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約定十五天-15.酒戀相約

樓梯間廢材不斷投擲出煙霧彈干擾對方的視線,當到達頂樓門口後拿出口袋中的髮夾,並利用煙霧推延的時間試圖打開頂樓門,但對方腳步聲逐漸逼近廢材在煙霧中出現一點黑影時打開了門,接著再往裡面仍去煙霧彈,並往前跑了數步轉身注視門。
門中緩緩走來身影,廢材抽出另外一把槍,雙槍對準門中,當身影逐漸清楚時馬上射擊,下秒鐘聽見金屬敲擊聲,廢材再度射出數發,這時一條身影快速衝出煙霧並左右來回衝向廢材。
廢材見狀一邊往後退一邊開槍阻止對方前進,但對方已然到他面前並一個突刺網他胸口而來,廢材側身用左槍阻擋突擊,並開槍射擊但對方似有準備快速翻手擋下接著上轉一圈橫砍廢材,廢材往後跳一步並用雙槍阻擋,接著順勢離開對方的使刀範圍。
「不錯嘛!」
「過獎!」
他再度衝上前但廢材將一手的槍枝往男子仍去,男子臉往側一閃,接著廢材抽出手袖中的短刃並衝向前與武士刀滑過,兩人位子互背對方轉身間刀兵再度相見,子彈從楠梓臉龐擦過留下一道傷痕,而武士刀也隨後劃過廢材袖子裂出一道痕跡。
廢材馬上往後退一步想要跟男子拉開距離,但男子緊咬利於武士刀攻擊的範圍,兩人互相展開一連串的廝殺,直到廢材耳邊傳來楊麗抓住的消息。
「楊麗已被抓。」
「那又如何?」
「收手吧,我不想跟你打。」
「你就不怕我說你陷害嗎?」
「你不會。」
鏗!
廢材一腳將對方踢退說:
「你決不會,因為沒有任何利益。」
「為何敢這樣斷言?」
「畢竟你跟我一樣。」
「哈,跟你一樣,但我又沒保護好他?」
「工作上也需要變通,如今以保護不了,倒不如不打,然後收下應得的數目。」
「難道你要給我?」
「他約定你多少,我同樣給你。」
「有失職業道德。」
「職業、利益,何者為上,況且一人之力難攻萬兵城池,這你可知?」
「當然,但!」
鏗!
武士刀擋下子彈,銳利的雙眼注視直升機上的人,廢材見狀微笑地說:
「那後會有期,然後記得跟你們老大索取獎勵。」
廢材往直升機降下的梯子衝過去,男子也想要衝過去時數顆子彈向他而來,男子見狀馬上躲入大樓中,廢材往半空跳上抓住梯子,直升機馬上離開大樓,男子見直升機離去慢慢走出拿起手機。
「計畫失敗。」
『無妨,叛徒抓到就好。』
「是。」

直昇機上希羅一把抱住廢材說:
「嚇死我了!」
「別怕。」
廢材轉過頭看著正皓。
「很好看。」
正皓注視著窗戶外,希羅嘟起嘴巴一臉生氣的模樣。
「你這個小警察!要不是W看上你,你早就死了好嗎?」
「希羅,好了,對了,索托有怎麼樣嗎?」
「沒有怎麼樣,不過,W成功了。」
「恩,只要收拾好就好了。」
兩人談論之間正皓趁機抽出希羅腰間的槍指向廢材。
「不准動!還有現在放我離開!」
兩人看向正皓,廢材舉起手拿住槍口抵住自己的額頭。
「來,射!」
廢材一臉毫無畏懼的目光令正皓不知所措。
「你不是想要殺我嗎?」
希羅一旁有些慌張但不敢輕舉亂動,而正皓沒有回答只是緊握扣板。
「正皓,一切結束了,我跟你的約定也到此了,明天就會送你回家,然後一切資料都會做好,這樣你也好交差。」
「你為何要欺騙我?」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不想讓你受到傷害。」
「你!」
廢材不等正皓說完一把將槍口往旁然後抓頭貼近親下,深情的觸吻令一旁希羅驚愕,正皓雖有些訝異但緩緩閉上了雙眼享受這段溫柔。隨後直升機來到郊外的樓房降落,四人走下時索托緩步走來。
「你們怎麼了?」
索托注視四人表情,廢材一臉開心;正皓一臉羞澀;希羅怒視正皓而駕機者一臉無奈,廢材走到索托旁拍拍肩膀。
「接下來的事情你們處理,然後別來我房間,明白嗎?」
「喔。」
索托看著廢材勾起正皓的手。
「正皓走吧~」
一拉一拖走入房屋,希羅生氣地轉過頭注視索托。
「還不進去!」
「喔、好——」

風強烈吹過樹邊打擊到窗上,窗裡的房間一隻手輕柔地撫摸臉龐,並順著臉龐撫摸眼前人的衣衫,另一隻手拿起一旁的繩子,臉上露出輕柔誘人的笑容。
「站著、別動、會有點痛、但——很快就能夠解放。」
輕細語氣溝人心弦,正皓明白自己這樣將會失去僅有的一絲尊嚴,但雙手沒有反抗讓身體任由廢材玩弄。
「很好、很好……」
廢材熟練地將繩子在正皓身上環繞、交叉、綁結,接著推坐在床邊,正皓慢慢抬起頭注視著廢材,廢材拿出一個眼罩往他臉上戴去,正皓沒有反抗只是默默地閉上了雙眼,接著廢材解開了約定的枷鎖;臉龐慢慢靠近正皓的身上。
「果然很帥。」
「哈~哈~」
正皓喘息聲充滿在安靜的房間,廢材舔了一下正皓的頸部;臉上揚起一抹詭異又愛戀的表情——

一個月過後,正豪從辦公室走出,一臉疲倦的模樣,這時一名警察走到他身旁。
「學長,我們要去喝酒,要一起去嗎?」
正豪搖了搖頭。  「謝謝你學妹,不過不用了。」
正皓離開了派出所走入車中,看著後視鏡上面吊掛的結緣繩,想著廢材如今在哪?因那一晚過後隔天自己回到家,事件的所有證據都放在客廳當中,作案方式、相關人員、牽扯層面等,讓正皓可以快速定案,且在警方與合作廠商驗證之後確認這些行為的後兩天,主作案者楊麗被發現上吊自殺,身上沒有發現任何外傷以及中毒現象,還有在居所找到相關資料,相互對比之下確認證據,案件材逐漸落幕。
正皓開車來到酒吧,他走入裡面看著眼前的調酒師,發現已經換人了,他舉手詢問之前的調酒師去哪了?對方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是一名新人,不了解上一任調酒師的去處。
「謝謝你。」
「不會。」
調酒師繼續擦拭杯子,舞池當中的音樂熱鬧動人可沒有一首進入他耳中,正當他要站起身走時一杯酒擺在面前。
「這是?」
「Between the Sheets——」
熟悉的語氣,不疾不徐的陰邪語調,正皓轉過頭看著對方。

<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