……」
正皓緩緩靠近廢材,廢材往後退了一下。
「你會怎麼樣?」
「換我抱著你睡覺,然後讓你也嘗嘗喘不過氣的滋味。」
「你真幼稚。」
廢材臉馬上撇開,正皓將額頭靠在廢材空出來的肩膀。
「我就想吃你手作,難道不行嗎?」
「當然可以,但你怎麼突然間這麼想要?」
「被你養壞了。」
「等等!甚麼被我養壞了?我昨天只不過綑綁了你,難道你就這麼容易壞嗎?」
廢材說完後正皓立馬打了一下他的胸口。
「你在說什麼?我說,我的舌頭被你養壞了,所以非吃你的料理不可,明、白、嗎?」
「喔、喔,原來如此,看來我已經抓住你的胃了。」
「那就好好胃飽它。」
正皓露出淡淡地笑容。
「它很難餵。」
「才不會,只要是你做的,它都喜歡。」
「要是我做出來的是黑暗料理呢?」
「……那就得考慮了。」
「什麼考慮!」
廢材上前搔癢正皓,正皓也不甘示弱地反搔回去,兩人互相玩耍之間疲倦地躺在床上。
「吶,正皓,說真的,到底是甚麼事情?」
廢材轉過頭看向正皓,發現正皓已經閉上了雙眼沉睡。
「真是的,身為一名警官也太沒警覺性了,要是我像第一次一樣偷襲你,你肯定現在會喊爹喊娘。」
手指輕輕點了一下正皓的鼻頭,鼻頭稍微動了一下,然後正皓臉龐往廢材芳像轉來,廢材注視眼前人的臉龐,手撫摸過垂下的瀏海,這時一抹風帶入了月光。
廢材注視正皓月光下沉睡的臉龐,稚嫩又純潔地一絲不掛,他坐起身拉起被子蓋住兩人,額頭靠在正皓的頭頂上,雙手擁抱住正皓。
「晚安,正皓——」

隔天一早,正皓馬上向警衛致謝,但警衛不明所以。
「東先生,這裡有你的信。」
警衛將一封信件交給正皓,正皓看上面發現是一名旅館寄來。他回到房屋馬上走入廚房,廢材正在將三明治擺盤。
「不用這樣。」
「正所謂色香味俱全才好吃。」
「好,聽你。」
廢材發現正皓手中的信。
「這是甚麼?」
「旅館寄來,不知道是甚麼?」
「那等一下打開來看。」
「恩。」
兩人一邊吃東西一邊將信件打開,裡面有一張邀請函,上面寫著時間、地點以及一句話。

“想知道,就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