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當爺變成姊-17.女友、挑逗、歪腦筋

吹來的冷鋒實在有夠不好受,且兩人飄的速度看儀錶板上面都到八十幾,這是在做甚麼東西啦!
不過慶幸自己沒有穿很短的褲子或裙子,不然現在肯定在咒罵永澤學長了。
「會冷嗎?」
永澤學長在停紅綠燈時詢問。
當然會冷啊,你這個白癡嗎?騎這麼快要死喔!
很想這麼說,但爺現在是姊,所以稍微保有一點氣質還是比較好,雖然等一下看完晨陽他就死定了。
「還好。對了,那個地方快到了嗎?」
「快到了,下個小巷裡面就到了。」
「恩。」
希望是如此,不然老爺我的腳真他xx的冷爆了!
拐個彎馬上停下車,整個人來不及反應地貼在永澤學長身上,他轉過頭看著說:
「到了。」
「喔。」
他肯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我相信。
這時一名女生從對街的巷子走出,並朝著我們揮手,接著左右看車後衝來抱住徐海學長,原來學長喜歡這麼花俏的女生啊。
花俏?
低著看著自己……哼。
「好了,我們走吧。」
「咦?永澤你交女朋友啊?」
女生轉頭看著我,永澤學長馬上解釋說:
「不,她是我、我們學校的學妹。」
「喔,你好啊,可以叫我雪兒。」
她走到我們面前,我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淡笑說:
「你好,我叫方宜。」
「恩,那我們快出發吧,阿海。」
她跳上徐海學長的車子上,我們就差發前往酒吧。
一家寧靜小巷中的酒吧,裡面客人只有數位,不多,應該可以享受十分好的喝酒氣氛,但……過了一段時間,我錯了。
越來越多的人,讓我感覺有些煩悶,可或許是因為喝了點小酒的關係,所以心情有點不太好,我看著身旁喝著無酒精飲料的永澤,不知為何將自己手中喝到一半的Manhattan遞給他。
「學長這杯你幫我喝,可以嗎?」
「不行啦,等一下我還要騎車。」
聽他這句話時不經脫口。
「學長你欺負我。」
假裝欲哭時徐海將酒杯拿走並一口灌下,然後放回我面前說:
「永澤酒力很差,你就別逼他了。」
「哇!學長好棒喔!」
拍手叫好時永澤看徐海一眼。
「我、我怎麼可能酒力不好!我、我要……」
「Gin sling如何?」
注視著兩人,這時一旁雪兒放下手中的酒杯說:
「學妹,你別鬧了,這一杯喝下去那兩人都會倒下去。」
「也是,那我們兩人來喝一杯怎麼樣?」
矛頭轉向到雪兒身上,雖然衣著有些花俏,且臉上的妝雖是清淡可看得出是裝出來地。
「我也不要,還有今天差不多了,先來去吃消夜怎麼樣?等一下就可以上山看日出。」
四兩撥千斤,這女生有兩下子。
「好啊。」
離開酒吧時雪兒拉住我的手,並來到他們後面說:
「別碰我男友,不然有你受,知道嗎?學妹。」
「姐姐,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
「那就好。」
說著的同時早到一家凌晨開店的豆漿店,於是走入裡面點了四碗豆漿,然後點了蘿蔔糕、蛋餅等中式早點,接著吃飽休息一下後就騎車飆去陽明山上,看到日出,然後準備要回家時,雪兒與我交換LIne的電話號碼。
不知道她要做甚麼?不過對我來說應該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那我先載她回家,再見了。」
徐海學長說完後就載著雪兒學姊?還是直接叫她雪兒就好了,算了,直接叫她雪兒比較簡單明瞭,名子本來就是好記就好,何必為了名子的事情煩心呢?
永澤學長載我回家時,他脫下安全帽。
「學妹,下次還要再一起出去玩嗎?」
「恩,當然可以啊。」
「那……!」
親了他臉頰一下後說:
「下次見嘍。」
轉過身離開他身旁。
唉~自己真是最虐深重啊,明明原身是男生,卻為了一己之慾將一名男子玩弄在自己手中,真是太罪惡了,太罪惡了。
可臉上的笑容依舊掛著,畢竟這實在太刺激、太好玩了,且還有一位也不錯,畢竟他女友馬上表態,這種感覺真是十分的惡趣味呢。
之前還云云期盼他們和好,如今卻想要將他們擺弄在手掌心中,這樣的我確定沒有問題嗎?
反正徐海學長與永澤學長沒辦法成為一對,那只好由我喚作半夜的男鬼好好愛護他們喔。
「你在傻笑什麼?」
我轉過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阿宜,吐出舌頭說:
「沒有啊,我才沒有傻笑什麼呢,對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你看日出看到昏嗎?我上班都是下午的事情。」
「那上課呢?」
「拜託,今天禮拜六,先生。」
他一臉無奈地看著我說:
「不過看你表情,就知道你要在棟什麼歪主意,不過我個人感覺你最好別把感情玩太兇,畢竟最後後悔的是自己。」
「恩、恩,我知道了,阿宜小老師。」
雙手抱住他。

什麼外人都可以欺騙,唯獨阿宜,我只想好好擁護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