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21.雙方

一聲巨響從外面傳來,立昂與艾迪想走出浴室,但比力阻止了他們兩人。
「等一下。」
比力拿出手機打開家庭監控系統,發現客廳對外的落地窗全毀,並從外面走近兩人,兩人模樣不經讓他臉上揚起笑容,緊接槍聲傳來耳邊,監控攝影機一一被銷毀,但還有幾個藏在隱密的地方沒有被打壞。
「現在?」
立昂轉過頭看著比力,比力轉過身走到洗手台底下的櫃子打開,然後從裡面拿出兩把半自動手槍,還有一把步槍以及一些子彈。
「比力你?」
立昂不敢相信地看著比力,比力一臉無所謂地聳肩說:
「小少爺,在這邊生活怎可能不帶槍呢?還有快點選,對方可不會給我們時間。」
「恩。」
立昂將一把小槍交給艾迪,艾迪搖了搖頭說:
「我不用。」
「為甚麼?」
「我是感染者。」
「那他們?」
立昂聯想剛才艾迪在治療三人時的狀況,沒有拿任何醫療用品或者道具,只單單用雙手就喚醒他們,且這幾年比力與他都找來許多醫生治療,但沒有發現任何成果。
「你知道了吧?」
艾迪注視眼前立昂思考的模樣,立昂摸著下巴緩緩抬起頭看著眼前人說:
「你是液體型的感染者?」
「恩,我自行分泌出自己想要的液體,並將液體融入在對方體內當中,我這種類型的感染者比較無法察覺到,也相對的稀有,所以你想世界政府養著我這類型的感染者,那他們是不是藏有許多秘密?」
「那又為何要讓我父親去找尋恢復的方法?這不是很矛盾嗎?」
「你在社會上也看不少了吧,人就是這般矛盾,就是這樣的矛盾才創造出這樣的社會,創造出這樣的社會才孕育出奇怪的政府不是嗎?」
「你……」
立昂無話反駁艾迪。
「抱歉,打擾兩位,不過對方已經往我們這邊來了。」
比力插入兩人話語,立昂想起三人。
「他們三人。」
「房間有武器,只要他們翻箱倒櫃應該找的到。」
「你!」
「先不要管他們了,先管好我們在說!」
這時一條黑影緩緩進入三人視線當中,比力與立昂同時動作,兩人紛紛轉身走出浴室,兩人見到站立的巨狼在自己面前,且巨狼見到兩人後大聲嘶吼一聲,一手輝落時兩人被突然身後的手壓低姿態。
「快走!」
艾迪一聲令下兩人快速地穿過對方,而艾迪一手揮出汗水,對方毛皮沾染到後開始腐化直到汗水蒸發結束,對方見狀馬上一掌落下,而艾迪再次甩出汗水,同時對方爪痕留在艾迪手臂上,對方毛皮大片腐化掉落,且他馬上往後跳。
立昂與比力在兩方對打之間,立昂跑上二樓,他擔憂樓上的三人情況,而比力則跟隨立昂腳步;因為他猜測目前艾迪可以獨自對抗牠。
兩人準備上到二樓時槍林彈雨迎面而來,兩人趕緊躲到樓梯間等候對方子彈結束,硝煙離去立昂馬上沖出一槍擊出,而雙眼注視著眼前人。
「嘉菲爾!」
「立昂!」
嘉菲爾閃避開來,立昂停止射擊,但嘉菲爾身後的房門打開沖出一人拿著衝鋒槍出來並開始射擊,嘉菲爾見狀馬上閃躲開同時也往後兩槍,那人馬上死亡,而死亡過後一人再次沖出拿起衝鋒槍準備往她射擊時,她率先開槍射擊對方,兩人死亡在立昂面前,立昂馬上開出一槍。
嘉菲爾反應不及子彈深深進入大腿裡面,她怒視一眼立昂忍住傷痛,轉身進入房間當中且挾持裡面的人。
「怎麼回事?」
比力詢問可立昂沒有回答,他衝入房間當中槍口指著嘉菲爾。
「為何?」
「我們是來抓艾迪,但沒想到你居然在這。」
「你們為何要抓艾迪?」
「抱歉。」
「嘉菲爾!」
立昂準備開槍時她大吼一聲。
「姊!」
這時在樓下與艾迪纏鬥的巨狼聽到呼喊後雙腳一蹬;衝破夾層站立在雙方之間,立昂與比力紛紛往後退,嘉菲爾看著眼前的巨狼。
「姊,我們離開。」
巨狼聽到命令後轉身將嘉菲爾抱入胸膛然後衝破牆壁離開,比力見兩人離開後抓頭看著破洞的牆壁以及地板,還有想起那落地窗的費用就不驚嘆了一口氣。
立昂蹲下身扶起剛才被挾持的女子,女子看見立昂後抱緊他,並在立昂身上大哭發現剛才恐懼的心情,等一段時間後三人走到客廳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艾迪。
「你沒事吧?」
「我說你們實在是太沒人性了!居然留我一個人對付那生物!」
女子見到艾迪瞬間憤怒地衝上前想要掐死對方,但立昂與比力上前阻止女子。
「你這個殺人犯!」
「拜託,殺人的是其他人,我只是將一部份的人進入沉睡。」
「為何要襲擊我們?」
「你就得問身旁的他才知道。」
艾迪指向女子身旁的立昂,女子轉過頭看著立昂說:
「你是誰?」
「我……我是立昂。」
「你怎麼長這大了?」
女子驚愕地看著立昂,一旁比力鬆開雙手說:
「你已經睡了十年。」
「十年!」
女子訝異地看向比力。
「是啊。」
「話說當年的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
立昂抓住女子的肩膀,女子被嚇到地直視立昂,比力上前拍了拍立昂的肩膀。
「別這樣,她會害怕,況且她才剛醒來,記憶恐怕還十分模糊。」
「是啊,且……」
碰!
天花板掉落下來一塊,四人見狀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後,比力提議三人出去吃飯,並比力開車載三人去附近的餐廳吃飯,而立昂也將機票時間改訂別日,他們在用餐當中向女子說明現在的時間點,女子了解後向三人說:
「謝謝。」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甚麼?」
艾迪詢問女子。
「我叫伊朵拉。」
「那請問潘朵拉是你姊姊嗎?」
艾迪說完這話後全場瞬間氣氛驟降數十度,三人都感覺一陣寒風吹過,只有艾迪哈哈笑說:
「你們的表情還真好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