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31.疑惑

掙扎的身軀不斷扭動,艾迪揮手命女子們放下立昂。
「鬆開他。」
艾迪一聲令下後女子們紛紛將立昂鬆綁,立昂站起身拍了拍身體後看著眼前的艾迪。
「艾迪你不是被碧昂絲他們抓走?」
「是,不過我逃出來了。」
艾迪笑笑地看著立昂,立昂注視著艾迪臉上的表情,以及身上的裝扮,還有身體可能會透露出來的消息,觀察到臉龐、肩頸、雙手都沒有明顯的外傷,且口氣上面對於碧昂絲抓走他的消息沒有感到任何意外,或者產生一點恐懼,還有艾迪馬上就回答出自己逃出來的消息。
這休息讓立昂感覺有點怪異,因為才幾天的事情艾迪就脫逃出來,如果自己是碧昂絲且身後有強大的後盾,絕不可能單單幾天就逃出來,並比照比力說的那天然後搭飛機來到這裡的天數相比,可見艾迪那一天就已經搭飛機前往這個城市,所以說逃脫就是那一天早上被抓走後下午就訂好飛機晚上就前往這個都市。
這迅速的處理方式令立昂馬上懷疑艾迪在說謊,且立昂從沒說自己要回去哪裡?且要花費幾天也沒有告知他們,那為何艾迪能夠準確地判斷出立昂前往的城市?雖然口音可以聽得出來是哪裡人,但這點卻無法準確斷定”回家”說的是前往哪個首都,就這些判斷下——
「艾迪,你為何要說謊?」
立昂注視著眼前的艾迪,艾迪輕聲拍了拍指尖。
「真是厲害,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將一些事情串聯起來,要說你腦筋好,還是頭腦轉得快呢?或許兩者都有吧,不過…..」
艾迪笑容突然變得有些詭譎,立昂馬上想後退時身旁女子抓住了他,並壓下他跪在地板上。
「你!」
艾迪蹲下身輕輕撫摸立昂的臉龐,立昂馬上甩開臉。
「我沒有那種興趣!」
「但我有。」
「你究竟是甚麼人?」
立昂詢問間突然一聲槍響打破了兩人對談。
「快、快放開Tire!」
「喔,我還忘記還有一個人。」
艾迪站起身緩步走向曉青,立昂身體感覺有些恐懼,應該是原始地人類的動物本能使他感覺艾迪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些可怕。
「快逃!」
立昂極力想要掙脫但身後的女子卻穩如泰山一動也不動。
「可惡!快走啊!曉青~」
「我……」
曉青往後退了幾步整個人貼在門旁,艾迪上前緩緩靠近曉青,曉青突然怒眼一凌,蹲下身一掌往艾迪的下顎擊去,艾迪連忙往後退了一步。
「妳!」
艾迪尚未說完曉青一拳擊出,艾迪馬上閃躲開來,而曉青馬上一拳一掌都往艾迪臉去。
「看來有練過!」
艾迪說完過後只見他左右腳一個轉圈翻到曉青身後,然後當曉青往後時趁勢抓住她一隻手臂,接著扭動壓制在地板上。
「可惡!」
「個性這麼剛烈,我並不討厭,且這倔強的個性我很喜歡。」
艾迪舔抹嘴唇,曉青不停扭動。
「快放開我!」
「快放開她!」
立昂在遠處大喊,兩名女子馬上將立昂壓頭在地。
「不准亂動!」
「可惡!」
艾迪見兩人憎惡的表情臉上緩緩露出一抹微笑。
「這真是太美妙了,太好玩了,這就是正常人啊~沒錯這就是正常人,不過你們只是我為了引誘出他的工具。」
「他是誰!?」
曉青轉過頭看著艾迪,艾迪彎下身。
「就是漢中。」
「漢中是誰?」
曉青不明白艾迪說的是誰,艾迪有些困惑但下秒鐘馬上清楚。
「原來妳不是情人,還以為妳是立昂的情人,那這樣就無需留妳了。」
艾迪掌心分泌出酸液腐蝕曉青的手腕,曉青瞬間感覺類似蝕骨般疼痛,她不斷地大喊。
「放開!艾迪!」
立昂使勁地想要上前並出聲喝止艾迪,艾迪停止動作一臉困惑地看著立昂,立昂怒視著他。
「艾迪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別傷害她!」
艾迪將曉青抓起身並緩步走回立昂身旁,接著蹲下身將曉青放在他面前。
「這人對你很重要嗎?」
「快放開她!」
「Tire……」
艾迪觀察兩人神情發現並沒有所謂的愛意或者親情、友情的存在,反而只有一種人常有的救人意志以及自我犧牲的感覺出來。
「看來你們兩人都是白癡,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要救對方。」
「艾迪,快放開她!」
立昂命令的口氣令艾迪十分不爽,他手掌再度流出酸性液體再次腐蝕手腕,曉青馬上大喊尖叫且這次還一邊搖頭,因為皮下的肌肉已逐漸表露出來。
「要我停嗎?立昂。」
「艾迪,可惡!」
立昂想要上前阻止艾迪,但身後的兩名女子依舊緊緊地抓住他。
「啊~~~~~」
「快一點喔,不然她整個手腕就被腐蝕掉了。」
艾迪詭異地笑容讓立昂臉上不經流出冷汗。
「可惡!艾……」
立昂垂下臉龐咬牙切齒地說:
「……艾迪,請你放開她。」
「你在說什麼?」
「艾迪,求你放開她,你要我做甚麼都可以,所以求你放開她,拜託你!」
立昂頭敲擊地面試圖請求艾迪放過曉青,艾迪見狀馬上放開曉青,任憑曉青跌落在地面上,同時曉青也昏迷過去。
「謝謝你,艾迪。」
立昂額頭貼在地面上且流出一絲絲的血珠,艾迪蹲下身將立昂的臉龐扶起來。
「真是地,這麼帥氣的臉龐,居然沾染到血了。」
艾迪伸手擦拭立昂的額頭,並分泌出修復傷口的液體擦在立昂額頭上。
「痛!」
「別動。」
艾迪細心地將立昂的傷口弄好後用力扯下一條布包在傷口處。
「下次可別這樣了,畢竟你下次受傷只會為了我。」
「艾迪,你究竟想要做甚麼?」
「我啊,很簡單,只是想要你成為我的人。」
「……」
艾迪看見立昂一臉困惑且感覺有些噁心的表情,他不經表露出一抹笑容。
「我說成為我的人不是變成情人或者某些特殊關係,而是跟隨我到某一處地方。」
「哪邊?」
「遺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