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13.戰戲

「果然不只三人……」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折斷了雙手下的手臂,痛苦地臉龐隨著墜落而消失,銳利地雙眼注視眼前衝來的人們,他微微翹起嘴角,接著一連串的動作迅速而簡略將所有贏來的人一一打倒。
「還有誰要來?」
他詢問站立而不前的旁人,這時一名高大的男子從轉角走出,一邊扭動手指一邊轉動脖子,臉上還呵呵笑著。
「大家還真沒用。」
喀!
噗!
碰!
男子說完話的同時身體倒落在地,他搖了搖頭說:
「只有狂妄的人才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他掃描四周包圍的人群,每個人都按兵不動,他感到有些無奈。
「你們要上就快一點,不然就報上你們家老大是誰?或者說出誰讓你們襲擊我們?」
啪啪,從人群中出現拍手聲,一名男子身穿白袍、頭髮雜亂,一幅怪模怪樣的神情出現在他的前方。
「真是太棒了,真是太好了,真是一技強而有力的膝擊,且那完美的跳躍角度,果然一擊就將人打倒在地,真是太棒了,太棒了。」
「……你是誰?」
「抱歉、抱歉,戰神,不對是漢中同志,忘了自我介紹,我是Mr.Eddie,也可以是叫我艾迪,謝謝。」
他一邊走向艾迪一邊說:
「你就是老大嗎?」
「不,還有別靠近。」
碰!
一隻手掌出現在漢中面前,並抓住他的臉龐往後欄杆一砸,整個身體撞到欄杆後坐落在地板上巨大的身影吐露著口水,眼眸中散發出求救的訊息,漢中慢慢抬起頭注視著眼前人。
「你…..」
漢中發現對方身上有爆裂開來的衣褲,他馬上到對方是感染者,且跟自己一樣可以變成野獸的型態。
「戰神你就好好跟這群人打吧。」
男子話語說完後躲藏進怪獸群當中,漢中下一秒鐘一顆拳頭往自己臉上而來,他馬上飛撞到一旁的樓梯。
「嘔!可惡!」
怪獸們慢慢走向他,漢中見狀也逐漸變化成野獸般的模樣,並大聲嘶吼過後與眾怪獸們打鬥,爪擊、咬痕、拳打腳踢之間;宛如一場大自然當中才可以見到的爭食場景出現在一旁普通人眼中。
漢中盡量保持冷靜且以不殺死他們為主,可這也讓漢中趨於下風,突然兩隻怪獸抓住他的手臂然後撲倒在地,漢中不停扭動想要掙扎開來,可對方不知哪來的力氣將他牢牢靠住無法動彈。
「可惡!」
一名雙爪尖銳地怪獸緩緩走到他面前,並舉起手準備將指爪插入漢中頭腦當中,這時那名怪獸頭扭動一下後整身跌落在地,並散出一攤血水。
眾怪獸紛紛尋找出槍處,漢中察覺身後兩隻比較鬆開後馬上往後一翻將他們甩開;並轉身準備將兩名怪獸抓住時同樣頭動了一下倒落,一樣一抹鮮紅遍地開來。
漢中馬上轉過頭注視高台上的人,眾怪獸紛紛衝向高台,而那人從背後拿出一個東西,然後另一手做出拉開的動作,漢中見狀馬上翻身抓住一旁欄杆整個人懸掛在船外身上。
碰!
一聲巨響屍骨橫飛四面八方,不少肉塊掉落進河中,漢中手臂也沾染上不少血跡,他拉起身想看現場情況時,一個半身的身軀往自己的地方倒落,漢中不經冒出冷汗心中想著「這有些過份。」
他爬回到船上注視眼前還有些在扭動半喘的身軀,以及死不瞑目的眼眸,還有一隻抓住自己的腳踝的手臂。
「救……我……」
碰!
槍擊聲響徹在漢中耳邊,那抓住的手緩緩鬆開,而身軀也進入死沉當中。
「真是千鈞一髮呢,漢中。」

“是啊……”
臉上的笑容代表了什麼?眼眸中的哀愁又表現出甚麼?
心情為何如此複雜?感覺為何隨之波動?
明明在第一次見面時只是被拉扯的那人,可如今卻不在想離開他身旁。
這樣的感覺是甚麼?
誰可以回答?誰可以明瞭?大概只有時間才能夠解說這一切。
如今手上的鍊子是靠住了誰?是鎖住了誰?
共生者的意義真的是在約束感染者?還是綑綁住公民呢?
沒有人知道真正的意義,只有單純法律上表面的字敘,除此之外就剩下白白的紙張飄揚在半空中。
那一晚他緩緩低下了頭,輕輕地在沉睡的臉龐留下痕跡,沒人知道,也沒有月圓相伴,只有他繁亂的心思明瞭。
這或許就是答案,朝夕相處之下的結果果真會使人無法隨意離去,因為熟悉名為”習慣”的惡魔下,無人想要隨意改變這樣的狀況。
「你為何知道?」
話語落入漢中的耳中,他注視著車窗外的風景。
「因為有你的味道。」
「我的味道?」
「是啊,你忘記我是一隻狼嗎?」
他回過頭看向身旁少年,少年伸手將他的臉龐轉回去。
「專心開車,還有你戴上了。」
少年看見他手上的鏈子臉上揚起一抹微笑,他伸出手撫摸少年的頭髮。
「怎麼了?很開心嗎?」
「當然,這樣你就不會離開我了。」
「哼,小鬼你還真容易滿足。」
「你笑甚麼?還有小鬼你真的明白共生者的意義嗎?」
少年露出淡淡地笑容然後轉過頭看向車窗外面不做任何回應,漢中見狀也將車開往目的地。
兩人回到營地時發現有沙塵下有一片凹凸不平的石板出現,少年興奮地想要下到石板上,但一旁的人阻止他。
「你爸交代目前任何人還不可以下去。」
「為何?」
少年困惑之間男子走來說:
「因為偵測到石板目前有些脆弱,所以要等固定素材來的時候才能夠繼續,明白嗎?」
「喔,好的。」
少年傷心地低下頭,男子走到漢中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就麻煩你了。」
「恩。」
男子走到擺放儀器的帳篷裏面,而石板旁只有少數幾人看守,少年坐在一旁觀察眾人的動態,漢中緩緩蹲下。
「你可別亂來。」
「我怎麼可能會亂來。」
「但看你的表情很難相信,要不然我們來玩一個遊戲。」
「遊戲?」
「是的,遊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