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16.想法、玩弄、怪怪的

品嚐過禁果,人是不是就會像野獸一般持續呢?
其實——不會,畢竟已正常人來說會去克制自己,畢竟有規範、有理性還有所謂的偽社會倫理道德,這樣才克制了所謂的慾望,因為慾望被限制住了所以就算品嘗了禁果,依舊會保持理智不會像動物一樣,到了發情期就甚麼也不管了。
那一天起床,永澤學長雖然很驚訝,可沒有像徐海學長那一次感到愧疚,而是滿口的道歉,以及不知從哪裡來的微笑,但他表情時心中突然冒出這句話。
“真是噁心。”
不過說別人噁心時,那天晚上的自己不就更噁心嗎?
「哼。」
「怎麼了?突然笑。」
「沒、沒事。」
「對了,我還要繼續嗎?總感覺好像沒有什麼效呢。」
「這個嘛……」
發覺跟兩位學長搞曖昧的關係好像也不錯,況且這種事情沒有嘗試過,總是想好好來玩一番。
「其實可以解除了,總感覺沒有甚麼關係。」
「喔。」
不過經歷了一些時間,我跟阿宜還能夠變回以前那樣嗎?或許可以,但往往不太可能,畢竟周遭的三姑六婆太多了。
香醇地咖啡香瀰漫在鼻息之間,攪拌著飄浮在上面的咖啡油,注視外面的人車馬龍,平淡、安靜,許多的小說或者漫畫的情節其實都是從平凡當中出來,而用文字以及圖畫將它們雕刻成不平凡的感受。
敲打的鍵盤這是此次展覽的本子,有圖畫跟文字合併再一起,算是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方式出本子,感覺還蠻新鮮的一種感覺。
哈~
打了一聲哈欠,看來是有點累了,那就稍微休息一下,吃個東西;喝個咖啡來提提神,畢竟不去打工,靠這些也是很辛苦地。

將整個下午奉獻給這本子,開始收拾東西,該回去煮晚餐,畢竟常在外面吃不是很好的選擇,且要當個賢妻良母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雖然在阿宜面前已經沒有這樣的形象。
走到回家的街口看到熟悉地兩人站在鐵門口那裡。
是有甚麼事情嗎?
走上前看著兩人。
「怎麼了?兩位學長。」
「學妹,你最近很忙喔,打你電話都沒有接。」
永澤率先開口,但上次那一件事情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吧,但……徐海學長恐怕就不一定了。
「不好意思,因為最近都在圖書館,所以不會接電話。」
「原來如此,我就說她是名文靜的女孩,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那樣。」
「你是沒見識過,她……」
徐海學長轉過身看我一眼後馬上回過頭說:
「沒、沒事。」
「不過徐海學長說我甚麼我很好奇呢。」
慢慢走到他面前,他轉過身不回答,永澤學長一旁答話。
「他說你運動很厲害,且打籃很強。」
「喔,是喔~徐海學長。」
舉起手點了點他的髮旋,他轉過頭對我說:
「不要這樣!」
「呵呵,你可看我了。」
「我……」
眼角稍微瞄到永澤學長的表情,那表情應該是忌妒或者透露出一些不安。
「學、學妹,我們……」
「怎麼了?永澤學長。」
轉過頭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看來只是單純想引起我的興趣。
「那個……」
「這傢伙聽說你好像蠻喜歡去酒吧,所以找了一家剛開不久的酒吧想帶妳去,然後妳應該沒有去看過陽明山的晨陽,所以這傢伙也想帶妳去看看,怎麼樣?」
「是、是啊,學妹,怎麼樣?去嗎?」
當然是好啊,但沒有馬上回答,假裝沉思一下後點了點頭。
「那就只有我一個女生嗎?」
「沒有,等一下這傢伙要去接他女朋友。」
永澤學長指著徐海說,徐海學長看著我。
「如果不要也沒關係,你們!」
抓住他的外套說:
「當然是好啊。」
「恩、恩……」
「那我先上樓去擺一下東西,等我一下喔。」
說完後離開他們身旁走上樓,開門時發現門鎖打開,緩步走入裡面看見阿宜從廚房走出來。
「寫完了?」
「還沒,但我現在要出門。」
「出門?」
「是啊。」
一邊說一邊走回到房間,他也跟隨我到房間門口。
「跟誰?還有晚餐怎麼辦?」
「冰箱裡有前一天的燉牛肉,你可以自己熱來吃,還有我跟學長他們出去,別擔心阿宜,我會照顧好自己。」
走過他身旁時輕輕點了他額頭一下。
「等一下!」
他抓住我的手。
「雖然我沒有資格管你的生活,但自從你變成女生後,你是不是怪怪的?」
轉過身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怎麼會呢?話說阿宜我都不是怪怪的嗎?」
「話雖如此但……還是提醒你小心點,雖然你可以上床後變回原來男生的身體,可……」
你真的太可愛了。
雙手抱住阿宜。
「你這是在做甚麼!?」
「阿宜,不用擔心,因為我有小狐。」
鬆開手轉身時將小狐的玩偶甩出來,他臉上笑著說:
「那就一路上小心喔。」
「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