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8.雨、歡迎、咖啡廳

啪!
「人渣,敗類,像你這樣的人不該是個男生。」
尖刺地話語傳入耳中,垂下的頭髮遮蔽住了眼眸,為何?為何自己要被眼前這名女子打呢?為何自己要這樣忍受她的脾氣?
是我人太好?還是自己已經……

搓揉著雙眼爬起身來,站在鏡子面前,今天又是一天,四年還有好久好久才會過去,這段時間就好好享受逗弄男性的感覺。
自從在籃球場那一次表演過後,班級上的男生或者是別系所的男生就逐漸來找我打籃球,或許很少看到女生可以打藍這麼厲害吧。雖然自己說不准但狐給我的面貌確實不錯,至少沒有化妝時能夠讓人心動的感覺,大概吧?
「怎麼了嗎?」
「沒有啊,只是感覺有點無聊。」
「是喔~你不是說變成這樣就是想逗弄男生們嗎?那既然這樣為何不去勾引那些邀你打藍的男生們呢?」
「我可不想變成水性楊花的女生,況且在女同學之間我也維持不錯。」
「維持不錯,應該…..」
兩人談話間一名女同學走到我身旁說:
「方宜同學上次謝謝你的衛生紙,還有不知道你什麼時候下課?」
「我接下來沒課,請問怎麼了嗎?」
「可以跟我們去喝下午茶嗎?」
「喔,抱歉,我接下來還有事情,所以很抱歉。」
我站起身一邊說一邊撫摸過她的臉龐說:
「如果有下次,我們在約吧。」
貼上她的額頭然後轉過身說:
「阿宜,走吧。」
「喔!」
阿宜站起身跟隨我的腳步離開中庭,走了幾步路過後阿宜十分不悅地說:
「你這個人就是這樣,受歡迎還當作無所謂,聰明卻總是用在那種怪怪的思想上面,你真的是個外星人呢。」
「我受歡迎嗎?」
是嗎?從來沒交過女朋友的我,真的受歡迎嗎?
身旁基本上都只有阿宜一個人還留在我身旁繼續當我朋友,而就算以前當過同學的人也只是來來去去,絲毫不留下任何痕跡,這大概就是我吧,
因為…..什麼緣故?我已經有點忘記了,只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寫文、畫圖或者就這樣單純的一個人逛街等等。
套用最近還流行的一個詞語,我記得,好像是”邊緣人”,那我根本就是邊緣神了。
「你在笑甚麼?」
「沒、沒事啊。」
「感覺你笑得很詭異,不過我也不想知道。」
我注視著他很想叫他問,因為那也很有趣,不過他的話語讓我打消這個念頭。
過了一小段時間,阿宜跟我道別來去工作地方,而我坐在一家咖啡廳當中,看著包包中的書籍,享受著下午時間的優閒,很平常很平常的時光。
想當主角,但卻沒有主角的光環,想要冒險,但真實的社會中哪來這麼多風風雨雨,最多就是小小的鬥鬥嘴罷了,所以平常人的生活依舊平淡無奇。
我雖變成女生,可真的生活精采了嗎?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況且女生會有的痛,我都不會品嚐到,所以情緒起伏就不可能很大。
人生沒有大風大浪就無法當主角嗎?
人生沒有經歷生離死別就不像走過人生嗎?
其實這個答案很簡單,因為自己的人生本來就只有自己在經歷,在思考,每個方向,每個道路都是自己選擇出來地,不管是跟學長約會,還是許下變成女生,或者對阿宜做出那些動作,都是自己選擇地。
不過有點懷念那吻,畢竟真的好軟好軟,阿宜的嘴唇真的很柔軟。
等等!不對吧?我怎麼可能對阿宜有另類的想法,畢竟他只是我的朋友,罷了,真的。
放下手中的書籍;喝上一口咖啡,悠閒啊~悠閒,真的很悠然自得。

滴~
滴~
滴~
嘩啦啦的雨降下,我找尋包包中的雨傘,卻沒有找到,看來得等雨停了才能夠回家,我坐在椅子上繼續觀看書籍,一頁一頁的知識進入到腦海當中。
人類真的很複雜,畢竟從一開始就不是完整的生物,正確來說不像馬、牛等動物一樣,在娘胎當中就被灌輸了一些基本程式,一出生就一定要會某些東西,而人剛出生基本甚麼都不懂,只能一一地在白紙上描繪,塗上所謂父母的色彩,且長大後的社會環境也是引響人腦內的開發主因之一。
哈,怎麼變成教學了,看來真的是看到有點無聊了呢,不過外面的雨依舊下著,看來沒有停下的趨勢,於是站起身走到吧台前詢問是否有雨傘?
「等我一下喔。」
服務生進去尋找,這時裡面傳來聲音。
「誰?誰要借雨傘?真的是喔~」
聲音無奈地說著,我也沒辦法說些什麼,只能默默地等待,這時另外一人走出來,他拿著雨傘給我說:
「來,這把雨傘給你,不用還了。」
「喔,不過我等一下就拿來還給你。」
他一臉不解地說:
「你住這附近?」
「恩。」
「學校的學生?」
「恩。」
「喔,那就等你嘍。」
簡單的幾句話卻富含著不屑地感覺,雖然很不喜歡但看他相貌堂堂地就稍微原諒。回家後拿了雨傘便往那裏前進,走入店內他看了我一眼後說:
「喔,很不錯呢。」
「呵,我就說會還回來啊。」
「恩,謝謝你。」
他抓住我的頭摸了摸,雖然感覺一陣莫名,但卻沒有反抗,等等!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
「沒、沒有,我先走了。」
我搖了搖頭跑出咖啡廳;傘沒開地逃入雨中,剛剛那究竟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