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20.新局

兩人來到飯店門口招攬到一台計程車,兩人上去後立昂拿出手機將打開地圖給司機看,司機將兩人載到目的地,兩人下車立昂上前按電鈴,應答機傳來比力聲音。
「我是立昂,可以讓我進去嗎?」
「可以,但你身後那人是誰?」
「他是我朋友。」
「恩,進來吧。」
比力將大門打開讓兩人進入,兩人走過一條青綠道路後到房門口,比力打開門迎接兩人。
「小少爺,他……」
「你好,我叫艾迪。」
艾迪回答他後比力伸出手兩人握手。
「那小少爺你不搭下午的飛機嗎?」
「對,所以沒時間,可以讓我這名朋友見他們三人嗎?」
「可以。」
比力帶領兩人走到二樓進入房間當中,艾迪向兩人微微敬禮後說:
「那我就開始進行了。」
艾迪走到左邊床旁伸手將嘴巴張開,然後手指伸入裡面一小子後收回,接著依序床位且動作一樣對每個人,做完後走到比力身旁。
「可以借我洗手間嗎?」
「恩,這邊請。」
比力準備帶艾迪離開時,立昂抓住他的手臂說:
「怎麼樣?」
「喔,可以了,大概十到十五分鐘就會醒來。」
「你!」
艾迪手指止住立昂話語說:
「先不要問,我要先去洗手。」
立昂點了點頭後留在原地等待,艾迪與比力走到浴室,比力站在外面。
「好久不見,艾迪。」
「好久不見,比力,最近過得如何?」
「很好,到是你被他們追殺是嗎?」
「……你知道了。」
「恩,我碰到她們了。」
艾迪一邊擦拭手一邊走出浴室。
「所以你也是來殺我嗎?」
「不,慶祝你完成那藥劑了。」
艾迪搖了搖頭說:
「還沒有。」
「你不是已經人體實驗了嗎?」
「你說那一天。」
「是啊。」
「哈,如果你說那是完成品我倒是可以接受,不過對我來說哪只是失敗品,畢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真正哪一位感染者可以承受這藥力。」
「喔,所以那天的感染者全都進入瘋狂嗎?」
「恩。」
兩人對話間腳步聲緩緩走來,兩人看向立昂。
「他們醒了,謝謝你,艾迪。」
「恩,那立昂先生,請你保護我。」
「這是你的目的?」
「是,因為這世界恐怕只有你跟戰神可以保護我。」
「你真實身分?」
艾迪露出淡淡地笑容說:
「我是世界政府感染者研究所一員,艾迪,同時也是那一年的參與者其中一位。」
「所以是你殺害我父親!」
立昂準備揮出一拳時一旁比力抓住他的手說:
「冷靜一點,小少爺。」
「我、我怎麼可能冷靜!」
「比力放手吧,讓他打我一拳大概可以消氣吧。」
「可是……」
比力放開立昂的手,立昂馬上一拳揍向艾迪,艾迪稍微往後推了一步說:
「氣消了嗎?」
「還有誰參與?」
「世界政府。」
「你!」
立昂驚愕地注視眼前艾迪,艾迪摸著臉扭了扭臉龐說:
「你大概知道在你們研究團隊當中有世界政府的人吧?」
「大部分都是。」
「恩,世界政府也很關心你父親的研究,畢竟你父親的研究就是關於感染者恢復計畫的其中一員。」
「……」
一旁比力聽到後說:
「那不是很好嗎?但為何世界政府會派遣你們將他們消滅?」
「這點我不知道,畢竟我只是小小的研究員。」
「但你卻知道恢復計畫,不是嗎?」
立昂插入兩人話語,艾迪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其實那是我後面去收集情報才知道,畢竟人這個生物本來就破綻百出,不是嗎?」
「……確實,所以你……」
砰!

垂下的臉龐絕望般的神情,他緩緩抬起頭注視眼前的景色,腳步慢慢走向遺跡處,他看見遺跡並未被破壞,所以準備下去到遺跡,這時男子上前阻止他說:
「別進去!裡面不知道有沒有人?」
「我要進去。」
「不可以!」
他開始猛力掙扎並說著要進去的話語,但男子見狀一個手刀想要擊暈他,可他靈巧地躲避開來,然後一個錯身一拳重重灌入男子肚子裡,男子馬上鬆開手並往後退了幾步。
「抱歉。」
他爬下樓梯走向一旁洞口,當初他離開時尚未有這個洞口,所以是後來才挖掘且是在遺跡旁的牆壁開洞,所以他想著裡面一定要走一段距離才可以進入到遺跡當中。
他爬入洞穴當中,這時一隻手從後面抓住他的腳,他馬上用另外一隻腳踢掉並快速往裡面爬,過了一段時間,發現手懸掛在半空,緩緩收回來並在黑暗中開始碰觸四周;找尋可以下去的地方。
他找到類似下去的繩索,於是將身體往下去的地方緩緩地走下,他到達地面時步驚嘆了一口氣說:
「白癡,居然忘了帶手電筒。」
他沿著牆面在黑暗中摸索,這時摸到類似石磚之類的東西,雖然想將它按下去,可他害怕這個式陷阱之類的東西,於是繼續沿著牆面找尋有類似木材,或者是否有盜墓者遺留下來的東西,結果找尋的成果是只有那個石磚。
鼓起勇氣按下那個石磚,然後突然感覺震動,沙粒從上方掉落,他馬上往後腿了幾步,此時一抹光亮從眼前出現,他馬上遮蔽雙眼避免突然的光芒閃瞎自己。
當光亮結束後眼前一塊塊的水晶散發出徐徐的光芒,水晶十分整齊地貼在牆壁上,他順著牆壁走到一個棺木前,雖是晶瑩剔透但看不到裡面。
他想再前進卻發現諾大的房間沒有一個出口,就算仔細觀察四周依舊沒有任何出入的痕跡,他走到棺木前並拜了拜說了一些道歉的話噢,然後推開棺蓋看見裡面一名女子躺在其中,他緩緩伸手下去碰觸女體。
冰涼地觸感讓他明瞭這個水晶棺木有冰凍的作用,可為何要將這女體冰凍起來?
困惑間見沉睡的臉龐緩緩睜開雙眼,他見狀馬上想往後退,可身體卻如同結凍般無法動彈。
「你……」
無感神情帶領身軀緩緩將棺木蓋上,人隨著前來的道路回到地面上,男子見到來者上前想詢問時,他往後倒落在地面,雙眼緊閉,男子趕緊將他送入醫院,過了幾天他醒來,不記得語比力見面後的事情,且心情讓他人感覺十分平靜。
「少爺。」
「漢中,我想回家。」
「回去哪?」
他對漢中講出以前住家的地址,兩人離開埃及搭飛機去到父親的老家,兩人走入空無一人的房屋,他露出淡淡地笑容。
「漢中,歡迎來到我家。」
屋門緩緩關上,關上的困惑,關上的疑問,也關上的悲傷,但同時也展開新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