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沙狼-32.抽絲剝繭

立昂困惑間感覺記憶有些模糊,且那座遺跡似乎自己有走進去過,至於碰觸到了甚麼以及自己怎麼出來,這片段的記憶卻有點遺忘,並越往裡面思考自己的頭就感覺有些刺痛,好像有某部分在阻擋自己將它解開。
痛苦間立昂昏睡過去,艾迪見立昂昏睡馬上查看是否死掉,接著發現立昂沒有任何呼吸,以及脈搏也瞬間停止,艾迪發現這非尋常現象,且人的脈搏跳動要停止也要一些時間,不可能一閉上雙眼就停止了這一切。
艾迪馬上揮手叫女子離開,然後對立昂坐人工呼吸試圖搶救回來。
「你可別死啊,要是你死了,那遺跡的東西我就看不到了,快啊~」
立昂昏睡當中譴潛意識裡灰暗的空間慢慢出現琉璃色的人形,似男似女;一頭飄逸地長髮在他面前,他想伸手撫摸對方,但下秒鐘對方卻消失在他面前,接著他感受到身後的寒冷。
冰冷的感覺絕非零下幾度可以形容,而是一股沉溺在汪洋大海當中的冰冷,那寂寞、黑暗、孤獨以及深深潛藏的空虛。
當身形逐漸捲成一團時,在睜開雙眼槍林彈雨當中人們的殘骸倒落在身旁,哭泣的聲音在耳邊迴盪,頭頂上飛過的身影投下一枚又一枚無情的導彈,轟然一聲爆炸的威力吹起一陣狂野,風從後方如同鐮刀般掃過,人如同垂落的枯葉般跌入塵埃當中。
雙眼一半注視著宛如地獄般的業火;一半看見了冰冷虛無般的黑暗,當閉上雙眼時缺感覺一股溫暖席捲而來,那是雙手擁抱以及呵護,他緩緩抬起頭注視著流淚的臉龐,突然一隻手抓走了對方,雙手鬆開。
他伸手想要抓住對方,但身後也出現一隻手抓走了他,然後被蒙住了雙眼,背後感覺到一股鐵製的冰冷,他想要掙扎可雙手雙腳卻被綑綁住,接著感覺被針插入,然後某地方已被麻痺。
他無法動彈就如同死魚一般任人宰割,接著感覺到肚子內像有什麼東西翻滾般,逐漸地將肚子內的東西掏空然後耳邊的腳步聲逐漸遠離,身軀也逐漸恢復知覺時痛苦已不是可以用任何言語以及文字可以表達,喊叫聲無人可聽到,掙扎以無力實現只能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雙眼慢慢閉上,黑暗中再次出現琉璃色的人形,他張開嘴巴想要詢問對方但無法發出聲音,他伸出手想要觸碰對方,可人形又再次消失,他再次慢慢閉上雙眼,沉睡一段時間。
耳邊傳來引擎聲,他慢慢睜開雙眼看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在一個不熟悉的房間中,他爬起身想要離開床卻發現一隻手無法再繼續往前,立昂看向右手發現被扣上手鍊。
他轉過身走到窗戶旁發現自己在獨棟樓房當中,底下人來人往他看了一下窗戶發現是一體成形沒有任何開關可以弄開,於是試圖敲擊窗戶引起外面人注意,但聲音無法傳達出去,立昂發現這點後想要走到門旁,可手鍊限制的關係所以無法到達,他查看手鍊的長度只能碰觸到窗戶以及衣櫃,無法到達門邊。
立昂打開衣櫃裡面只有一件襯衫以及運動褲,然後就沒有東西,他走到床櫃查看裡面,發現只有一灌水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東西,接著他蹲下身看床是否可以移動,或者裡面有藏什麼東西。
蹲下來時發現裡面空無一物,床似邊被鐵銬住無法移動,他坐在床邊定坐沉思等待艾迪前來,且一方面也思考剛才為何會看到那些畫面,因為那些畫面自己沒有一次經歷過,這些是誰的記憶或者誰的意識等。
沉思了一段時間,房門緩緩打開,走入一名人影帶著熟悉的聲音。
「你醒了。」
立昂睜開雙眼注視著眼前艾迪,艾迪提著一袋東西走到他身旁,然後立昂馬上向前撲倒他,接著雙手握住艾迪的頸部想要勒死他,但隨後馬上感覺一陣刺痛,立昂瞬間放開手並在地面上打滾。
艾迪搖了搖頭然後打開床櫃拿出裡面的水倒在他雙手上沖去液體,立昂緩緩將呼吸穩定,接著艾迪蹲下身撫摸立昂的頭髮。
「你應該知道反抗我不會有任何好處,來這一袋的東西給你吃,然後裡面還有水。」
立昂趴在地板上雙眼注視床底下詢問。
「你究竟想做甚麼?」
「我說過,我要帶你去遺跡。」
「但那遺跡甚麼東西都沒有,你恐怕會大失所望。」
「不可能,因為你父親進去過。」
「你!」
立昂馬上轉過身抓住艾迪的肩膀。
「你見過我父親。」
「是啊,我不是說過我就是襲擊營地的人嗎?」
「你……」
立昂將那些在開羅發生的事情稍微串連起來後注視著眼前艾迪。
「……你跟那三個人士同夥?難道碧昂絲他們也是?」
「是,但我跟碧昂絲他們不是。」
「怎麼說?」
「他們確實收到命令來拘捕我,不過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中,所以他們其實對我來說不構成威脅,而那你的同伴,他們確實跟我有過來往,但他們不知道是我,不過我知道他們,所以在進入後就先將他們弄暈。」
「難道就你一個?」
「我曾經說過我們,所以不是我一個,然而策畫的人確實是我,畢竟你父親恐怕找到我想要的東西。」
「但你為何要殺了所有人?」
立昂憤怒地拉起艾迪的衣領。
「難道你不知道掩蓋證據嗎?」
「你…..!」
「不過我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你父親進入遺跡當中,但我進入時他已經不再了,至於跑去哪裡我就不清楚了。」
「艾迪……」
立昂不相信艾迪所說的話語,艾迪擺了擺手後將立昂的雙手搬開。
「你不相信就算了,畢竟你對我來說比較重要。」
「為何?」
「因為我見過你進去,然後又走出來過。」
艾迪說的這句話讓他有點驚愕,因為那一天陪伴他的人只有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難道是你?」
「是。」
「艾迪!」
立昂再次衝上前時艾迪一拳揮去,立昂馬上倒落在地,艾迪緩緩站起身。
「你就在這好好休息吧,先走了。」
艾迪轉過身離開房間,立昂躺在地板上拳頭捶一下地板。
「可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